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盲目乐观
2780字
2020-09-04 14:31
10阅读
火星译客

今天我讲演的主题是乐观——准确的说,乐观的偏见。过去的几年中,我们都在实验室中研究这种认知错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这种乐观偏见。

我们倾向于高估生活中发生好事的几率而低估坏事发生的几率。所以我们会低估我们患上癌症,遭遇车祸的几率。在寿命和事业前景上,我们则会过于乐观。简而言之,我们过于乐观,不够现实,而且还浑然不觉。

以婚姻为例。在西方世界,离婚率大约是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说每五对夫妇中,有两对最终要闹到分割财产。但是如果你问新婚夫妇他们离婚的几率是多少的话,他们的估计是百分之零。而且就连应该对这个问题有清醒认识的离婚律师也会严重低估他们自己离婚的几率。实际上乐观主义者离婚的几率并不低,但再婚的几率比较高。用Samuel Johnson(英国作家)的话来说,“再婚是希望战胜了经验。”

结婚之后很可能会生孩子。我们都认为自己的孩子会才华横溢。顺便一提,这是我两岁的侄子Guy。我必须强调一点,用他来证明乐观偏见是一个非常糟糕的选择,因为事实上他确实拥有与众不同的才华。

我不是唯一一个这样想的人。四个英国人中有三个表示他们对自己家庭的未来感到乐观。也就是百分之七十五。不过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表示,他们认为现在的家庭比几十年前的家庭过的更好。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对自己,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家庭都很乐观, 然而对于坐在我们旁边的人,我们就没有那么乐观了,而且我们对他人和国家的命运甚至有些悲观。然而这种针对我们个人未来的个人化乐观相当顽固。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认为事情会变魔术一样莫名奇妙的顺利解决。我们相信自己拥有取得成功的独特能力。

我是科学家,我做实验。所以为了说明我的观点,我马上就和你们一起做一个实验。我会列出一些能力和性格特点,我希望你们对照这个清单思考一下,自己的每一项能力处于人群中的什么位置。

第一个是和他人和睦相处。认为自己处于最差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请举手。好的,一千五百个人里面大概有十个人举手。认为自己处于最好的百分之二十五的呢?大多数人都举手了。好的,那再考量一下你的驾驶技术。你有趣吗?你迷人吗?你诚实吗?最后一个问题,你谦虚吗?

所以多数人都认为自己的大部分能力高于平均水平。但从统计学的角度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所有人都比其他人优秀。(笑声)但是如果我们相信自己比别人更优秀,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认为自己更应该得到升职,婚姻美满,因为我们性格更有趣,更善于与人交往。

这是一个国际性的现象。我们可以在来自很多不同国家的人身上找到乐观偏见——无论他来自西方文化还是非西方文化,是男是女,是孩子还是老人。这种现象相当普遍。

然而问题是,乐观偏见对我们有益吗?有人认为没有好处。有人认为快乐的秘密就是不要期望太高。他们的逻辑大概是这样的:如果我们不期待成就什么伟业,不期待找到爱人,身体健康,取得成功,我们得不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也不会特别失望。如果好事没有到来我们却不失望,那么好事发生的时候我们就得到了一个惊喜,应该很开心。

这个理论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其实是错误的,原因有以下三点。第一: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期望高的人都更加快乐。因为无论是失恋还是当选每月员工,我们感觉如何取决于我们如何解读这一事件。

心理学家Margaret Marshall和John Brown完成了一项以期望值各异的学生为对象的研究。他们发现,当拥有高期望值的人成功的时候,他们认为是自己的能力造就了这样的结果。“我是天才,所以我得到了A,因此我以后也会一直得A。“ 失败了也不代表他们愚蠢,不过是考试恰巧不公平而已。下一次他们一定会考好。期望值低的人的思维正好相反。失败是因为他们笨,成功则是因为考试恰巧特别简单。下次他们就没这么幸运了。所以他们的感觉更糟糕。

第二:无论结果如何,心怀期待的感觉就让我们感到快乐。行为经济学家George Lowenstein请他的学生想象和一位名人激/情接吻,任何名人都可以。然后他问,”如果立刻就得到和名人接吻的机会,你愿意付多少钱?三小时后呢?二十四小时后呢?三天后呢?一年后呢?十年后呢?“ 他发现,三天后接吻,而非立刻接吻,价码最高。他们愿意为等待承担额外的费用。他们不愿意等一年或者十年;没人希望亲吻一个人老珠黄的名人。不过三天似乎就是最合适的等待时间。

为什么呢?如果立刻就得到这个吻,美妙的时刻马上就结束了。如果你三天后才会得到这个吻,这三天你都会因为期待而惴惴不安,因为等待而激动不已。学生们希望能有时间想象接吻的方式和发生的场景。期待让他们感到快乐。

顺便一提,相较于周日,人们更喜欢周五也是同样的道理。这个现象非常有趣,因为周五是工作日,周日是休息日,所以人们似乎应该更喜欢周日,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这并不是因为大家都喜欢呆在办公室里,不能忍受在公园散步或者享受一顿慵懒的早午餐。这一点我们都明白,因为如果你问普通人最喜欢一周之中的哪一天,不出所料,星期六最受欢迎,其次是周五,再其次才是周日。人们喜欢周五是因为周五会让你对眼前的周末以及你的周末计划充满期待。而周日你所能期待的只有新一周的工作。

所以乐观主义者认为未来还有更多的亲吻的机会,更多在公园里散步的时间。这种期待会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事实上,如果没有乐观偏见,我们都处于轻度抑郁的状态。轻度抑郁的人展望未来的时候没有偏见。事实上,他们比健康的人更加现实。但是严重抑郁的人有悲观偏见。所以他们眼中的未来比实际更糟糕。
 

因此乐观可能改变主观现实。我们对世界的期待改变我们对世界的看法。但它也会改变客观现实。是一种可能因为人们的主观想法而客观实现的预言。这也就是降低期待不会让你快乐的第三个原因。对照试验表明,乐观不仅与成功有关, 更是成功的诱因。在学术界、体坛和政坛,乐观能都带来成功。也许乐观带来的最出人意料的好处就是健康。对美好未来的期待可以舒缓压力、缓解焦虑。

因此,乐观益处多多。然而对我来说最令人困惑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在现实面前保持乐观的心态?作为一位神经学家,这个问题尤其难以理解,因为根据现有的理论,如果期望没有成真的话,人会做出相应的调整。然而我们的发现却不是这样。为了了解这一切的原理,我们请普通人走进实验室参与实验。

我们请他们估计自己在生活中经历各种不幸的几率。比如,你得癌症的几率是多大?然后我们告诉他,和他各方面条件相似的人经历这种不幸事件的平均几率。比如说,得癌症的几率是百分之三十。然后我们请他们再次估计自己患病的几率, “你得癌症的几率是多少?”

我们希望了解的是人们是否接受我们给他们的数据并调整他们的想法。他们确实这样做了——但主要是在我们给他们的数据优于他们自己估计的情况。因此,比如如果一个人说,“我得癌症的几率大约是百分之五十,” 然而我们告诉他,“嗨,好消息。平均几率只有百分之三十,” 下一次再问他的时候他会说,“那么我患病的几率大约是百分之三十五。” 所以他们快速高效的接受了信息。但是如果有人开始说,“我患癌症的几率大约是百分之十,” 然而我们告诉他,“嗨,坏消息。平均患病几率是百分之三十,“ 第二次被问到的时候他会说, “好。我还是觉得在百分之十一左右。”

因此他们并不是完全不接受新信息——他们只是更愿意接受 有关未来的积极乐观的信息。他们没有忘掉我们提供的数据;每个人都记得患癌症的平均几率是百分之三十左右,离婚率是百分之四十左右。但他们不认为这些数据与自己有关。

这意味着,此类预警信号的功效有限。是的,香烟是一大杀手,但只有其他人会因抽烟丧命。

我想了解的是人脑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我们无法把预警信号与自身联系起来。但是,如果我们听说房地产市场很火爆, 我们就会认为:“哦,我房子的价值肯定会翻番。” 为了了解其中的原理,我请实验参与者躺在脑部成像扫描仪中。看起来就像这样。通过功能性核磁成像,我们可以而找到大脑中对积极信息作出反应的区域。

左额下回就是这种区域之一。因此如果有人说,“我患癌症的几率是百分之五十,” 而我们告诉他,“嗨,好消息。平均几率是百分之三会,“ 左额下回就会有明显的反应。无论你是极端乐观、一般乐观还是轻度悲观, 无论你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还是伍迪·艾伦(Woody Allen),每个人的左额下回都运转正常。

在大脑的另外一侧,右额下回负责对坏消息做出反应。问题就是出在这里:右额下回没能尽忠职守。你越乐观,这一区域对意外的消极信息的反应就越迟钝。如果你的大脑无法接受有关未来的坏消息,你对世界的看法一直都会比实际美好。

因此,我们希望进一步了解,我们可以改变这种现象吗?我们时候可以通过干涉这些区域的脑部活动来改变人们的乐观偏见呢?我们确实有办法做到。

这是我的合作伙伴Ryota Kanai。他正在将微小的磁脉冲通过研究参与者的头骨传达到他们的额下回。这样做他可以影响该区域的脑活动大约半个小时。此后一切恢复正常,我保证。

现在我们来看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首先,这是一般的偏见水平。如果我现场测试你们,你们接受的好消息就比坏消息多这么多。现在我们干扰接受消极信息的区域,乐观偏见就变得更加严重。我们加重了人们处理信息时的偏见。然后我们干扰接受好消息的区域,随后乐观偏见就消失了。这样的结果让我们十分震惊,因为我们可以去除一种根深蒂固的人类偏见。

至此我们停下了脚步并扪心自问, 将乐观偏见彻底摧毁是一件好事吗?如果可以实现,我们要夺走人们的乐观偏见吗?我已经向你们介绍了乐观偏见的种种好处, 你们可能觉得它不可或缺。当然,乐观偏见也有它的缺陷, 而且忽略这些缺陷是十分不明智的。

比如,一位来自加州的消防员给我发来这样一封电子邮件。他说,”针对消防员的死伤调查,常有这样的记述‘我们没有想到火灾中会出现这种情况,’ 然而事实上根据当时已有的信息 已经可以做出安全的决定了。“这位队长希望用我们有关乐观偏见的研究结果向消防员们解释他们思考模式背后的原理,让他们意识到人类的这种乐观偏见。

因此不现实的乐观可能导致高风险行为、经济崩溃、计划缺陷。例如,英国政府承认乐观偏见会让人低估各种项目所需耗费的金钱和时间。他们考虑乐观偏见以后调整了2012年奥运会的预算。

我的一位朋友几周以后就要结婚了,他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调整了婚礼的预算。顺便一提,当我问他,他离婚的几率大概是多少时,他说他坚定的相信是百分之零。

所以我们所真正需要的是在不成为乐观偏见的受害者的同时,保持内心充满希望的状态,享受乐观带来的种种益处。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知识是这个问题的关键。我们不是生来就对人类的种种偏见有深入的认识,科学研究可以帮助我们识别这些偏见。不过好消息是,认识乐观偏见并不会破坏这种错觉。就像视觉错觉一样,明白原理并不会消除错觉。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可以找到平衡,制定计划和规则不让自己成为不切实际的乐观的受害者,但同时保持内心充满希望的状态。

我认为这幅卡通画很好的展示了这种观点。如果你是上面那些悲观的企鹅,根本不相信自己可以飞翔,那你肯定永远也飞不起来。我们必须有能力想象与现实不同的未来,相信我们的构想能够实现,才能真正取得进展。但是,如果你是一只极为乐观的企鹅,听天由命的直接跳下悬崖,落地的时候场面恐怕不大好看。然而如果你是一只相信自己能飞的乐观企鹅又背上了一个降落伞,以防事情的发展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顺利,你就会如雄鹰一般遨游天际,尽管你不过是只企鹅。

谢谢。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