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期间坐飞机是安全的?
1232字
2020-09-05 23:42
11阅读
火星译客

随着航空公司急于让它们的机队重返天空,航空业正努力恢复旅客的信心,让他们相信乘坐可容纳数百人的密闭飞机可能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危险。

过去一个月,航空业(从航空公司、飞机制造商,到机场)加大了宣传力度,以应对有关新冠病毒传播的安全担忧。目前该行业正寻求从其100年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复苏。

全球航空业行业组织——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医学顾问戴维•鲍威尔(David Powell)医生表示:“我们能查到的所有数据都告诉我们,飞机的风险低于任何同等公共场所,例如公交车、火车、餐厅或工作场所。”

但他承认,航空业面临一种“普遍看法,即民航客机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这种恐惧源于飞机是一个密闭空间,而且有时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在客舱长时间近距离接触——科学研究表明,这些因素都会加大感染新冠病毒的危险。

一项受航空业委托、针对4700名航空旅客的调查突显出这种担忧。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介绍,6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最担心坐在可能被感染的人旁边。大约42%的人列出的最大担忧是使用卫生间,3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在飞机上呼吸的空气。

但专家们指出,飞机通风系统的独特功能可能会减轻这些风险。“换气率”(相当于客舱容积的空气每小时被更换的次数)很高。

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皇家工程学院(Roy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客座教授肖恩•菲茨杰拉德(Shaun Fitzgerald)表示,客舱空气可能每三到四分钟就更换一次,而地面室内环境为20到30分钟。

尽管这并不意味着客舱环境的每个气体分子每隔几分钟就会被清除,但它产生的气流可能会显著降低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病毒的风险。

另一个关键因素是,飞机客舱的再循环空气会经过空调系统,其滤网比地面室内场所一般使用的滤网技术含量高得多,也有效得多。

这些所谓的HEPA(高效粒子空气过滤器)设计用于高质量空气至关重要的环境。以往的研究曾发现,这类系统可以消除几乎所有典型冠状病毒大小的微粒。

菲茨杰拉德教授表示:“多数日常空调系统的换气率不高,而且没有HEPA滤网,因为它们不需要。”

空客(Airbus)和波音(Boeing)都建议航空公司在乘客登机和离开飞机时保持通风系统运转,以进一步将风险降至最低;在COVID-19疫情之前,这种做法并不普遍。

其他因素也可以减弱病毒的传播。飞机座椅椅背有助于阻断经由口鼻呼出的呼吸道飞沫的路径。此外,乘客往往呆在自己的座位上,不会在客舱的不同位置长时间停留,这会降低将病原体传播给多个人群的风险。

瑞安航空(Ryanair)等一些航空公司表示,乘客使用卫生间需取得许可。很多航空公司削减了食品和饮料服务,以限制机组人员与乘客的互动。

“这是一个纪律严明的环境,人们习惯了排队和坐在指定位置,”曼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呼吸医学教授阿什利•伍德科克(Ashley Woodcock)表示,“你可以相对容易地使这个环境变得更有纪律性。”

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会在飞行途中传播。今年3月,从美国飞往台湾的一个航班后来被证实有12人出现症状,但在其余328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中没有发现机上传染病例。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在对18家航空公司的调查中发现,今年1月至3月,只有4起疑似飞行途中发生的COVID-19传染,全部为由乘客传染给机组人员,另有4起疑似飞行员之间的传染。

一项针对4家航空公司的更深入调查,对共搭载12.5万人次的航班进行了研究,其中1100人被识别为确诊病例,只发现一个疑似乘客在飞行途中被传染的病例和两个机组人员病例。

然而,也有例外。对今年3月从英国飞往越南的一个航班的调查显示,一名乘客感染了多达14人,其中12人坐在这名传播者附近。

波音产品营销总监吉姆•哈斯(Jim Haas)表示,尽管有“几个”疑似飞行途中感染病例,但考虑到今年的数千个航班,风险仍然很低。

但科学家们表示,有关飞机上传播新冠病毒的证据仍然很少,可能会出现显示更多担忧的研究。

科学家们表示,尽管在飞机上保持社交距离会进一步降低传播风险,但除了美国的一些航空公司外,很少有航空公司计划让中间座位空置,因为那将意味着它们很难盈利。此外,航空监管机构——如欧盟航空安全局(European Union Aviation Safety Agency)、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或联合国(UN)下属的国际民航组织(ICAO)——没有强制要求在机上保持社交距离。

航空公司还引入其他安全措施,例如强制乘客和机组人员戴口罩,加强客舱清洁,以及修改登机和飞行途中流程以减少人际接触。

一些航空公司和机场正考虑引入COVID-19检测,以提供进一步的保障,并重启重要航线,例如利润丰厚的跨大西洋市场。

飞机制造商还在研究其他提高安全性的方法。波音正研究新型材料,例如抗微生物涂层或能够杀死任何落在上面的病毒的表面。这些材料可以用在由这家飞机制造商安装的设备上,比如卫生间设备。

该公司还在研发一种便携式紫外线消毒器。哈斯表示,这种设备将在“一年左右”上市。他表示,这种设备被设计为一个带有手持紫外线棒的背包,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可以在某个区域挥舞紫外线棒进行消毒,所有病毒可以在“几秒内”被杀灭。

阿联酋航空(Emirates Airline)总裁蒂姆•克拉克爵士(Sir Tim Clark)表示:“没有任何措施能够100%保证不感染COVID-19或其它感染,除非让人们一出家门就躲在一个泡沫里。完全消除风险是不可能的,但所有这些措施加在一起,将有助于进一步降低接触和传播风险。”

莱斯特皇家医院(Leicester Royal Infirmary)病毒学顾问朱利安•唐(Julian Tang)博士表示,由于飞机的通风系统非常有效,真正的风险在于在乘客与机组人员或乘客彼此之间交谈时相距有多近。

他表示,乘客可以做一些小事来降低风险。“如果我不得不乘坐飞机的话,我会戴上口罩,尽量在别人不用餐时吃东西。这些小事可以帮助分散一点风险。”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