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的丈夫做一个表现评价
792字
2020-09-10 11:23
5阅读
火星译客

老公桌子上有一大摞年终评估报告,有来自老板的,同级的,还有下属的。然后还有一份来自我的。10年前我们围绕地板上一大堆袜子开的玩笑,已成为一项年复一年的传统:我们作为夫妻的年终评估。

不管是好是坏,绩效评估长期以来都是美国企业界的一项重要活动。而在办公室外,我发现这些评估也可以为家人、好友之间的沟通开辟一条全新的通道,并且是传递小牢骚的好办法。

我认识的几对夫妻都有各自的年度绩效评估。有一对将之称为“我们的国情咨文”。另一对则是更严肃地对待他们所说的“董事局会议”,由四部分正式议程组成:私人事务、专业事务、慈善事务和精神事务。一对子女已经成年的夫妇将评估看作一项涉及全家的事务,还配备了一名心理学家,以防大家在讨论过程中动了肝火。一位朋友在解释为什么在家里搞评估活动时说:“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在同事面前比在自己家人前面更加坦诚。”

在我们自己的评估中,丈夫和我会在吃晚饭期间谈到过去一年作为夫妻所取得的“成就”、“待改进之处”、希望为来年制定的“目标”,以及为实现目标将要采取哪些“新步骤”。我们无话不谈,既说到地板上的脏衣服之类的琐事,也说到留出夫妻独处时间之类的重要目标。这些评估迫使我们关注及反思大局,并把繁忙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事情放在头等位置。

我们的评估一般在快到元旦前夜的时候进行,顺便把它当作一个新年计划列表,只不过是由对方来写的。我们通常都用一种假正经的调子来写。对于更加认真的人,一位朋友建议采用所谓的“汉堡包技巧”,也就是把评估报告写成汉堡包的结构:先是柔软的面包(和风细雨地讲些恭维话)、实在的肉块(重要批评)、生菜(转圜余地),然后用另一片柔软的面包(更多恭维话)收尾。

我们的年度评估甚至还慢慢地包括了家人和好友。所有听说过的人似乎都有兴趣试一试。这可能是因为向朋友说些琐事而又能被人接受的方式并不是非常多。评估的用处就在这里。

一对与我们关系不错的夫妇听说我们的评估仪式之后,当即要求我们给他们写评估报告,然后又反过来给我们写。看来我并不擅长遵守日程安排,放他们鸽子的次数太多。他们建议我把制定日程的任务交给老公,现在我们的月度聚会就是由他来预定的。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暂时把晚宴延后,他们就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别以为这件事不会出现在对你们的评估里面。”

一位我认识了20年的朋友在参加我们晚宴时又一次习惯性迟到,而且是非常迟。在几年前的晚宴上,我跟她说我要对我们的友谊做一次年终评估。她笑了,然后我开始做评估了:“你对我来说一直是有求必应,我也完全相信你这个朋友。我同样相信的是,每次见面你至少要迟到半个小时。”她点头微笑,领会了这些话的意识。后来她再也没有迟到过。

也不是每个人都乐于接受评估。我的建议是,了解说话对象,把握好尺度。我认识的一位女性跟一位朋友喝酒聊天,结果年终评估变成了一时兴起的指手划脚。“评估者”以正面的谈话开始,然后又对这位朋友的男友作了一番批评,自作主张地说起“待改进之处”,并鼓励她的朋友结束与男友的关系。她们的友谊再也没有恢复。有些反馈还是不说为妙。

去年我丈夫主动给我母亲写起评估报告来,一时引起大家的争议。没错,是对他丈母娘的评估。他在 诞节的早晨递给她一个信封,信封正面用粗体涂上“年终评估”几个字。脸色苍白的母亲打开了信封,读到对其母亲、外婆角色的溢美之辞时开始微笑起来。扫到底部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待改进之处:肉丸子产量低于2018年时的峰值了。

这份评估报告见效了。我们现在总是有满冰箱的肉丸子。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