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也能开车
1005字
2020-10-04 14:06
12阅读
火星译客

埃隆·马斯克对未来的愿景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在空闲之余,人们有时会梦想未来。会想象到可以自行驾驶的汽车、到其他星球旅行、通过思想的力量来移动物体。不过,无论您有什么特别的梦想,埃隆·马斯克都在努力地实现它。自动驾驶汽车和前往火星的旅行分别是他两家公司的研发产品,分别是Tesla和SpaceX。 用思想的力量来移动物体是他研发的第三个领域Neuralink。8月28日,马斯克在线上的发布会中展示了公司的进展。亮点是Gertrude的外观,这是一头被植入了芯片的猪。 

读取大脑的电信号是一种称为脑电图(EEG)的技术,距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如今已成为常用技术。它通常将电极无创伤地放置在头皮上,尽管有时需要将电线侵入性地插入头皮或大脑中。

非侵入性脑电图可以对外提供有用的信息,甚至可以通过软件来执行诸如玩简单的计算机游戏之类的事情,该软件可以将接收到的信号转换为指令。不过,这只是监视包含850亿个神经细胞以及连接它们之间的数万亿个器官活动的粗略方法。而侵入性脑电图可以从这些神经细胞中获得更高分辨率的读数,但涉及的手术风险也更大。Gertrude携带的设备在技术上被称为脑机接口(BCI),使EEG记录仪成为永久性植入物,将侵入性进一步提升了一个阶段。

来自这种植入物的信号可能会被用来控制假肢,甚至是控制因大脑或脊髓损伤而阻止了正常神经连接的真实假肢。如果有人认为植入BCI的风险是值得的,那么BCI也可以用于控制非医疗器械。同样BCI也可以向相反的方向发送信号,向大脑发出指令,而不是接收信号。这样BCI可以发出抑制初期癫痫发作的信号。

Neuralink的BCI(相当于英国薄饼的大小)带有1,000条柔性电极丝,每根的直径都小于人发直径的四分之一。这种灵活性非常重要,因为大脑信号会在颅骨周围四处移动,那么电极在继续工作的同时必须能够适应信号的移动。该设备可以进行无线通信,并通过无线感应充电。这意味着,与以往许多构建BCI的尝试不同,它不需要任何可能会感染人体并穿透皮肤的电线。

除此改进的界面外,Neuralink还构建了将BCI植入人体的机器人。机器人首先对接收者的大脑进行高分辨率扫描。使用此工具,可以精确地将电极线缝制到位,从而避开该区域的任何血管。马斯克说,那样可以减少手术过程中脑部受损的风险。他说,机器人可以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将BCI放置到位,尽管机器人没有打开接收者的头骨。他说,该过程不需要全身麻醉。

发布会的亮点不是马斯克的演讲,而是Gertrude的登场。她的BCI连接到大脑一部分被称为嗅球的神经细胞。当她的鼻子绕着笔在寻找食物时,以及用鼻子嗅着处理者的手时,显示器显示出了脑细胞对这些刺激反应所表现出来的脑电波活动。

但并非每个人都对这场发布会印象深刻。纽卡斯尔大学神经接口教授安德鲁·杰克逊评论说,演讲中没有任何“革命性的”内容,他说这“展现了固体工程学,但神经科学的展现一般”。马斯克先生在一条推文中回答说,学术界普遍低估将创意付诸实践的好处。

何时Neuralink开始对人类执行与Gertude相似的程序时,外人对Neuralink的敬佩肯定会增加。该公司在7月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突破性设备称号”。这意味着FDA认为该工具显示出了治疗截瘫的希望,并为监管审查提供了更快的途径。

公司要解决的下一个挑战是将电信号传送到大脑的挑战。马斯克说,这将需要一系列的输入,因为某些大脑区域只需要微弱的刺激,而另一些则需要“大量电流”刺激。这样做的目的是建立双向通信。这样可以探索全新的治疗领域。除了抑制癫痫外,有人认为这种大脑刺激可能也可以治疗抑郁症和焦虑症。从长远来看,这一点更为重要,这对于马斯克在人与机器之间的神经系统层面广泛参与的愿景也至关重要。他希望,将来可以在大脑的其他位置进行下载和存储,人类可以与人工智能形成“共生”。

但批评人士担心,由于Neuralink过于机密,马斯克的愿景远非他能提供的。不过,他确实有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记录,尽管有时并没有他说的那样快。他或多或少地单手将电动汽车推向市场,并白手起家地成功发展了航天飞机业务。但大脑比汽车甚至火箭科学都复杂得多。但是,请不要反对在马斯克想要人脑直接与计算机协作的这一愿景。

这篇文章刊登在科技板块的印刷版,标题为“猪也能开车”(2020年9月2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