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职场里还可以掉头吗?
1309字
2020-09-02 16:33
22阅读
火星译客

这或许是职业道路上的噩梦:换了一份工作,几天或几星期之后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

职场上吃回头草是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的事情,可能显得不可理喻,但它还是可行的。

辞职后跑回原来的单位,已经不像过去那样会成为简历上的一个污点。那样做,你不得不承认自己犯了错误,乞求以前的同事接受你回去,因而会感到丢人;但真正那样做过的人说,这常常是值得的。通常来说,回到原单位的员工会更珍视自己的工作。另外,如果能说出让人信服的变卦理由,并且在回去之后继续工作一段时间不跳槽,他们的职业发展也可以不受影响。

杉矶高管猎头兼领导力咨询公司光辉国际(Korn/Ferry International)美洲区总裁鲍勃·戴蒙(Bob Damon)说,在很多领域中,“容忍跳槽已经成为新的常态”。他说,企业都在争先恐后地适应风云变幻的市场,人员与岗位的搭配越来越容易出错。而很多领域缺乏熟练程度高的员工,使越来越多的企业“巴不得让好员工回来”。

康涅狄格州南格拉斯顿伯里高管猎头集团(Executive Search Group)的首席执行长蒂姆·麦金太尔(Tim McIntyre)说,吃回头草的现象在设计、科技、传媒和咨询公司里面最为常见。有些换工作的人说,之所以回来,是因为他们想念某种工作氛围或某个受尊重的老板。另一些人辞职加入某个初创企业,机会消失之后又回来了。

约翰·特纳(John Turner)吃回头草仅用一年半的时间。他原先是田纳西州富兰克林Healthways公司的业务分析总监,2011年一家猎头公司挖他,他便辞掉了这份工作。特纳在Healthways的工作是梳理数据,帮助开发和跟踪旨在改善客户单位病人及员工健康和幸福感的行为变化项目。

在新公司Walgreen Co.,他获得加薪,在公司的纳什韦尔办事处坐上了宽敞明亮的角落办公室,还有机会在一个员工数量和销售额都接近Healthways公司100倍的企业里面处理一个庞大的医疗数据库。作为负责客户企业情况汇报的高级总监,他管理着三个州的五个数据分析团队。

但特纳在Healthways工作了七年,已经习惯于它强烈关注身体健康的氛围。他穿着锻炼行头上班,参加公司现场的瑜伽课,并在午休期间和同事一起跑步。Healthways的首席执行长本·理德尔(Ben Leedle)是他两次参加通宵接力赛时的队友。特纳还通过电话接受一名个人健康教练提供的免费咨询服务,由公司出钱。

相比之下,据特纳说,刚进Walgreens工作的那个星期,当他跟新同事说他在跑半程马拉松时,“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像我长了两个脑袋一样”。他说,与关心健康的前同事分开之后,他不再锻炼,一年时间里体重便增加接近25磅(约11公斤)。

在Healthways总部的开放式办公室工作数年之后,特纳觉得他想要一间私人办公室。他说,结果让他意外的是,“我想念那种开放空间”,因为那种空间有利于跟同事在办公桌边碰面,而且很容易见到上级。他说,Walgreens公司单凭其年销售收入722亿美元、员工24万人的规模,就使改革变得更难,也更难看到他的数据分析给客户带来了什么样的好处。

Walgreens公司总部位于伊利诺依州迪尔菲尔德,其发言人迈克尔·波尔青(Michael Polzin)说,尽管规模很大,这家公司仍然有一股“创业精神”,比如有药剂师负责注射流感疫苗的项目,以及补开处方药的免费手机应用程序等。他说,公司不对员工个人发表评论。

特纳说,他喜欢Walgreens的同事,以及这家公司对客户服务的专注度。2011年节假日期间,和该公司的很多管理人员一样,他在自己社区的一家Walgreens药店上班。他表现很好,被提拔为副总裁,但特纳说,回到家和妻子凯蒂(Katie)及两个孩子(大的四岁,叫埃莉凯特(Ellie Kate);小的两岁,叫杰克(Jack))在一起时,“我感到消沉。我不像原来那样全神贯注了。”

他坚持了一年,辞职后为给老板帮忙又呆了六个星期,接下来几个月都在家里看孩子,想事情。他说,他在重新找工作期间拒掉了两个机会,因为那两份工作“跟我刚刚辞掉的工作完全一样”。之后他决定尝试回到Healthways工作,什么工资、岗位都行。

戴蒙说,要成功地吃回头草,有一个条件便是解释辞职以来,员工哪些方面发生了变化。他说,用人单位需要确保它不会再次因为同样的原因被员工炒鱿鱼。

2012年秋,特纳给理德尔写电子邮件描述他态度的改变。他写道,经过“一些反思”之后,他意识到自己把他在Healthways拥有的一切看成是理所当然的而没有珍惜,包括员工专注的目标──“创造更健康的世界,一次一个人”。公司的这个口号用喷沙器印在总部正门前的走道上。

理德尔说,他收到特纳的电子邮件感到很高兴。他说,如果表现好的员工“悄悄溜走了”,“我们乐于重新聘用他们”。Healthways在一个月之内就为特纳找到了一个市场分析总监的职位,工资跟他在Walgreens一样。

特纳说,请求回归是很痛苦的。他说:“向你所尊重的全公司的人承认自己错了,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他受到热烈的欢迎,没有谁批评他。

不同用人单位对于重新聘用员工有着不同的规定。有些公司完全禁止这样做,以鼓励员工效忠。伊利诺依州Lincolnshire薪酬咨询公司Aon Hewitt的高管保罗·鲁本斯坦(Paul Rubenstein)说,另外很多公司根据离职员工的绩效把他们分为“适合重新聘用”或“不适合重新聘用”两类。

回头草要吃好,前员工需要做的就不只是低声下气一会儿。高管猎头集团的麦金太尔说,大部分用人单位都希望在回头员工的简历上看到,他或她在跳槽“前后都有多年扎实的成绩”。

现年41岁的特纳短期内不太可能继续跳槽。原先他觉得廉价的福利(比如瑜伽课)现在对他而言都是很有意义的事情。他说:“我意识到正是这些东西使我们构成了一个生活实验室。”他用一个站立式工作台在开阔区域办公,跟各个级别的同事说开会就开会。

另一些人则是在创业失败之后回到原来的单位。2005年,戴维·格林(David Greene)辞去北卡罗莱纳州卡里市商业分析软件公司SAS的客户经理职务,在一位朋友与人共同成立的一家数字成像公司当上了副总裁,希望在这家初创公司将自己的摄影技能派上用场。

格林辞职的时候还是有些纠结的。还有一个星期离开的时候,他和人带着客户在SAS总部参观,介绍公司内部的医务中心、托儿所、健身中心,以及其他一些旨在降低公司人才流失率的福利。当时他想:“我好想离开这里。”他尽自己的努力做到好聚好散,提前一个月通知了公司,并帮助培训他的接替者。

仅仅三个半月过后,这家创业公司调整方向,放弃了之前吸引他过去的图片分享业务。格林在这家公司又呆了14个月,做另外一份自己并不感兴趣的工作。

格林说,他可能多呆了半年时间。光辉国际的戴蒙建议,在意识到新工作是一个错误之后要赶紧行动。戴蒙说:“如果你决定走人,多呆一天,你就多一天感到不满意,没有成就感。”

但现年50岁的格林说,他学到了新的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2007年,他主动联系原来在SAS的同事,没几天公司就给了他一份工作,他接受了。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