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自负到出人头地?
727字
2020-09-11 20:20
18阅读
火星译客

你不必做十足的自恋狂才能成为一名成功的高管──但是实实在在拥有一点自我意识却是大有裨益的。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the University of Nebraska at Lincoln)和性格测试机构霍根测评体系(Hogan Assessment Systems)的研究人员所开展的一项新研究显示,有影响力和权力需求的自高自大之人,稍微比普通人更有可能成为领导者。不过,尽管适当自信在谋求最高职位、执掌一家大公司的过程中必不可少,过度自信却会阻滞领导人自己和公司。

这项即将发表在《人事心理学》(Personnel Psychology)杂志上的研究,对过去54个涉及自恋心理的研究项目进行了分析。那些研究项目中,有一部分是通过问卷调查方式进行的,询问领导者是否认同诸如“如果我来统治这个世界,世界会变得更加美好”或者“我认为自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这样的表述。其它项目则是对致函股东的信件进行了线索分析:比如说自我指称的次数(是否只是一连串的“我,我,我”?),或者高管照片的尺寸大小。

我们可以试着把自恋看成是呈图谱状分布的东西。在图谱的一端,领导人不会发现自我怀疑是一种有用的性格特质──按照该项研究报告的一名撰稿人、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管理学教授彼得·哈姆斯(Peter Harms)的说法,他们可能会显得软弱或者缺乏当机立断的能力。但他也说道,身处图谱另一端的人不善接受外来反馈,很可能做出轻率的选择。 

过度自信的例子在政界比比皆是。哈姆斯以那位花大量时间梳理头发、在竞选过程中还发生婚外情的前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总统候选人乔纳森·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为例,说他表现出了自恋者特有的虚荣心和以自我为中心的特质。

另一位研究人员搜寻的是表现谦逊的首席执行长(CEO)。在对业绩发布会的文稿进行分析──比如,比较高管说“我”和“我的”以及“我们”或“我们的”的次数──之后,一名澳大利亚管理学专家列出了一张美国自恋情结最少的CEO名单,榜上有名的人包括塔吉特百货公司(Target)的格雷格·斯坦哈菲尔(Gregg Steinhafel)、百事可乐公司(PepsiCo)的卢英德(Indra Nooyi)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布赖恩·莫伊尼汉(Brian Moynihan)。

身为霍根测评机构管理合伙人的罗德尼·沃伦费尔茨(Rodney Warrenfeltz)负责对高层领导性格测试的管理,他使用了自称的“自大尺度”(the bold scale)来测试与他配合的公司高管在线性刻度上属于哪一个级别。测试中包含受试者必须验证是否属实的判断性陈述,比如:“我可以让这个国家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沃伦费尔茨说在百分制的测试里得到70-90这一区段分数就说明某人真的很自信。超过这个分数就表明此人太过自大或自以为是。

“当事情出错时,他们会指责别人,”他谈到在这个分制里得分最高的那些人时说,“当事情一帆风顺时,他们自恃功高。”

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校区的哈姆斯教授除了研究自恋心理之外,还对马基雅维利主义(Machiavellianism)(权术主义──译注)和精神病态等“阴暗特征”(dark traits)加以了研究。(2010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转角办公室里比大街上更容易出现精神病患者。)在低一点的职位上,这些特征对企业打造可能有好处,他说──小小的一点精神病态经常可以转化成勇敢的心理。少许的马基雅维利主义实际上只是政治手腕,让人能够操纵同事,或者说服人们赞同某种意见。

医疗保健企业百特国际有限公司(Baxter International Inc.)的前CEO哈里·克雷默(Harry Kraemer)说,能够影响他人是有效领导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还认为,公司高管需要“真正的自信”,即一种充满积极想法的心态:“我知道我很优秀,我知道我可以让公司增值,我会做出正确决断,我会完成很多事情。” 

但是他也说谦逊是关键。如果一名高管的自我意识出现失控,员工们是不会盲从于他/她的。

当然,除非你是前苹果公司首脑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那样的人──聪明过人、才华横溢到规则都不适用于他的程度。

克雷默说:“如果你是那样一个千万里挑一的人物,哪怕你的自我极其膨胀、哪怕你待人并不太好,但你是那么不同凡响,也许人们会心甘情愿忍受的。”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