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
715字
2020-09-10 17:56
20阅读
火星译客

监管的前景意味着企业正寻求做好准备

2012年飓风桑迪(Sandy)袭击曼哈顿后不久,Emilie Mazzacurati在加州成立了一家公司,分析气候变化给商业带来的风险。她称其为“427”,这是按照国家的目标,即到2020年将温室气体的年排放量降低到相当于4.27亿吨二氧化碳的水平。这句话很快就过时了。两年后,由于技术原因,该目标进行了调整,并在2018年宣布了净零目标,使其变得毫无意义。尽管如此,Mazzacurati女士仍然对这个名字感到满意。她表示:“这是在不确定环境下开展业务的风险。”

这种不确定性促使金融公司争相收购气候服务提供商。7月,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收购了427的多数股权。9月,股票指数公司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抢购了一家气候服务初创公司Carbon Delta。富国银行投资了气候服务。今年3月,总部设在汉堡的联合公司被咨询公司普华永道收购。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轮融资中,另一家气候数据机构Jupiter Intelligence增加了三家保险公司作为其支持者。

大多数气候服务公司都是由科学家创办的小公司。他们使用公共气候数据,通常是用气象术语表示的——比如说,某一块土地在未来十年内平均升温1摄氏度。这些数据被输入到经济模型中,这些公司用这些模型对气候变化对财产和商业造成的风险进行美元价值评估,通常是在未来5年或10年。

气候服务组织的詹姆斯·麦克马洪说,在这样一个时间尺度上,对全球变暖影响的估计范围应该相当狭窄。为了处理不可预测的输入,比如一个城市是否会决定建造海堤,气候服务公司提供了一系列的情景。

收购狂潮的一个原因是,收购方希望将气候分析应用到自己的书中。427最近发现,在穆迪评级的美国地方政府债务中,约有五分之一暴露在高温压力之下。借款人的信誉将受到与气候有关的成本的影响,如空调、劳动生产率下降和农业产出下降。

这股热潮的另一个因素是气候服务新客户的激增。政策制定者正准备让金融机构披露它们面临的气候风险。在9月份的一次联合国峰会上,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主张强制向投资者和监管机构披露此类风险。法国已经有这样的法律。英国、加拿大和欧盟可能很快也会效仿。

许多公司对此毫无准备。汇丰银行(HSBC)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约五分之二的公司在披露与气候相关的风险时,符合预期的规定。负责任投资原则(the 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ing)是一个由联合国支持、管理着90万亿美元资产的投资者组成的团体,对该原则的签署国进行的调查也发现了类似的缺口。

一些公司没有购买气候情报,而是培训自己的员工。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基金管理公司AllianceBernstein派遣了35名投资组合经理参加了哥伦比亚大学的气候风险课程。教授部分课程的萨蒂亚吉特•博斯(Satyajit Bose)说,哥伦比亚大学培养了来自养老基金和主要银行的分析师。去年,资产管理公司惠灵顿宣布与智囊团伍兹霍尔研究中心合作,旨在改善其气候分析。

这一新兴产业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许多气候服务初创企业都来自硅谷,在那里,实验是很重要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杰西•基南(Jesse Keenan)表示:“拥有一个颠覆性的应用程序是一回事,但当该应用程序无法准确预测气候风险时,这就成了一个问题。”今年8月,《纽约的时报》报道了一家地震和气候分析公司One Concern的问题。软件更新改变了对灾害成本的估计;它的平台提供了不准确的建筑物结构完整性数据。公司领导表示,产品迭代在硅谷很常见,这帮助了客户。但是更多这样的故事和行业的信誉可能会受到影响,减缓已经迟到的向数据驱动的气候变化准备的转变。

这篇文章刊登在印刷版的财经版面,标题为“晴天”。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