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走向饥饿——帝国的混乱与饥饿(下)(摘自《战争的粮秣》)
2478字
2020-09-13 11:19
12阅读
火星译客

法国和日本当局始终未统计死亡人数的准确数字。据估计有100万-200万越南人死亡。而新的研究表明恐怖的范围要大得多。研究者发现,在一个小地方,二战结束后的30年战争期间损失了500人。而这依然少于1944年3月-1945年8月大饥荒期间的损失人数。在大饥荒期间,很多村庄失去了40%的人口。对于北越的许多村庄来说,20世纪最可怕的经历并不是越南战争,而是大饥荒。

最荒唐的是,值此人类惨剧之时日本人还在征收稻米。到日本人于1945年3月9日解散法国殖民政府时,他们获得了50万吨的稻米储备,等待供应东南亚的部队和日本国内的饥民。但是美国对航运的封锁使得日本几乎不可能把稻米运回日本。到1945年10月,三万吨稻米储备已经腐烂,不再适合食用。

即使在日本人投降后,越南地区也极度缺乏船舶,没有足够船只将稻米储备运往北方救济饥民。当1945年11月中国国民 党军队来解除日军武装时,他们又搜刮了这里,把尽可能多的粮食运回了中国。

在太平洋战争的前两年里,由于美国潜艇司令官的过于谨慎以及故障频出的鱼雷,为日本商船提供了喘息机会。但是日本工业在这段时间里却处于无组织的状态。工业家占了军队的上风,而后者想将工业纳入其有效的控制之下。结果是缺少跨产业和在制造复杂武器装备方面的重要合作;另外还有传统产业家庭滋生腐败以及自私自利的本性,他们对追求自身利益更感兴趣,而不是为战争进行动员。大型工业企业囤积原材料 在黑市出售很常见。最终造成的结果是造船工业严重缺乏资源。

由于海军热衷于对敌军取得决定性胜利的需要,造船业集中建设战斗性舰队。而对日本人更有益处的是应该尽可能多地建造货运船只和护航船只。应该把精力放在开发潜艇探测设备,训练护航船只船员以及监测和攻击潜艇的舰载机飞行员等方面。

到1943年年底,日本政府最终有效地控制了工业。飞机生产和电子部门得到了极大的改善,造船工业的生产率也有所提高,开始以一定的速度生产商船。建造新商船所用时间与美国的造船速度相当,大约为40天。但是船只的质量不高,很容易沉没。但这些努力基本微不足道,也太晚了。

有了情报的帮助(美国人已经破解了日本海军的所有密码),更有信心的美国指挥官改进了鱼雷和狼群战术,使得1943年击沉的日本船只吨位数增加了一倍。日本人不可能建造足够的船只来弥补这些损失。唯一的希望就是保护仅存的船只。但他们没有足够的护航船只,反潜战术既过时又无效。到1944年,日本的船运能力减少了60%。

在东南亚地区,稻米贸易的崩溃以及美国的有效封锁产生了严重影响。在菲律宾,日本人引入福摩萨水稻品种和改善农业的尝试与在马来亚一样不成功。由于不能实施自给自足政策,日本人只能勉强继续从印度支那进口稻米,但是随着美国人加强了针对日本船只的潜艇战,大量稻米都沉入了海底。马来亚黑市稻米的价格随着粮食的日益短缺而愈发上涨。

在1941年,每卡文稻米仅售6-7比索,到1942年涨到了30比索,1943年年中更是攀升到了70比索。随后危机进一步加深。一年后每卡文稻米售价高达250比索,再过半年后涨到了3000-5000比索,到1945年已经暴涨到了12000比索。1944年,无技能的劳动力的报酬从每天1.3比索涨到了3-4比索。人们用珠宝、衣物和家具换取稻米,这样财富就流向了农村。穷人变得走投无路,只能吃从马尼拉海湾受污染的海底淘出来的发臭稻米。到1944年,街头随处可见饿死人的尸体。

与此相反的是,在被虎克党(Hukbalahap)游击队控制的吕宋岛中部产粮区,那里的农民生活的很好。惧怕游击队的地主逃离了这个地区,无人收取现金或实物地租。从1942年年底到1943年年底,由于担心爆发冲突,日本人只控制了海岸的道路和城镇,并未进入该地区征收稻米。风调雨顺获得了大丰收,很多人回忆,1942年-1947年是粮食最充足的年份。具有讽刺的是,当菲律宾人获得了设备后,他们却接受了日本人强加给马来亚人很失败的自给自足政策。

手工艺品又复兴了,村民用石灰、草灰和椰子油制作肥皂,织布,用树皮编篮子,用海水煮盐,还用生姜和椰子酿软饮料。一名搬到吕宋岛南部的马来亚人回忆道:“马来亚既萧条又令人压抑。那里的人们在受苦。他们很饥饿。很多人在要饭。到处弥漫着绝望的气氛。人们想知道噩梦何时能结束。不过当我随亲戚搬来时,我发现这里的贫民区的人们更有信心。”

他们生活的更好,组织的更好,对待事情更积极,更轻松,更自由。因为我们远离日本人,成了游击队的一部分。”然而,在943年年底,由于岛上的部队得到了加强,日本巡逻队通过小路进入了该地区。游击队中的一名牧师回忆日军“强 奸妇女,对人们严刑拷打,用刺刀杀人,烧掉房子和庄稼,赶走动物,掠走衣物、粮食,甚至连农具都不放过。留下的只有饥饿、营养不良和饥荒。”

在荷属东印度的爪哇岛,日本人采取了与在马来亚实施的相似极端政策,摧毁种植园,改种自种自食的农作物。200多万男子被征召为强制劳动力在新建立的农场里干活。但是进口稻米的缺乏意味着日本人不能养活他们。这些劳动力被痢疾和雅司病击倒了。

同时,农民在缺乏男性劳动力的情况下努力种地。日本人的政策并未减轻粮食短缺,反而使饥饿蔓延开来,而1944年的干旱使得情况更加糟糕。虽然爪哇岛的官员暗中允许村民储藏粮食,避免被日本人无节制地征收,但是日本占领军还是能收集大部分本已大幅减产的粮食。粮食储存起来让日本海军的船只运走。因受潜艇袭击而不断损失的船只数量意味着从不断减少的粮食储备中不断一次又一次地运载更多的粮食。到1944年,随处可见成千上万衣衫褴褛的饥民在路边“等死”。

饱受持续恶化的粮食形势混乱之苦的还有几十万名盟军战俘。在二战期间,战俘的平均体重减少了38磅。而被日军俘虏的盟军战俘的平均体重减少了61磅。其中很多幸存者在其余生中再未完全恢复,健康状况很差。

战俘营里的主食配给是白米饭,而这种饮食却严重缺乏维生素B。在新加坡的樟宜(Changi)监狱的战俘设立了“青草汤工厂”来缓解维生素缺乏问题。这种青草汤的味道极差,但为人体提供了必不可少的维生素。然而到了战争末期,所有日本战俘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脚气病。战争伊始在巴丹半岛被俘虏的福利斯特▪诺克斯(Forrest Knox)回忆,到1945年他已经变成了“充满液体的人体气球”。日本看守会定期把他翻过来,这样他们能看到他那浮肿脸的另一侧,以此为乐。

被关押在樟宜的澳大利亚军官H▪E▪杰瑟普(H. E. Jessup)在日记中记录了1944年马来亚粮食形势恶化时盟军战俘日益恶化的状况。在7月,他指出唯一的蛋白质来源是极少量且不宜食用的鱼干。到了10月,削减了稻米和食盐的配给量,日本人宣称不会再提供蔬菜。即使有青草汤,但还是有很多人开始失明,这是缺乏维生素B的症状。到1945年2月,杰瑟普担心战俘很快会死于饥饿。

在3月,他记录“这些天粮食是主要关注点。每到饭点我们都是都饿着起来,勉强坚持到下顿饭。晚上是最难熬的,我们饿得胃痛。我们什么都吃,吃菜园里的蜗牛、麻雀、鸽子(如果我们能抓到的话),甚至连老鼠都扔进了锅里。当然猫和狗早已不见踪影。”杰瑟普努力挺到了8月,日本人投降后,战俘营的指挥官被说服发放一批被日本人囤积在新加坡仓库的红十字会食品包裹。这些食品包裹帮助战俘们一直坚持到被解救。有了这些食品,杰瑟普甚至开始变胖了。

美国潜艇围绕着日本本岛逐渐收网。在1944年和1945年,日本政府彻底放弃了所有利用广阔的帝国作为粮食来源的希望,而是集中精力从满洲攫取尽可能多的粮食。

在满洲的日本人生活的很好。旭古·布莱尔(Teruko Blair )从1944年5月到1945年7月在满洲待了14个月。在日本,粮食短缺变得令人痛苦,但在这里,她对现实很满意,因为这里只有食糖很稀有。而在中国人这边却是另一番景象。满洲的一名农业官员西村晋也(Tsukui Shin’ya)回忆道:“在太平洋战争爆发那年......军政府的需求急剧增加。农产品的运送和劳动力征召随着战争的扩大而增加。粮食形势最终导致了一些中国贫农挨饿。”

在战争早期,朝鲜的农业歉收对满洲的农民增加了压力。满洲的粗粮被运往朝鲜,以腾出更多的稻米出口到日本。随着战争的延续,日本以从满洲进口的甜马铃薯、大豆和大麦来弥补不断减少的稻米产量。到1945年,多达一半,甚至四分之三的“稻米”配给都来自于满洲。

由位于印度的盟国空军司令部写的一篇报告评论道:“纳粹分子说,如果所有欧洲人都挨饿,德国人也会是最后挨饿的人。日本人在满洲似乎也在运用同样的原则。”这篇报告也概述了即使满洲农业副部长反复重申严重的干旱和蝗灾对收成的影响,但是“无论发生什么,必须满足计划的出口配额。”

作者惊讶地发现,在日本人占领的华中地区,虽然那里也遭受着粮食危机,却向满洲输送小麦。同时,满洲向日本输送了创纪录数量的大豆。据称日本人掠夺了上海储备粮的库存(主要是在战前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进口的粮食),并运往日本。“这座巨大的城市吃什么呢?”这个报告质问道。据说粮价涨了240倍。

满洲的一名日本宪兵土屋吉生(Tsuchiya Yoshio)描述了越来越多的粮食被征收的悲惨景象。1944年冬,他去了黑龙江省的林甸县。“那里的家庭既没有衣物也没有铺盖。孩子竟然光着身子。”土屋很好奇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下这些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在热河省沿长城的地区,一半居民没有衣物,生活在极度绝望之中。“没有任何帮助,他们只能苟且地活着。”

日本领导层可能没有制定详细计划来饿死占领国的人民。然而,他们对当地人民福祉的漠不关心以及对粮食无情征收依据的是与纳粹分子所运用的相似原则:帝国内的臣民应该在日本人之前挨饿。但尽管日本人证明了他们很成功地将混乱和饥饿输出到了日本以外的帝国占领区,但他们也表现出了为日本本土获取利益和维持粮食进口的极端无能。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