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年以手臂替代棒针的另类编织
1179字
2020-09-09 17:26
6阅读
火星译客

说到织东西,今年73岁的莉迪娅·舍恩拜因(Lydia Schoenbein)认为没有什么是她没见过的。这名来自伊利诺伊莫顿(Morton)的养老院退休管理员在德国长大,她就是在那时学会了棒针编织和钩针编织的,从袜子、披肩到麻花纹针织毛衣,所有东西她都会织。

因此,舍恩拜因回忆道,当她22岁的孙女卡莉·希尔(Carly Hill)来看望她并向她展示了自己的创作──一条看上去手工粗糙、像绳子一样的米黄色围巾──时,“说实话,当时我目瞪口呆”。确切地说,这件饰品并不是用手织成的。它是一种新兴的编织文化──手臂编织──的产物。

手臂编织使用前臂而非棒针织东西,它在年轻的手工爱好者中越来越受到追捧。

采用该方法织出来的围巾和毯子常常有一排排2.5英寸(约合六厘米)至四英寸宽(约合10厘米)的孔洞,孔的大小依编织者胳膊的粗细而有所不同。由于有这一排排的大孔,织完一整件东西可能只要不到30分钟时间,这只是采用棒针织成一条围巾所需时间的零头。

手臂编织集合了吸引“千禧一代”的若干元素:手工活动、厚实的编织品(2019秋季T台上的主打)、社交媒体与即时满足。现在大家时兴织的东西恰巧是“围脖”──一种从头上方套于颈部的环状配饰。

这一爱好实施起来非常简便,新手也不需要有善意的长者手把手教授。与代代相传的传统编织不同,手臂编织热是通过科技手段传播开来的。

希尔说:“我从祖母那儿学会了棒针编织和钩针编织,然后我从网上学会了手臂编织。”她是亚利桑那钱德勒(Chandler)的一名代课教师。

尽管手臂编织品像是纱线笼子的外观或许不具备广泛的吸引力,对它的需求还是显而易见的。在推广手工制品的在线交易平台Etsy.com上,目前约有300家店铺在销售手臂编织围巾,大多数货品的售价不到50美元。

并非每个人都相信对手臂编织的欣赏能持久流行下去。曼哈顿知名编织用品店Downtown Yarns的店主丽塔·博布雷(Rita Bobry)说:“它似乎是孩子们一时流行的东西,它可能不会成为一个经久不衰的传统。”

不过,这股潮流还是有持久效应的,连俄亥俄州赞斯维尔(Zanesville)编织同业公会(Knitting Guild Association)的职员也开始跟风。该协会的项目协调员黛比·约翰斯顿(Debby Johnston)称:“我们的工作人员常常在午餐时间聚在一起,棒针上织着袜子或婴儿毯。”她说,今年他们都是聚在一起用手臂编织围巾当作制作快捷的 诞节礼物。

许多手臂编织爱好者称,他们是从Pinterest上传播的一个视频教程那儿学会了这个技艺的。Pinterest是一个在手工爱好者当中广受欢迎的社交平台。该视频时长10分钟,记录了手臂编织围巾的整个流程,拍摄者是康涅狄格州安卡斯维尔(Uncasville)的兼职保姆、知名博客SimplyMaggie.com的博主阿曼达·巴塞蒂(Amanda Bassetti)。视频一开始介绍了如何“起针”,即在右臂上系一个活结,然后展示如何织出一排排的织线,把它们从一只手臂绕向另一只手臂。迄今为止,巴塞蒂的教程已经在YouTube上吸引了约500,000次浏览量,单单在11月份就为她从谷歌(Google)获得了1,400美元的广告收入。

今年25岁的巴塞蒂说,拥有那么多志同道合之人“真是令人不知所措”。她收到了视频观看者提供的大量反馈,于是她又上传了一段后续视频──《手臂编织:解答你的疑惑》(Arm Knitting: Your Questions Answered)──回应其部分粉丝最迫切关注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假如我在织东西的过程中想上卫生间该怎么办?

巴塞蒂说:“你可以把织线移到一只胳膊上,这样你就能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捡起线团,着手去做你需要做的事情。”

今年19岁的克洛艾·维尼奥拉(Chloe Vignola)是阿拉斯加瓦西拉(Wasilla)一名大一的学生。去年4月,她在两次尝试手臂编织失败之后沮丧地放弃了,在那期间她观看了巴塞蒂的视频教程。她在推特(Twitter)上上传了一张自己被乱成一团的灰色纱线裹住的照片,照片的配文写道:“这是我目前的手臂编织技能与生活技能的写照。”

在把自己从混乱中解救出来并深呼吸几次后,维尼奥拉最终弄明白了如何编织。她说,巴塞蒂的教程“使它看上去那么简单,不过手臂编织还是需要你很有韧劲的”。

确实,名人时尚博客Go Fug Yourself的联合创建人杰茜卡·摩根(Jessica Morgan)说,手臂编织品的式样表明那些编织者肯定“非常足智多谋”。

她说:“假如僵尸末日来临,弄明白了如何只用手臂进行编织的人会比我过得好得多。”

手臂编织的发源地最有可能是意大利──像米索尼(Missoni)时尚家族这样的针织品生产商的所在地。我们无法将这个潮流的源头追溯到某一个人,但是这一技艺的兴起可回溯至出生于意大利的满怀抱负的设计师安德烈亚·布雷纳(Andrea Brena)。去年,这名25岁的学生为一个名为“Knitted Army”的项目将手臂编织转变为了表演艺术。该项目是他在柏林的一个设计节上展示的。他的手法与 “剪刀手爱德华”(Edward Scissorhands)正好相反,他用绕在手臂上的一条条高端布料织成豆袋椅、枕头和地毯。这个技艺引起了大量关注。

布雷纳说:“刚开始在公共场合织东西的时候,我觉得非常尴尬,但是后来我意识到它是一种与人对话的不可思议的工具。”

建筑设计网站Designboom.com发现了一个关于其创作的加速视频,后来这个视频便四处流传开来,在YouTube上吸引了约45,000次的浏览量。巴塞蒂承认,她在自学时仔细观看了布雷纳等几个人的视频。(布雷纳说:“她本来可以提一下我的!”)

采用该方法织出的围巾看上去像面条一样,这让许多旁观者感到迷惑。其中就有位网友向与巴塞蒂的视频关联的博客Lifehacker发问:“我是唯一一个觉得它看起来像一堆打成结的绳的人吗?” Lifehacker常常提供一些可提高做事效率的小技巧。

虽然大多数手臂编织爱好者通常主要只织围巾和披肩,网络评论人士建议还可采用这一技艺来编织其他东西,如毛绒动物玩偶吊床(真正的宠物可能会被宽宽的针眼缠住)、吊货网和丁字裤。

纽约时装技术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纺织品开发及营销系副教授安·登顿(Ann Denton)似乎也对这种松垮、宽隔距的编织式样感到不解。她说:“我还是喜欢麻花编织。”

然而,巴塞蒂强调她得到的都是别人的赞扬。她说:“通常大家都夸我是个天才。”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