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的微信时刻
1188字
2020-09-06 22:12
24阅读
火星译客

它将围绕把基于社交网络的信息服务转变为类似中国某款大型应用的平台而展开

马克·扎克伯格喜欢在空闲的时间跑跑步。2016年,Facebook的老板曾承诺要一年跑步365英里的行程,并在7月超前完成了此项挑战。他不练习武术,但他那种些许令人不安的姿态可能会让你误认为他是一位深谙合气道之类的大师。这一猜测是合理的,因为在扎克伯格的职业生涯中,他正试图将自己应付竞争对手的精力转向这类活动。

三月初,当他宣布Facebook将遵循“一个注重隐私的社交网络愿景”,就连公司也无法窥探其加密信息,观察家们将其解读为一种防御之举。有些人在这个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平台因滥用隐私引发公愤上后知后觉。另一些人则认为,正如一些美国政客所要求的,该计划归并即时通讯服务(主要是Messenger和WhatsApp这两大应用),其目的是使Facebook公司更难拆分。由于该公司的所有内容都不再开放阅读,因此其他人仍然只好暗中耍花招,以逃脱追究暴力用户内容的责任。

上述三种原因或许都产生了一定影响。然而,Facebook的“隐私转向”或许更应该被认定为用合气道般的方式打击诋毁者气焰,扭转局势。今年4月30日,扎克伯格在美国圣何塞举行的公司年度开发者大会上的演讲也解释了这一点。他非但没有退却,反而在为一场新的较量做准备,即以信息传递为中心重塑社交网络。“未来属于私密化,”他雄心勃勃地宣称道。他似乎急于把Facebook打造为西方版的微信,尽管他可能不会公开承认这一点。微信在中国是一款用于传送消息的应用程序,包含一系列移动服务,从付款到向法院提交文书的工作,微信简直无处不在——虽然他近日承诺只将用户信息存储在尊重法治的国家,这也是在含蓄地承认他已经放弃了中国市场。因为在中国,政府监管人员要求外国公司必须将其所有数据保存在本地。

Facebook老板扎克伯格敏锐地洞见,该公司的核心业务正趋于成熟。除去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因Facebook侵犯隐私而开出的30亿美元罚款,其营业利润率仍高达42%,足以令科技同行们眼红称羡(见本文)。Facebook最新季度的收入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6%,超过150亿美元。但其用户增长趋势正在放缓。在一些发达国家,用户增速甚至已经降至零点,这一现象在欧洲国家尤其明显。年轻人偏爱更加“亲密”或“时长不长”的社交媒体,比如开创了“故事”版块的Snapchat,里面的消息和图片24小时后会被自动清除——Facebook也效仿了这一点。如今,Instagram、Messenger和WhatsApp上的5亿多名用户每天都会发布故事。

扎克伯格预计,将Facebook从“公共城镇广场”变成数字“客厅”的计划会持续进行;“故事”版块的内容可能不久就会超过Facebook上发布的新闻数量。该公司计划根据拥有安全短信服务的WhatsApp量身打造这项业务。WhatsApp能让用户联系到彼此,支持线上及实体店付款或购买一系列在线服务——或许某天使用Facebook自己的货币也能支付。基于这样的考虑,在西方国家,WhatsApp可能会随着自身发展成为人们不可或缺的工具,正如微信在中国那样。

新平台的部分功能已经构建完成;WhatsApp正在印度测试其支付服务。至于其他的,比如Instagram新增的购物功能,已在圣何塞运行。所有这些加起来还不足以拼凑成一项成熟的商业计划。但扎克伯格对Facebook的愿景已初步成形。相比Facebook初期,今年34岁的他更加谨慎,当时他不得不恪守如今人们深恶痛绝的“快速行动,打破常规”这一训令,但同样心思缜密。

不过谨慎点也好,因为“平台转换”是很棘手的难题。微软没能预见到智能手机的到来,而Facebook本身也基本错失了移动应用的崛起。要想成功,它必须扫清许多障碍。首先是技术上的障碍。Facebook希望Instagram能让其用户直接向WhatsApp上的朋友发送消息。但对于程序员来说,为上述服务创建一本容纳总计27亿用户且源代码各不相同的公用电话簿绝非易事。有传言称,扎克伯格的一位高级副手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已于3月份从Facebook离职,因为他认为这项工作根本无法完成(本周,考克斯宣称自己是因为与扎克伯格“对艺术的理解存在分歧”而不得不离开)。

Facebook面临的第二项挑战来自经济层面。微信可能会成为智能手机的首选平台,因为中国各大应用商店都并非独擅其美。Facebook必须与苹果及谷歌等现有企业争夺这一机会。鉴于个人的算法无法查看加密信息,自然也不能针对小范围人群定向出售广告,因此新平台就得寻找一种全新的赚钱方式。尽管微信被广泛使用,但它并非一颗摇钱树(其所有者腾讯的大部分收入来自网络游戏)。Facebook需要新的收入来源才能维持其丰厚的利润,例如向联系用户的企业收取费用,或者像信用卡发行商那样从每次消费中抽取提成。

最后一点,隐私与竞争问题彼此交织。尽管扎克伯格近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发文恳请政府对脸书等社交媒体采取监管措施,但他承认很多人还是对Facebook在此事上的诚意嗤之以鼻。该公司表示将继续收集海量数据。通过整合这些行动与相关应用程序,主导通用社交网络的Facebook将反过来转而控制私人通讯服务。这使经验丰富的竞争监管者们回想起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做法,当时微软公司曾试图将其操作系统与网络浏览器相捆绑以控制网络空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由其引发的问题越来越值得担心:毕竟任何国家都不希望哪家公司成为整个社会实际上的操作系统。

Facebook表示,由于它免费提供服务,因此算不上敲诈用户。它可能会解释称,单一的主流社交网络比一众小型网络更易于监管,同时具备更强大的资金技术力量,从而能保护用户免受不健康内容的干扰。而且这个新平台将会是对抗微信的壁垒,以防微信可能成为中国从西方世界获利的工具,中国政府的监管也随之而来。

确实,扎克伯格在《华盛顿/邮报》上发布的这篇文章看似是为了实现21世纪版《金斯伯利承诺》——1913年,当时垄断国家电信服务的美国电报电话公司表示接受政府的监管并同意转让其部分业务,条件是摆脱国有化或被分拆的命运。区别在于,相比美国电报电话公司,Facebook的商业版图并不仅限于本国市场,它的业务范围也越来越广,从广告到金融产业无所不包。它将不得不与政客、监管机构以及竞争对手角力。如果如此庞大的反对势力联合起来,那即便是最有天赋的合气道大师或许也难以应付。

该文摘自财经版块的印刷版,标题是为“扎克伯格的微信时刻” (2019年5月2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