谷歌的未来
637字
2020-10-06 17:24
7阅读
火星译客

在其创始人离任后,谷歌母公司将何去何从?

2004年,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在他们的公司上市时宣称:“谷歌并非一家传统公司,我们也无意成为其中之一。”今年12月3日,他们分别辞去Alphabet(谷歌母公司,全球第四大上市公司)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职务。从某些方面而言,谷歌仍然保留了非传统的特质,但在另外一些方面,谷歌已然不复从前。他们给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留下的“遗产”良莠兼具。他是一名职业谷歌人,负责谷歌核心搜索引擎业务,如今即将身兼两职(谷歌和Alphabet的CEO)。

布林(Brin)和佩奇(Page)实现了硅谷梦。他们解决了日益庞大的万维网索引问题,该解决方案始于斯坦福大学的一项政府资助的研究,其后在一位朋友的车库里不断完缮。谷歌成立于1998年。现今,谷歌每年处理逾2万亿次搜索查询,开发出支持全球80%智能手机运作的安卓操作系统。正如微软定义了个人电脑时代,谷歌在塑造互联网和移动计算时代也是功不可没。公司收入从2004年的32亿美元增长至去年的1360亿美元,其市值自2015年以来几乎翻了一番,达到9100亿美元。

谷歌的企业文化是出了名的随性(比如到访者时常讶异于中心草坪上的排球比赛可以打断公司会议)。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卡里姆·拉克哈尼(Karim Lakhani)认为,这为一水儿初创企业打了样儿。然而,谷歌快速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2001年,谷歌聘请资深高管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担任首席执行官。皮查伊成为了谷歌另一位布林曾经开玩笑所说的“成人监护人”。

但在其他方面,谷歌似乎也越来越传统。其在行业内的霸主地位引起了监管机构的注意。与其他巨头,一样,谷歌也聘请了大批说客为其排忧解难,但收效甚微:从布鲁塞尔到华盛顿,政客们都对谷歌的权力及其对待用户隐私的态度大为不满。欧盟已对其处以90亿美元的罚款。在大西洋两岸,谷歌也受到多起反垄断调查。

公司员工也越来越焦躁不安。1年前,20000名谷歌员工集体罢/工,抗/议公司对一系列性骚扰事件的不当处理。那些始终信奉谷歌“不作恶”信条(该条于2018年从谷歌行为准则中移除)的员工谴责公司的诸多行为,他们批评谷歌试图在中国打造xxx的搜索引擎(已停止),谴责公司与美国军方合作。近期,谷歌(不公平地)解雇了参与工会活动的员工。一些员工表示,这周他们将向监管机构提起诉讼。

或许两位创始人想将这些问题甩给别人。又或许他们想专注于时下的新宠项目,诸如无人驾驶汽车、人工智能以及长寿技术,谷歌通过其广告业务对这些项目进行补贴。布林现在很少露面。佩奇则缺席了今年的股东大会。皮查伊倒是一个可靠的人。但布林和佩奇通过双重等级的股份结构保留了控制权,因此皮查伊的自由决定权仍将受到限制。难怪两位创始人的卸任对公司股价影响不大。

尽管Alphabet吃遍天下(已经赚了数十亿),但仍然是靠着一招鲜。广告收入占其营收收入的80%以上,较之2015年几乎没有变化。Alphabet在线上广告市场的份额有所下降,而亚马逊等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的份额却上升了不少。2000年,微软比尔·盖茨辞职后,公司成功转型为云计算公司,当前估值已经超过了Alphabet。布林和佩奇则押注于新型智能科技上,虽然前景令人期待,但尚未获得回报。投资者的耐心还能持续多久呢?

这篇文章刊登在商业版块的印刷版,标题为“创始人佩奇和布林退休,谷歌翻开新的一页”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