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独角兽公司身陷困境
1107字
2020-09-11 23:47
11阅读
火星译客

投资界通常用动物来描述商业世界,诸如“熊、牛、鹰、鸽、狗”等。如今,独角兽专指市值超过十亿美元的私营科技企业,其实力雄厚、世界一流,堪比奇迹。下月,优步上市融资100亿美元,届时成为本年度最大首次公开募股(IPO)。优步将成为美股第三大IPO科技公司,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脸书。来福车(Lyft )已经上市,拼趣(Pinterest )在《经济学人》付印之际正准备上市。爱彼迎(Airbnb)和众创空间(WeWork) 可能紧随其后。中国去年兴起一波IPO浪潮,至今势头仍盛。这些科技公司产品新潮,拥趸众多,总估值逾千亿美元。这些公司和背后风险投资人在股票高位时,纷纷向互惠基金与大众养老金兜售股票。然而,这些科技独角兽企业商业模式有问题。

正如本周报道:十几家已上市(或是拟定上市)的独角兽公司去年合计亏损140亿美元,累计损失高达470亿美元。这些独角兽企业有的经营打车服务,有的提供办公租赁,经常大幅打折,以期营业额飞速增长。这样做无非出于硅谷“闪电式扩张”信条,征服“赢者通吃”的市场。通俗来说就是在市场中迅速攻城略地,之后从中淘金。

但有些独角兽公司在规模经济和行业门槛上有所欠缺,与创始人宣称的并不相符。同时,政府监管一加强,科技公司的发展速度和创新力度受阻。投资者们应该要求降低这些独角兽的上市价格或者避其而远之。科技公司创始人和其投资者应自我复盘,在发展公司和将创意商业化方面,哪些做法得不偿失。

现今的行业环境盛产独角兽公司,这在25年前根本无法想象。在1994年,流入风险投资领域资金仅有60亿美元,投资规模也仅有几百万美元。亚马逊在1997年首次公开募股之前,所筹风投资本也仅1000万美元。三大因素带来革新:云计算,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兴起,初创企业得以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扩张,飞速发展壮大不再是难事。银行长期低利率,投资者们竞相将资金投入市场追求投资回报。还有一小撮像谷歌、脸书、阿里巴巴以及腾讯这样的明星公司发展得如日中天,不难看出,取得巨额财富的秘密在于广阔的市场,高额利润,天然的市场垄断地位,有限实物资产和宽松的监管。一夜间,科技公司这种屡试不爽的法宝运用在各行各业,即疯狂烧钱来加速企业发展。

毫无疑问,科技独角兽比2000年的科技泡沫中“火鸡”更有实力。比如宠物网(Pets.com )公司在上市后短短10个月便宣告破产。如今,打车应用比出租车更方便,外卖送餐方便快捷,流媒体音乐比下载的音乐体验更佳。正如谷歌和阿里巴巴,独角兽公司坐拥众多用户。独角兽公司将IT业务外包给云计算服务提供商,如此一来核心业务不必依赖实体资产。正如有关IPO资料显示,独角兽公司销售业绩增长迅速。

最令人担忧的是,这些科技公司的亏损并非是壮大过程中必经之痛,而是由于市场环境竞争激烈和顾客群体鱼龙混杂。在关键的数字垄断领域,网络用户越多,网络对个体用户的价值越大,脸书在社交网络中的市场份额达67%。独角兽公司发展动力仍然令人唏嘘不已。用户尽管享受补贴,但在使用拼车服务时不会对一家公司死心塌地。来福车(Lyft)市值相比上市时蒸发逾20%,就不足为奇了。至于租赁办公室、办公桌,也不是只有众创空间一家。独角兽公司还要与资金雄厚的新生代对手和根生蒂固的老牌公司竞争。2018年上市的Spotify 公司在美国流媒体音乐行业占有的市场份额为34%,如今正与苹果公司正面交锋。

独角兽所在领域的市场竞争激烈,即使销售业绩增长快速,但利润不可能持续增加。公司管理者担心流失客户,不敢削减巨额的市场营销开支。许多公司为了从用户口袋中捞钱,竞相发布一系列配套产品。独角兽公司的商业模式没有足够深的护城河,因此长久受到一个问题困扰——如果优步(Uber )投资大约150亿美元,结果价值增长达1000亿美元,为何Uber的竞争对手不碰碰运气,老牌巨擘不会受此诱惑进来分羹?

外部压力也会令科技公司进行闪电式扩张尤为艰难。早期的科技公司遵守的规则少之又少——当时监管者还没有互联网这个概念——所以这些科技公司可以随心所欲开疆扩土,后面再补受惩罚。独角兽公司也纷纷效仿:爱彼迎(Airbnb )避开酒店税收;Uber也绕开了出租车牌照规则。如今,国家对此反应十分激烈,比如国家对数字领域产业征税,出台有关数据和内容信息的法律。独角兽公司投资者通告中有几页专门介绍他们所面临的法律风险和严苛的监管风险。

这些法律监管益于消费者,到处都是免费的午餐;十几家独角兽公司对消费者补贴一年就有200亿美元。但是在像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这些科技领域的制高点仍然被垄断,独角兽至少在其他领域领域创造竞争。

同时投资者应该保持冷静理性。人们总想将谷歌和阿里巴巴的成功模式套用到迥然不同的科技公司上。事实上,独角兽面临旷日持久的消耗战,利润微薄。最终,身陷困境的公司可能会被收购。随之产生另一风险:绝大部分独角兽公司限制外来投资者投票权(Uber是个例外),许多独角兽公司也有“毒丸计划”,虽然防止公司被收购,但如果没有盈利之道为IPO估值背书,则难以吸引投资者出手。

硅谷和中国繁荣喧嚣的科技中心(独角兽想法诞生之地)又如何呢?如今,数以十亿计的美元正流向风险投资领域、科技公司创始人和员工。通常人们会问用这些资金购置多少豪宅,发起多少作秀的慈善项目和个人投资项目。这些资金如何回笼,继续投资其他科技公司,这个问题迫在眉睫。靠烧钱占领市场的闪电式扩张模式正江河日下。继独角兽之后,未来初创公司必须迭代升级为新物种,不务一时空名。

该文摘自领袖板块的印刷版,标题为“科技独角兽公司身陷困境”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