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所准备,切莫冒然投资
942字
2020-09-15 12:51
16阅读
火星译客

恶性循环

由于所有颜色都被各大竞争对手所采用,七彩单车(或“七色”)选择了彩虹颜色。在这些耀眼的车身之上,该公司安装了夜光车轮,希望能够比竞争者占有更多夜间优势。2017年6月,七彩单车推出了无桩单车,加入了分布在中国各大城市的70多个共享单车初创企业行列,用户可通过智能手机应用扫描二维码开锁并支付使用。

然而,很显然当时主要是两大共享单车企业之间的竞赛—这是中国激烈创业战的典型模式。同年夏天,由顶尖高校北京大学学生于2014年创立的Ofo,将其无桩、锌黄色的自行车投入到青藏高原,使得拉/萨成为其入驻的第100个城市。Ofo的主要竞争对手膜拜单车(橙银相间),在腾讯领投中融资6亿多美元——这是全球最大的共享单车基金。两家初创企业的估值都在30亿美元左右。

如今,Ofo日渐衰败。来自单车制造商、车锁供应商以及物流公司的各类拖欠账单的起诉成倍增长。上个月,法院将年仅27岁的创始人戴维纳入信用黑名单,禁止其入住豪华酒店或者乘坐头等舱。他和他的公司欠供应商至少1.94亿元(2860万美元)。最近,有1200多万的Ofo软件用户在线上申请等候退还押金。戴维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写道,他曾考虑过破产。本月,Ofo解散了其海外部门,而该部门已经将业务拓展至从墨西哥到马来西亚的20个国家。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在中国技术经济竞争的观察者看来,共享单车竞赛似乎符合一个特定的模式。Ofo和Mobike(摩拜)的大笔投资加剧了这场地盘争夺战,它们的单车占据了许多城市,并诱导了许多风投/公司的加入。骑行半小时只需花费1元人民币(即15美分)。这种模式迅速赢得了用户。尽管这项业务因补贴大战而处于持续亏损状态,但打车和外卖应用也都曾采取过同样的模式。

据知名调研机构Counterpoint估计,Ofo和摩拜单车遥遥领先,占据了共享单车市场90%的市场份额。大部分公司都已被淘汰出局,此情此景不禁让人回忆起当年“千团大战”时的场景,那次大战是由中国几乎完全类似的共享服务公司引发,只剩下了一位身经百战的最终赢家-美团。如今,美团市值为300亿美元,主要从事美食外卖、旅游预订和其他很多服务。去年4月,美团收购了摩拜单车,打消了其初创团队对于自身财务情况的担忧。美团提交的文件显示,那时摩拜每天要烧掉近一千六百万元(人民币)。1月23日,美团宣布:摩拜单车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

言之尚早

Ofo也曾得到大公司的支强力持:小米(一家智能手机制造商)、滴滴出行(一个共享出行app)以及阿里巴巴(一家电子商务巨头)。北京大学的杰弗里•陶森认为在滴滴出行投资自己的单车业务,阿里巴巴力挺哈罗单车(一家刚兴起的初创公司)后,Ofo的困境开始显现。对其来说,这意味着强有力的舞伴已经离场。不寻常的是,Ofo和摩拜两家巨头的合并遭到了抵/制

Ofo的狂傲自大以及过度扩张显而易见。Ofo曾在一年半内融资了7轮,最终筹集到了22亿美元。当地媒体曾援引该公司内部人士的话称,Ofo筹集到的资金比预想的要多。据说该公司花费1000万请中国流行歌手鹿晗当代言人。

Ofo供应商之一飞鸽是一家位于天津,拥有80年生产经验的自行车制造商,它认为它的这个大用户增长过快。Ofo曾在一个月内预订过60万辆自行车。据飞鸽的前任高级雇员称,Ofo原本想要预订100万辆,但遭到了飞鸽的拒绝。他说:“我认为他们疯了。” 每15秒就有一辆Ofo自行车下线。

偷窃和故意毁坏会损害所有的公司。另一个创业公司—3Vbike,在几乎所有的1000辆自行车被偷后倒闭了。城市对闲置的共享单车堵塞街头越来越厌倦。2017年9月,12座城市禁止新的共享单车入城,包括北京,上海和深圳,并且禁止与其相关的广告。

在如此逆风形势下,新兴挑战者哈罗单车在OFO及摩拜之后登上第三的宝座,这着实令人诧异。最近,哈罗单车筹集到了40亿元人民币,其中有一部分来自阿里巴巴的蚂蚁金服。但是,有迹象表明哈罗单车正变得更加规范。2017年末,哈罗单车并购了一家同行,并声称其已经占据全国300个城市(它还没有海外扩张计划)。联合创始人李开逐认为,将共享单车业务与外卖及打车业务相提并论是错误的。前者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以便赢得地盘争夺战,但是,这也会导致供过于求以及巨大的浪费。

哈罗单车进入市场的时间较晚,以仅有OFO以及摩拜巅峰时期三分之一的单车数量,便使得其在大城市中广为人知。哈罗单车宣称其将在今年实现盈利,其主要盈利来源是“一元骑行”服务。约有五分之二哈罗单车位于竞争不那么激烈的二三线城市,使得其无需采取补贴就能抢占地盘。但是,该公司趾高气扬的暗示自己的领先地位,李开逐声称:“如果有收购发生,那么我们一定是吞并方。”

该文摘自商业版块的印刷版,标题为“要有所准备,切莫冒然投资”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