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败贝佐斯
778字
2020-10-16 22:59
11阅读
火星译客

今年4月,Jumia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作为拉美市场的领军人物,位于阿根廷的MercadoLibre于12年前在纽约上市。自2019年初以来,MercadoLibre的股价已上涨逾一倍;不久前,PayPal刚刚向该公司投资了7.5亿美元。2017年,线上运营公司Sea在纽约成功上市,今年其股价上涨了两倍。3月,该公司筹资高达15亿美元,为其Shopee电子商务业务的发展注资。去年,沃尔玛斥资160亿美元收购了印度公司Flipkart的控股权。研究公司Data Insight的费多尔·韦林(Fedor Virin)表示,资金正涌入俄罗斯的电子商务领域,抢滩价值180亿美元的电商市场。去年,中国在线巨头阿里巴巴与俄罗斯互联网公司Mail.ru达成合作关系。俄罗斯国有银行巨头Sberbank与另一家来自俄罗斯的公司Yandex联合成立电子商务合资企业。两家公司都在试图赶超有“多面手”之称的俄罗斯在线零售商巨头Ozon。

这些被称为“小亚马逊们”的公司正沿着美国电子商务巨头的道路前进。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剥离了亚马逊成熟的北美业务后,去年平台上约有2770亿美元的商品易手,而最大的新兴环球公司的易手额约为300亿美元。它们的总价值约为650亿美元,与亚马逊的9490亿美元相比相形见绌(尽管其云计算部门AWS可能占其中的一半)。他们的总收入约60亿美元,仅为这家美国公司的十分之一。

不过,尽管亚马逊第二季度的国际电子商务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2%,但随着新兴市场走向虚拟世界,这些新贵的销售额正以两位数甚至更高的速度增长。最近一个季度,MercadoLibre的股价上涨了94%。Shopee增长了342%。难怪投资者头晕目眩。

上述公司都有着四个共同特征。首先,它们天生就是顺应障碍重重的本地市场而生。2018年,沃尔玛退出了巴西市场,原因之一是巴西长期以来的贸易保护主义,使得这家美国零售业巨头很难进入全球供应链。萨默斯(Summers)说,税务、货运和支付方面的繁文缛节对外国大公司来说太耗精力,它们的缺席让本地公司得以蓬勃发展。

然而在这之前,它们往往不得不在支付和交付系统尚不完善或根本不存在的地方建立自己的基础设施。这是第二个共享的特性。Jumia的很多客户都没有地址,所以快递员会提前打电话问路。该公司与100多家物流供应商合作,并在Lagos等城市运营着自己“最后一英里”的摩托车和卡车车队。在印尼,这个拥有2.65亿人口的蓬勃发展的市场分布在1.5万个岛屿上,没有像样的道路,也没有像尼日利亚那样的精确地址,而Shopee及其地区竞争对手Tokopedia和Lazeda则招募了当地熟悉该地区的店主,让他们把快递直接送到正确的收件人手中。

第三个相似之处是,新兴的电子商务企业往往不自己持有和销售商品。亚马逊约40%的销售额来自其库存产品,而非第三方。就MercadoLibre和Shopee而言,这个数字接近于零。由于需要建立和维护支付和交付系统,很少有精力或资源来经营一家商店。发展中国家的监管机构在反竞争行为上也比欧美同行更为严厉。印度反垄断机构最近下令Flipkart停止在其市场上销售产品,因为在那里,Flipkart可能会以低于第三方卖家的价格出售产品。

迷你电子商城与亚马逊在最后一个关键方面有所不同——它们目前赚不了多少钱。许多都在烧钱。Jumia去年亏损1.7亿欧元(合1.88亿美元),自2012年成立以来累计亏损8.62亿欧元。Shopee目前还没有盈利,不过分析师预计它将在2023年前实现盈利。去年,MercadoLibre自2006年实现盈亏平衡以来首次没有盈利。Summers表示,该公司目前正竭尽所能投资于经济增长。

投资者需要耐心和雄厚的资金。位于Lagos的风险投资基金Echovc Partners的Eghosa Omoigui相信电子商务总有一天会在非洲取得成功。与此同时,“你必须不停地往发动机里塞煤。” Virin预测,在俄罗斯,竞争也将归结于“燃料”。“赢家将是那些没有把钱花光的人。”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