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学区正在全力以赴去改善学校的通风系统
1380字
2020-09-06 21:32
15阅读
火星译客

课桌之间将相距6英尺,并且四周都会用塑料防护罩包裹,学校里的人都将佩戴口罩。但随着学生和教师在未来几周将陆续返回长岛的教室,一些人开始担心COVID-19可能会在学校里通过空气传播。

当新冠肺炎疫情在冬天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蔓延时,面对面的接触和接触了带有病毒的物体表面被确定为感染新冠肺炎的主要原因。然而,最近,公共卫生专家提醒人们注意这种病毒可能以另一种不太为人所知的方式传播:带有COVID-19病毒的微小飞沫似乎能够飘移超过6英尺,并且能在空中停留数日。

作为回应,长岛学区不仅要求学生戴上口罩,保持社交距离,而且要求师生将时间表错开,以保护学校的空气质量。一些地区花费了数千美元在购买新空气净化器和彻底的检查通风基础设施上。其他地区在复学的提案中则列出了要求没那么高的通风计划,包括仅保持窗户打开和定期更换空气过滤器。

由于尚不清楚该病毒在空中传播的感染能力,因此也不清楚空中传播的病毒对回到教室的学生和教师的威胁有多大。这给重新开学增加了另一风险,但专家认为这是值得承担的风险-只要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

美国采暖、制冷和空调工程师协会流行病专责小组的工程师科里·梅茨格(Corey Metzger)说:“如果你有一个相当不错的通风系统,能把新鲜空气带进大楼,并且有合理的过滤,那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了。”但“事实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科学也因此在不断开拓进步中。”

7月,COVID-19能在空气中传播引起了广泛关注,239名科学家联名发表了一封信,呼吁医学界承认其具有威胁性。

信中写道:“洗手和保持社交距离是恰当的,但在我们看来,这还不足以保护人们不受到新冠肺炎患者释放到空气中带有病毒的飞沫的危害。”“这个问题在室内或封闭环境中尤其严重,特别是那些拥挤和通风不良的环境。”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教授约瑟夫·艾伦(Joseph Allen)是签署者之一。他在一次采访中说到,在距离一名受感染病人16英尺的空气样本中发现了“活病毒”。

“但是CDC和WHO迟迟没有承认这一点,”艾伦说,他指的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以及他们对病毒能在空气传播方面的立场。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公共卫生教授古umurthy Ramachandran说,病毒的微小颗粒可以在空气中悬浮长达50小时。但他说,目前还不清楚雾化后的病毒颗粒的传染性能维持多久。

“没有人确切地知道,”他说。

同样未知的是:病毒通过通风设备能存活多久。

梅茨格说:“我们现在还不确定那些空气中的病毒微粒在通过通风设备移动到另一个空间后是否具有传染性。他们很有可能不具有传染性,但我们不知道。保守的做法就是假设它们仍然具有传染性。”

长岛的一些学区则不愿意冒任何风险。

Shelter Island学区在每个教室和办公室的空气净化器和MERV 13空气过滤器上已经花费了约10,000美元。最低效率报告值(MERV)是衡量过滤器强度的一个尺度其中,1表示最弱,16表示最强。

学区负责人Brian Doelger说:“关于空气中传播的病毒,还有些未经科学证实。但我们应当格外谨慎。”

H2M Architects + Engineers的机械工程经理Alex Hochhausl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月中,长岛的八个区区已雇用该公司来检查其供暖,通风和空调系统,以寻找其系统对病毒还存在的漏洞。

富兰克林广场就是这样一个学区。除了雇佣H2M,该学区正在升级所有101个教学空间的过滤器和通风机,此外该学区还要求佩戴口罩、使用分离课桌和安装课桌防护罩。该学区表示,它已为H2M的工作支付了7,500美元。

学区负责人贾里德布鲁姆说:“把所有这些事情做好是至关重要的。这不仅仅是一件事。这是为了确保我们正在尽我们所能。”

其他地区在复学计划的报告中则表明,对通风系统的干预没有那么严格。一些地区承诺将尽可能地开窗并经常更换过滤器。

拉马钱德兰指出,对一些学区而言,改善这些系统的成本可能过高,因为许多学区已经在努力提供良好的室内空气质量。

纽约市也在努力防止病毒在学校的空气中传播。该市教育部已经购买了1万多个便携式空气过滤器,并且工程师和通风专家小组正在检查教室、浴室和其他场所,以评估空气质量和流量。

州政府在复学的指导方针中对通风设备的要求相对较少。卫生部门呼吁“尽可能多地增加室外空气流通”。教育部表示,学校应当“达到或超过通风要求”,并考虑咨询设计专业人士和安装更高等级的过滤器。

Hochhausl称该规定“非常含糊”。

今年6月,州长安德鲁•M•库莫(Andrew M.Cuomo)说,卫生官员认为空调系统可能正在通过餐馆和其他商业活动传播病毒。州政府要求商场和体育馆在重新开放前必须安装高级过滤器。

库莫的办公室没有回答为什么州政府没有要求学校实行同样的规定。

卫生部发言人艾琳·西尔克(Erin Silk)表示,“由于它们的建筑设计和配置各不相同”,学校所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与体育馆和购物中心不同。

这就是为什么,Silk说,“我们告诉学校,他们需要使用一切可能的方法——窗户、户外课、暖通空调系统——来确保孩子、教师和工作人员的安全。”

教育部在重新开放的指南中,没有回应有关通风系统的有限讨论问题。

公共卫生专家和机械工程师列出了学区可以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以降低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风险。

梅茨格说,首先,学校应确保其机械通风系统按设计运行。

其次,学校应该在室内最大程度地利用新空气循环,以冲洗掉可能受到污染的旧空气。梅茨格说,打开窗户可能会在一年的一部分时间有所帮助,但在炎热或寒冷的时候却无济于事。增加室外空气混合到机械通风系统中,甚至简单地设置风扇在教室里输送空气,都用在各种气候里。

第三,各区应设法清洁通过其通风系统的空气。梅茨格建议使用MERV等级至少为13的过滤器。他说,学校中通常使用的过滤器等级为6到8。

但是Hochhausl说,对许多学校的过滤器进行升级可能会很困难,因为它们的通风系统是几十年前建造的,并不是为了高等级的过滤而设计的。

他说:“这些学校本来就是学校,而不是医院。”

如果无法升级过滤器,则可以选择便携式空气净化器,例如Shelter Island学区购买的空气净化器。

然而,公共卫生和工程专家表示,在和冠状病毒的斗争中,通风系统的改造和其他措施相比应当是次要的。这些措施主要包括佩戴口罩,与他人保持安全距离,经常洗手,生病时让孩子回家,以及当该地区感染病例增加时切换为远程学习。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Virginia Tech)工程学教授林西•马尔(Linsey Marr)表示,有了这些措施,重返校园应当是值得的。

她说:“如果教室不是太拥挤,并且在任何时候都必须戴口罩,来遮住鼻子和嘴巴,如果像纽约那样社区传播率低,我认为这些措施的利将大于弊。

杰西·科伯恩(Jesse Coburn)负责报导交通和教育方面。自2016年以来,他一直在《新闻日报》工作。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