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画上了句号。在千岛群岛的战斗中,红军表现出了勇气和英勇
6189字
2020-09-06 16:46
15阅读
火星译客

2020-08-24 19:42

俄罗斯军事历史学会(РВИО)科学会长米哈伊尔.米亚赫科夫说,自75年前-1945年8月18日开始的红军千岛登录行动就表明了苏联士兵的勇气和英勇。然后,红军设法克服了敌人强大的优势力量,并粉碎了坚固的敌人防御设施。

“在千岛群岛上的登陆是红军的巨大优势,是其勇敢、经验和我们士兵的英勇的生动例证。千岛登陆战役实际上成为了苏日乃至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句号,这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役-塔斯社备注)进行得很出色,“他告诉塔斯社。

他回顾说,在适当的会议上,与雅尔塔和波茨坦的盟国进行了谈判,商定了我们国家对千岛群岛的占领。 “苏联指挥部于8月9日开始进行满州的进攻行动,随后进行了南萨哈林州的行动。此后,创造了在千岛群岛登陆的条件,”历史学家指出。

苏军在航空和大炮方面具有优势,但日本人将八万多人、200多武器和60辆坦克集中在千岛岭的岛屿上-他们指望进行长期防御,并不打算放弃千岛群岛。 “最坚固的岛屿是距堪察加海岸12公里的舒姆岛,在那里部署了强大的部队和日军炮兵、混凝土永久火力点和土木火力点、机枪火力点、掩体和地下通道都已准备就绪,” 米亚赫科夫说。

1945年8月15日,远东苏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下达命令,登陆舒姆舒岛并进行千岛作战。登陆的指挥官是第101步兵师的指挥官波尔菲里.季亚科夫将军,直接领导人是堪察加防御区的指挥官阿列克谢.格涅奇科将军。 “针对舒姆舒的战斗非常激烈。 8月18日深夜3点半,苏联炮兵开火,登陆先遣队(一个营的海军陆战队)接近并开始登陆。 俄罗斯军事历史学会科学会长指出,日本人开枪并开始进行激烈的抵抗,包括反坦克在内的反击数次,双方损失都很大。

但是,尽管有抵抗力量,红军并没有退缩并击退了日本的反击。 “他们击坏了60辆日本坦克中的40辆,敌人无法摆脱我们的第一波登陆,随后是第二波。战斗一直持续到8月22日,日本才最终投降。消息人士说,包括该岛上的两名将军在内的12000多名日本军人被俘虏。

随着我们部队在帕拉穆希尔岛上的登陆,千岛行动继续进行,在八月下旬至九月初,在南部千岛群岛-乌鲁普、择捉、国后和色丹岛屿上也发生了登陆。 “不再有如此激烈的战斗,日军抵抗了,但大部分投降了。米亚格科夫说:“道德因素不再发挥重要作用,因为我们占领了最坚固的阵地,很明显,日本正在输掉战争。”

总共有5万多名日本士兵和军官在千岛群岛被解除武装并被俘虏,随后有9名苏联士兵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王岐山:我们的民族工业化,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建国开始的。我们可以说在改革开放前,我们已经有了比较完备的工业基础。咱就不说别的,大家稍微了解点历史,1到8机械工业部,八个机械工业部怎么分出来的?我们这有驻部的纪检组长你们知道吗?工信部的同志应该能说清楚吧?我们能把卫星送上天,把原子弹爆炸了。

更可贵地是很多人没有认识到,但是我的历史思考里有这条,我们后来改革开放的这些人是谁培养的?恰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后),我就听很多人说,甭管是工程师还是科学家,也包括我们的一些高级领导干部,他们都跟我说,没有共产党我根本上不了大学,更别说当工程师了,连高中都上不了。很多人都是靠当时党和国家的助学金啊。

02 刚解放就“包产到户”好了?

很多人就说:“哎呀!当时啊,如果刚解放就包产到户就好了”。我认为你缺乏历史的知识。

王岐山:再一个我给你们讲农村,现在都讲三中全会、改革开放,包产到户,我确实参加过八十年代五个中央一号文件的起草,联产责任承包制、包产到户毫无疑问从体制和机制上解放了农民,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但是我们也别忘了但是我们也别忘了,有很多人就说:“哎呀!当时啊,如果刚解放就包产到户就好了”。我认为你缺乏历史的知识。

至今我还和一些同志们还在谈起,中央的同志们我们一起聊啊,我是深深知道,如果没有三十年大兴水利工程(农业会怎么样)?那天还说起南水北调,(中央)去南水北调团城湖那边植树,就说起这个南水北调丹江口水库。

历史回顾: 1958年9月1日,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举行开工仪式,比预定的开工日期提前了整整一个月。 1958年10月,湖北、河南两省所属的襄阳、荆州、南阳3个地区17个县的10余万民工挑着干粮,带着简陋的工具(扁担、筐子、小木船),汇集到丹江口工地,运载着黏土、砂石,把汉江截流。 10万民工发起了“腰斩汉江”的大会战。10万人三班倒,昼夜不停工。那时不到2平方公里,几万人在一起施工,白天真称得上是人山人海。晚上没有电,照明用火把、汽灯,从采料场到江边连成几条火龙。 1968年,丹江口水库大坝第一台15万千瓦机组投产发电。 1974年,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工程全部完成。此时的丹江口大坝总长2.5公里,坝顶高程162米,装机容量90万千瓦。水库蓄水运行至今40多年,经历过几次大洪水考验 ,大坝安如磐石。 丹江口水库的水源都来自发源于陕西的汉江和丹江。丹江口水库的水质较高,可以直接饮用,这里的水又可以自流到北方,因此丹江口水库便成为了南水北调中线源地。 1979年12月,水电部正式成立了部属的南水北调规划办公室,统筹领导协调全国的南水北调工作。 1992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代表大会把“南水北调”列入中国跨世纪的骨干工程之一。 2014年12月12日,随着南水北调中线陶岔渠首缓缓开启闸门,清澈的汉江水奔流北上,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北京、天津、河北、河南4个省市沿线约6000万人将直接喝上水质优良的汉江水,近1亿人间接受益。 还有你们浙江那个新安江水库,什么时候修的?

历史回顾:

1955年10月,电力工业部选址,在淳安与建德交界的铜官建设新安江水电站。

1957年4月,新安江电站主体工程破土动工。

1958年10月28日,遂安县撤销建制,与淳安县合并。

1959年9月,新安江水电站开始蓄水。

 1960年4月,新安江水电站第一台机组发电。

  新安江电站水库(今日千岛湖),正常坝前水位为108米(黄海标高),淹没原淳安和遂安2座县城、3个镇、5个农村集镇,1377个村庄,30多万亩耕地。移民29万。

 编者注:看到淳安,您是否记起《大明王朝1566》里的改稻为桑、毁堤淹田?所淹的县就是淳安、建德。为何要修新安江水库?改稻为桑的土地兼并政策的暴利所在,便是借助洪水毁堤淹田,以低价兼并农民土地。

1992年,浙江省灾害防御协会年会上,对新安江水库1960-1992年的防洪效益作了初步探讨。指出32年来,由于水库拦蓄洪水,削峰错峰,避免的经济损失在20亿元以上,防洪方面的社会经济效益超过发电的收益。新安江水库下游一带是浙江省人口最稠密,经济较发达的地区之一,随着浙江省国民经济的迅速发展,新安江水库的防洪作用越来越显著,作用愈显重要。

03 为什么这么多奇迹出现在

毛泽东时代?

 同志们,我前一段时间到河南看了红旗渠,什么时候修的?最困难时期修的啊!对吧。如果没有那样的水利工程(农业会怎么样)?我还想幸好修了!

王岐山:同志们,我前一段时间到河南看了红旗渠,什么时候修的?最困难时期修的啊!对吧。如果没有那样的水利工程(农业会怎么样)?我还想幸好修了!湖北的、(浙江的)同志都知道,新安江修水库淹了多少,那是整个县城。(插话:两个县,后来合并成一个县)。请问现在再修这样的水库,你们想一想,得什么成本啊?

 编者注:许多见过红旗渠的人都问我:当年,生活那么困难,工具那么简陋,资金那么缺乏,怎么就能创造出那样惊天动地的奇迹?我总是告诉他们那样的奇迹只有毛泽东时代能够创造!几千年来,林县山穷水恶!十年九旱、水贵如油,为什么就没有人修一条红旗渠来?难道是林县人懒?

那时候,中国的奇迹很多,与林县相邻的安阳县也修成了一条“跃进渠”,规模不次于红旗渠,还有南京长江大桥、八万座大中型水库,大江大河的治理成渝铁路、成昆铁路、三线建设、两弹一星,首都十大建筑、许多重大科技突破、建立中国工业的基本构架、解决七亿人的吃饭问题,国家既无内债也无外债……奇迹数也数不清。

为啥这么多奇迹都出在毛泽东时代,而不是其它什么时代?根本原因是毛主席共产党带领人民建立了新中国,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人民当了主人,不是为官员修,不是为资本家修。毛泽东时代,人民是主人,干部是公仆,干部带头参加劳动。

靠毛泽东思想,将亿万有无私奉献精神的人组织起来,形成集体力量,才是移山倒海、改天换地的生产力,集体能量和集体智慧才是最伟大的创造力。有了这种巨大的生产力,才能创造出那么多奇迹。

王岐山:还有一个前提,缺乏历史唯物主义的人就是......(前提)13套大化肥啊(20世纪70年代前半期,在毛主席和周总理领导下,我国引进13套大型化肥装置)。

说起我国的化肥工业,就不能不提到我国20世纪70年代引进的13套大型化肥装置,正是这些装置引领了中国的化肥特别是氮肥行业逐渐与世界接轨,逐渐步入了大型化、低能耗的发展道路。

王岐山:还有毛主席提倡的农业的八字方针,土、肥、水、种、密、保、管、工。农村的教育,农村的卫生。

编者注:农业八字宪法,是指毛泽东根据我国农民群众的实践经验和科学技术成果,于1958年提出来的农业八项增产技术措施。即:土(深耕、改良土壤、土壤普查和土地规划);肥(合理施肥);水(兴修水利和合理用水);种(培育和推广良种);密(合理密植);保(植物保护、防治病虫害);管(田间管理);工(工具改革)。因地制宜地采取这些措施,对农作物稳产高产是很有效的。简称八字宪法。

04 毛泽东时代的农业是大仁政

历史上血吸虫病从来是往长江一带里涌,结果血吸虫病竟然被根除。你知道这是多重要的劳动力素质啊,身体素质啊!

编者注:严重危害人民健康的血吸虫病,在中国流行了2000多年。解放前,疫区遍及江南12个省、市的350个县,患者1000万人,受感染威胁的人口达1亿以上。我们采访今年79岁的吴振才,年幼时亲眼见到很多晚期血吸虫病人,大着肚子在痛苦中死去。“骨瘦如柴,常常是人在门槛里面,肚子却在门槛外。”吴振才说,血吸虫病流行给疫区百姓造成极大危害,新中国成立前余江县到处可见田地荒芜,坟堆遍地。

解放后,我党非常重视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1953年前后就派出100多名医务人员进驻重疫区余江除灭血吸虫病,治好千余人。1955年冬,毛泽东发出“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和“限期消灭血吸虫病”的伟大号召。毛泽东还亲自到湖北疫区视察,在杭州亲自制定规划。

疫区余江县人们提出了“半年准备,一年战斗,半年扫尾”的口号,发挥冲天干劲,与瘟神作战。并大力兴修水利,填平沟壑,根绝血吸虫的滋生地,仅用了两年时间,就根绝了血吸虫病。

俄罗斯《生意人报》网站9月3日刊载题为《始于中国的胜利》的文章,作者系俄中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俄方智库理事会主席维克托·伊万诺夫,作者以详实的历史资料,反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于1939年9月1日的说法,揭示了在此日期之前就发生了的一些历史真相。作者认为,导致认知偏差的“罪魁祸首”是对于今日世界而言古怪且陈腐的欧洲中心主义。文章编译如下:

即便是重要的专家和政治家,也难免会被欧洲中心主义引入认知歧途。他们出于某种原因,“默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于1939年9月1日,即希特勒领导下的德国开始进攻波兰。然而,这与众所周知的事实相悖,即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战争,至少在两年前就已打响,全然不在欧洲,燃起烽烟的是亚洲,战争肇端于军国主义日本对中国的进攻,东京当时是德国的主要军政盟友。到1939年9月,二战已进行到如此激烈的地步,单是死亡人数已超过1500万。

显然,在处理一些基本问题的过程中,譬如判定人类历史上最血腥战争的起始时间,重要的不是情绪与成见,而是分析以及植根于事实之上的逻辑。为此必须遵循客观标准,这才能对二战起始时间的判定提供有分量的依据。

这些评判标准哪怕对于认知粗浅者而言也非常简单明了:首先是存在侵略者,即一国或是数国形成了动用武力占领他国领土、令他国蒙受损失的政治意志,以及大规模的死伤、领土被侵占和边界遭重新划定、存在若干战争策源地和战场。

我建议借助上述四条标准作出不偏不倚的评估:现在似乎每个人都认定、所有人都“知道”的战争“爆发日”即1939年9月1日之前,世界究竟发生过什么。

四个标准判定战争爆发

纽伦堡和东京两个国际法庭、由德国和日本于1945年所签署的两份全球投降书以及战争本身的进程,都毋庸置疑地表明,全球侵略战争和二战爆发策源地同时存在两处,即日本和德国,而非仅欧洲一处。

与此同时,侵略者联盟早在1936年便已形成的事实更是人人皆知,且有最高级别的国际条约为证。这便是1936年11月25日在柏林签署的反 共产国际协定,这即是说,在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的3年前,反 共产国际协定便已出台。

究其实质,该协定的签署赋予了日本和德国这两大全球侵略策源地和中心出现的合法性,因此,我们认为它是导致二战爆发的直接原因。


 若用国际法术语来表达,该协定阐述的是动机,但其实质则是两大军事政治侵略国的征服计划:一方是日本,它致力于在中国攫取伪满洲国所在地区的巨大原料财富,顺便实测一下在远东地区对苏联进行军事侵略;另一方是德国。我们认为,通过上述协定,德国获得了东方盟友在危险时刻施以援手的保证,从而决定了整个二战的本质。

从这纸协定中,能够捕捉到这场已经打响的战争的明确逻辑和进攻方向——将这场“大”战及其打击对象合法化,它最终针对的是被视为共产国际代名词的苏联。而且这场战争是同时在东西两个方向上开打的。

由于签署协定的是日本驻德大使武者小路和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所以,恰恰是这份武者小路-里宾特洛甫协定,而非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才是二战的真正触发器,蛊惑日本于1937年大举侵略中国。

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得到了来自希特勒德国的全面军事及政治支持。

 再看世界大战爆发的第二条评判标准——伤亡人数。


 在1939年9月以前,单是在中国,就有上千万人被杀害。在埃塞俄比亚、西班牙、利比亚、诺门罕、哈桑湖的喋血冲突中,还有300万人殒命。我们认为,如此惨重的伤亡一定属于一场正在进行中的世界大战,中国人的数千万死伤与欧洲人的伤亡一样,不存在“次等人之死”这一说。

行业 其他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