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八门的简历怪招
948字
2020-09-13 20:36
4阅读
火星译客

一个盒子投递到了纽约One Fine Stay(一家安排在豪宅中的短期住宿的公司)的办公室,里面塞了一个套着廉价棉布枕套的大号枕头。

枕头上用透明胶贴着一份放大成24×33英寸(约61×84厘米)的个人简历。这份简历来自一名正在找工作的男子,员工们称呼他为枕头小子(Pillow Guy),没有人能记住他的名字。

One Fine Stay的洛杉矶运营总监亚历山德拉·雷托雷(Alexandra Rethore)说:“这让大家打趣了五秒钟左右的时间。”当时是她签收的包裹,打开时她还以为里面装的大概是她订购的亚麻织品。

由于在运输过程中沾了水,这份简历已经撕破、污损,简历最上面写有枕头小子联系方式的文字皱皱巴巴,无法识读。为了让文字可以辨认,雷托雷还把简历熨了熨。

枕头小子的有趣花招最终没有奏效,在经过电话交谈和面试之后他被拒绝了。在One Fine Stay吃了闭门羹的人还有:一名通过一只毛绒信鸽“投递”简历的申请者和另一位在简历中附上了链接他尚未发表的色情作品的申请者。

这样的怪招在经济萧条时期十分普遍,在今天不景气的劳动力市场上依然存在。根据咨询公司CEB(曾用过Corporate Executive Board这个公司名)提供的数据,2019年企业广告刊登的每一个空缺职位平均会收到383份求职申请,很多都是通过自动跟踪系统过滤后筛选出来的,该系统依据关键词匹配等内容对简历进行排序。绕过机器的自动筛选需要一个人同时具备机智、技巧和大无畏的勇气。

有时候这些招术很奏效,让普通的应征者抓住了招聘人员的眼球并让吸引力的时间长到足以谋得一职。在最好的情况下,这些招术能够展示出求职者为雇主的品牌和文化投入了一些思考。不过在多数情况下,异想天开的求职申请只是很好的笑料而已。

像网上工艺品市场Etsy这样的公司就见识过很多这类简历。高级招聘经理博比·戈尔姆森(Bobby Gormsen)说,最近收到的东西包括一封绣花的求职信、一份用锅垫做的简历、一份看上去似乎可以挂到 诞树上的纸花环简历以及一份漂浮在软木塞封装的瓶子里的申请。

戈尔姆森说:“我不怎么会受这种东西的影响。”应征者“心知肚明要有创造力,但那只说明了事物的一个方面,求职者必须满足我们的一套硬指标”——从经验年限到相关的软件语言——才能被纳入考虑范围。他说,如果那些条件欠缺,再多的创造力都于事无补。

戏剧化的效果还是能够帮助人获得机会的。纽约营销机构ICED媒体(ICED Media)的共同创始人莱斯莉·霍尔(Leslie Hall)说,她有一次需要聘用一个人来处理在线媒体宣传活动中博主与作家的关系。一名应征者在面试的第二天送来了一封感谢信——一道送来的还有给办公室全体人员的比萨饼。这一大动作一举中的。霍尔说,这“表明他懂得如何赢得别人的注意,这显然是获得该职位的核心竞争力”。

她说结果证明那人是个不称职的人。员工们看见他在电脑上看《南方公园》(South Park)、坐在办公桌旁打瞌睡。霍尔说:“完全没有任何一点产出”。三个月后她解雇了这个人。

她说:“我们(过去)让自己被他迷惑住了。”

因此,当一名应征者最近提交了一份用类似好时公司(Hershey)包装纸那样的东西打印的简历(他的任职资格列在营养成分标签上)、同时又送来巧克力棒时,ICED没有理睬。霍尔说:“我想我们现在更加地规范了。我们都觉得好时巧克力棒真的招人爱,但没有人说:‘噢,好时巧克力棒,我们得雇佣他。’”

在其它时候,也有离奇古怪的简历获得成功的案例。去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大二学生亚历克斯·卡姆科(Aleks Kamko)克服了在计算机科学方面经验相对缺乏的不利因素,在脸谱公司(Facebook Inc.)获得了一个梦寐以求的实习生职位,部分原因是他制作了一段YouTube视频。视频里列出了这家社交网站应该雇佣他的五点理由,其中包括他对软件代码具有强烈的爱好以及他希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想法。他说,他在自己的宿舍门厅拍摄了这段视频,并花了大约六个小时写脚本、花了18个小时进行视频编辑。

这一招真的有效。看过卡姆科视频的脸谱公司招聘主管亚当·沃德(Adam Ward)说:“我们需要快速判断某人是否具有为公司工作的活力与热情。”有了那样的一个东西“你就可以对号入座”。

尽管成功率不高,富有创造力的竞聘者只要听说了有关亚当·帕奇蒂(Adam Pacitti)这类人的故事,他们很可能就不会罢休。帕奇蒂说,2019年从英国温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inchester)毕业后,他在六个星期里发出250份个人简历谋求媒体制作的职位,得到的确切回复只有两个(都是不被录用的回复)。因此,去年一月,他在伦敦市中心租用了一块广告牌。他在自己照片旁边的显著位置写下了这样的话:“我花了最后的500英镑租用这块广告牌,请给我一份工作。Employadam.com。”

他把照片发到了推特上,等着自己的这一作品像病毒一样四散传播开去。事情的确如此,几天之内,工作邀约蜂拥而来——来自广告公司、管道公司、律师事务所和其它机构。现在他为之工作的一家数字营销公司就是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他的广告牌之后联系他的。他说他是“一名病毒制造者,不管那意味着什么。”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