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制片人的黄金时代行将结束(2013年报道)
1825字
2020-09-08 06:13
29阅读
火星译客

它们仍然矗立在美国环球电影公司(Universal Pictures)的场地北端——制片人主宰好莱坞时代的标志。

那里坐落着一座覆盖常春藤的托斯卡纳风格别墅。这座别墅拥有阳台,内院还有一个喷泉,建造时就考虑到了《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和《阿甘正传》(Forrest Gump)编剧兼制片人罗伯特•泽米吉斯(Robert Zemeckis)的品味。那里有一座极为宽敞的白色现代风格建筑,曾经接待过《捉鬼敢死队》(Ghostbusters)和《冒牌总统》(Dave)制片人伊凡•雷特曼(Ivan Reitman)。还有一座科德角范式的蓝色别墅,其前方庭园内放置着阿迪朗达克(Adirondack)风格的椅子。这曾经是《脱衣舞娘》(Striptease)和《赌城蜜月》(Honeymoon in Vegas)制片人迈克尔•罗贝尔(Michael Lobell)舒适的办公室。

这三座建筑都是在上世纪90年代建造的,旨在吸引制片人达成制片交易。当时正值电影业资金充裕之际。电影公司通常每年按照所谓的“片场”协议向制片人提供数百万美元,而作为交换,电影公司获得制片人创造的任何项目的优先取舍权。

现在好莱坞进入了精打细算的新时期,制片人的生活已经不同了。好莱坞《综艺》(Variety)杂志进行的一项年度调查显示,自2000年以来,“片场”协议的数量已经下降了52%。电影公司高管称,每项制片协议的平均支出也大幅下降。另外,公司也不再会给任何人建造办公别墅。

好莱坞黄金年代的资金主要源自DVD销售的繁荣。2004年,好莱坞DVD的销售达到了顶峰。消费者对于在离开沃尔玛(Wal-Mart)或Target时购买一张DVD是如此情愿,以至于票房失败的电影往往都能最终实现盈利。而现在有一些高管称,由于Netflix和Redbox等网站提供了更便宜的观影选择,电影公司的家庭娱乐收入下降了40%左右,电影亏钱是很容易的。

电影公司采取了两种应对方式。一方面,所有电影公司都减少了新片的数量。去年,美国六大电影公司总共发布了120部电影,低于2006年的204部。另一方面,电影公司也在寻求缩减开支,而制片人首当其冲。

罗贝尔说,如今,制片人可不是你希望你儿子去从事的职业。

制片人是一个职责不太明确的头衔,其工作可以包括从拿出电影创意到为电影拍摄提供资金的一切事务。与大型电影公司合作的制片人通常是大包大揽的类型,他们会监督制片的每一个方面,确保影片能在符合原创剧本的前提下,按期在预算内得到完成。尽管制片人不是电影公司的雇员,但他们实际上是每部电影的“首席执行长”,也只有他们才能接过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奖杯。

在《变形金刚》(Transformers)和《蜘蛛侠》(Spider-Man)等系列大片成为电影业的力量核心前,制作《加勒比海盗》(Pirates of the Caribbean)和《绝地战警》(Bad Boys)的杰瑞•布鲁克海默(Jerry Bruckheimer)、制作《致命武器》(Lethal Weapon)和《大侦探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的乔•西尔沃(Joel Silver)、制作《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和《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的布莱恩•格雷泽(Brian Grazer)等大牌制片人都是在好莱坞最有话语权的人物。这是因为他们与知名演员有着深切的关系,并在获得最受欢迎的原创剧本和书籍(这是在超级英雄和玩具主题流行前卖座电影的主要来源)方面拥有其他人所没有的渠道。

《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制片人、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前高管妮娜•雅各布森(Nina Jacobson)说,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公司管理人士时,制片人还可以在一场争执中采取强硬立场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现在制片人已经不能使电影公司的高管完全听命了。 

除了制作每部电影所获得的丰厚酬金之外,最有话语权的一些制片人通常每年还能获得超过500万美元的“间接费用”,用于人员薪水与电影公司的其他支出。电影公司有时会每年额外花掉不低于10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帮助金牌制片人购买并改编剧本。

威秀电影公司(Village Roadshow Pictures)董事长、华纳兄弟(Warner Bros)前制片业务总裁布鲁斯•伯曼(Bruce Berman)称,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好莱坞的运作方式就像是一个福利国家,其中给制片人的丰厚报酬就是关键的一部分。

1992年,为了吸引首个大牌制作人,当时还只是个独立工作室的新线电影公司(New Line Cinema)不仅与大卫•佩尔穆(David Permut)签订了一份七位数的制作协议,还给了他股份。佩尔穆是《变脸》(Face/Off)和《脱线游龙》(Captain Ron)的制作人。

佩尔穆说,这在当时是很有诱惑力的。米高梅公司(Metro-Goldwyn-Mayer Inc.)和迪士尼分别给他开出了“第一优先合作协议”和“第二优先合作协议”。“第二优先合作协议”是指一旦他的剧本被米高梅拒了,迪士尼会给他第二次机会。

特纳广播公司(Turner Communications) 1993年以大约5亿美元收购了新线电影,时代华纳公司(Time Warner Inc.)则在1995年收购了特纳,佩尔穆拒绝透露他从中赚了多少。新线电影如今是时代华纳旗下华纳兄弟的一部分。

作为华纳兄弟长期以来最有实力的制作人,西尔弗受到了不一般的厚待。他与华纳兄弟签订了一份金额高达数百万美元的协议,规定华纳兄弟要负担他的私人公关、司机和家庭影院放映员的费用。2000年前后,西尔弗办公室大院加盖的第二座小屋的整建费用也由华纳兄弟支付,其中包括在西尔弗办公室外建起了一道瀑布。 

与华纳其他制作人一样,西尔弗也喜欢偶尔乘坐公司的专用飞机,并且会时不时去公司在墨西哥阿卡普尔科(Acapulco)和美国阿斯彭(Aspen)的度假别墅小住。

西尔弗与华纳兄弟的协议已于2012年到期。他与康卡斯特(Comcast Corp.)旗下环球影业(Universal)签订的新协议不含盖任何专业费用,他只能参与环球影业的电影发行业务,并且只能是他与独立投资人出钱拍摄的电影。

布洛克海默与迪士尼的协议则在持续了20年之后于前不久到期。他说,这是因为迪士尼没有足够的电影让他制作。这份协议也待他不薄,里面有一个“自主基金”,允许制作人在没有迪士尼允许的情况下使用迪士尼的资金购买剧本。

知情人士说,布洛克海默与维亚康姆(Viacom Inc.)旗下派拉蒙影业(Paramount Pictures)签订的新协议则远没迪士尼那么慷慨。

知情人士表示,格拉茨与导演朗•霍华德(Ron Howard)共同经营的Imagine Entertainment目前仍与环球影业合作,但签约量大幅减少。在本世纪头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格拉茨都会雇用一个“文化专员”向他介绍令人着迷的新人和新思路,但现在他已经不再雇用这样一个人。Imagine的一位高管说,裁掉这个职位不是因为经济原因。

以前,Imagine与环球影业签署的协议使前者拥有一种“选择权”,可以迫使后者在一定预算下为其制作的电影提供资金并负责发行。

现在,与很多制作人一样,格拉茨必须越来越多地想办法从好莱坞以外的地方寻找资金。为了即将开拍的讲述足球明星贝利(Pele)的传记电影,格拉茨远赴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Cannes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以个人名义向投资者募集资金。 

他说,“所有人都得想方设法去多拉一些投资。”

削减开支并不一定意味着制作人与电影公司关系不和。迈克•德鲁卡(Michael De Luca)说,他每年的日常开销被索尼从几年前的100万美元削减到66万美元,而且正是在《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点球成金》(Moneyball)和《菲利普船长》(Captain Phillips)等一系列卖座电影推出前削减的。上个月,德鲁卡被任命为索尼旗下哥伦比亚电影公司负责制作的总裁。 

制片人说,维持最基本的日常经费总比那种令人沮丧而且越来越普遍的结果好。 

一家主要电影公司的高管说,现在很多电影公司只给制片人安排办公区,这样制片人一旦有了新项目,电影公司就可以优先发行。而制片人有的则只是一间办公室、一个秘书和一台复印机而已。

现在制片人的佣金基本上稳定在每部100万至300万美元,可影片成功后制片人拿到的分成(历来比佣金多)却少多了。

如今,“毛收入点数”已经很罕见了,这种做法曾经很盛行,无论影片是赚是赔,制片人和其他制作人员都可以从票房中分成。

《饥饿游戏》的制片人雅各布森说:“曾几何时,即使一家电影公司拍的电影赔了钱,也会有一部分钱跑到制片人的口袋里。”

在如今的电影公司里,制片人的角色正变得无足轻重。

以漫威影业(Marvel Studios)制作的超级英雄影片为例,其中大部分影片只有一个制片人署了名,就是这家迪士尼子公司的总裁法伊格(Kevin Feige)。

华特•迪士尼影视制作公司的高管们也在越来越积极地扮演制片人的角色。计划2015年上映的翻拍实景动作片《森林王子》(Jungle Book)没有独立制片人,正在拍摄的新版《石中剑》(The Sword in the Stone)也没有独立制片人。

迪士尼负责影片制作的总裁和前制片人贝利(Sean Bailey)说,大部分影片到了某个时候会有一个制片人,但我们有时也决定自己做制片。

不过其他电影公司似乎都不打算效仿迪士尼,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没有哪家公司像迪士尼那样只生产很少的电影,也几乎没有哪家公司拥有像迪士尼那样有影响力的品牌,或是拥有与迪士尼一样强大的自有电影业务。

派拉蒙电影集团总裁古德曼(Adam Goodman)说,现在的制片人和以往一样不可或缺。

不过,几乎没有哪个制片人正在与电影公司签订新的交易,而为数不多的例外也需要另当别论。他们中很多是编剧兼制片,实际上同时负责一部影片的创意和商业运作。这类人中的成功者包括《星际迷航》(Star Trek)的制片人艾布拉姆斯(J.J. Abrams)和《速度与激 情》(Fast & Furious)的制片人摩根(Chris Morgan)。

古德曼说,“一人身兼编剧和制片已经成为最赚钱的工作之一。”

这种身兼二职的工作在电视圈司空见惯。现在,由于系列电影与电视剧越来越像,每年推出的系列影片需要一个老手来保证影片的稳定性,所以既当编剧又当制片的做法在电影界也变得合情合理了。

编剧兼制片欣贝里(Simon Kinberg)说,每部系列影片都像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而我们是主要的设计者。他与福克斯娱乐集团(21st Century Fox Inc.)旗下的二十世纪福克斯影片公司(Twentieth Century Fox)签订了数百万美元的交易,他本人负责编写并制作该电影公司的超级英雄影片《X战警》(X-Men)和《神奇四侠》(Fantastic Four)。

系列影片日益凸现的重要性给传统制片人带来了挑战。过去,电影公司将制片人派去制作他们希望制作的最重要的影片,布鲁克海默和《加勒比海盗》就是这种情况。可现如今,他们必须在电影制作初期就把宝压在具有拍摄续集潜力的影片上。

迪博纳文图拉(Lorenzo di Bonaventura)称,作为制片人,你必须赶在其他人之前找到下一部有可能拍续集的影片,这是与过去不太一样的地方。迪博纳文图拉游说派拉蒙买下了《变形金刚》,目前正在制作这个数十亿美元的系列影片中的第四部。

过去,有影响力的制片人要同时负责多部电影,他们会派助手处理每部影片的日常工作,这种做法过去很常见。可现在不能再做甩手掌柜了。

德鲁卡说,过去很多制片人觉得自己不必露面,我对此也曾感到诧异。可现在你必须兢兢业业,卯足了劲让别人觉得缺了你不行。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