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无罪
537字
2020-09-02 08:30
15阅读
火星译客

从新西兰的恐鸟到毛里求斯的渡渡鸟,人类的到来通常意味着美味但以前与世隔绝的动物的灭绝。很多科学家认为,毛茸茸、长着巨大角的披毛犀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3万年前,当第一批人类到达时,这种动物在北欧和亚洲北部很常见。不久后,就消失了。但斯德哥尔摩古遗传学中心的Love Dalen教授以及Dalen的博士生之一Edana Lord并不太确定。

在发表于《Current Biology》的一篇论文中,他们利用来自于古DNA的数据辩称到,至少这一次,人类可能是无辜的。直到最近,关于大冰期时代哺乳动物命运的信息都仅限于从骨骼化石中收集到的那些。虽然有用,但骨头只能告诉你这么多。它们可以揭示出现在特定时期、特定地点的不同年代的动物的数量。可以确定一些物种的性别。有时可以查出它们的死亡原因

虽然在过去几十年里,科学家已经学会利用另一个更丰富的信息来源:远古基因组。就其本身而言,DNA受到水和阳光的攻击,降解迅速。但包裹在骨头和牙齿中的DNA存活时间更长,尤其是如果那些骨头和牙齿本身被包裹在多年冻土中。就是这种DNA让Dalen博士和Lord能够调查披毛犀的消失之谜。

研究人员和同事们从西伯利亚多年冻土中采集到的12根披毛犀骨头中提取到了DNA,年代区间约从13万年前的晚更新世开始,到这些动物濒临灭绝为止。

另外的DNA来自于一根犀牛毛发样本,以及在一只冻狼胃部发现的一块组织,这只狼被低温保存了下来。分析这些样本的基因多样性能够让研究人员粗滤估算各时期披毛犀的数量。

随着人类的到来,它们的数量没有减少,而是从2.9万年前开始就保持稳定,直到1.85万年前,此时距离该物种灭绝仅几千年。这表明,这种犀牛并不是被猎杀致灭绝的,约一万多年以来,它们一直都和人类稳定地共存。大概遇到这种野兽的人发现它们超级难吃。又或者只是因为这种犀牛太过危险,人类简单的武器无法捕获它们。(它们的体型和现代白犀牛的差不多,而白犀牛可不是那种喜欢被矛穿刺的动物。)

研究人员的结论还不是很明确。或许某种继续进步最终赋予了古代人类安全捕获犀牛的能力,并且在这次突破之后,它们就灭绝了。

另一方面,动物数量的减少与始于大约1.47万年前的全球变暖的迅速爆发有明显的联系。研究人员表示,这更有可能是这种动物消失的原因。这一次,似乎是大自然母亲下的手。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