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1744字
2020-09-02 23:21
14阅读
火星译客

当我们看到一个陌生人或者一个邻居走过的时候,我们会寒暄几句。我们会说:“你好。最近怎么样?今天天气很好。你感觉怎么样?”这些听起来并没有什么意义对吧?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这样的。

它们没有任何语义学上的意义。与你今天的感觉或者天气状况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它们带有其他意义。它们拥有的是社交意义。我们说那些话的时候传递的意思是:我看到你了。

我热衷于与陌生人交谈,我和他们进行眼神交流,语言交流,我提供帮助,倾听他们。我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各种各样的故事。大约七年前,我开始记录我的经历,希望借此找出这种喜好的原因。

我从中发现了一些很美好的东西,几乎称得上是颇具诗意。这些都是含义深刻的经历。是意想不到的的喜悦。是真诚的情感联系。是释放自我的瞬间。

比如有一天,我站在街口等绿灯,我是一个纽约客,所以那意味着我实际上是站在马路边的雨篦子上,就好像我因此能够快一些过马路一样。我身边站了一个老年人。

他穿着一件长大衣,戴着一顶老年帽,看起来就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他对我说,“不要站在那里,你可能会消失的。”这听起来很荒谬,是吧?但是我照他说的做了。向后退了一步回到人行道上。

他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说:“很好,谁知道呢,可能我转个身,然后嗖的一下你就消失了。”这听起来怪怪的,但却让我感觉特别好。他是那么热情,并且因为“挽救”了我而感觉那么开心。我们建立起了小小的联系。

有那么一会儿,我觉得我的存在被人注意到了,并且我是值得被拯救的。但让人遗憾的是,在世界的很多地方,我们受到的教育让我们相信,陌生人都是危险的,我们不能相信他们,因为他们可能会伤害到我们。

但是大多数陌生人并不危险。我们在他们身边会感到不安,是因为不了解他们的背景。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意图何在。所以我们依赖于“陌生人”这个范畴,而不是自己的觉察力和决策力。

我有一个四岁的小孩。当我在路上与别人打招呼时,她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她问:“我们认识他们吗?”我说:”不,他们是邻居。”她问:“他们是我们的朋友吗?”我回答:“不,但是我们应该为人友善。”

每当我对她这样说的时候,我都会反复思量,因为我真的是这样认为的,然而作为一名女性,我尤其知道并不是每一个陌生人都有好的企图。对别人友善是好的,而学习判断何时不该这样也是对的,但不管哪一种,都不意味着我们要对他们心怀恐惧。

依靠感觉而不是恐惧可以为我们带来两个巨大的好处。第一个好处在于,这样做能够使我们解放自我。想一下,依赖自己的觉察力而不是已有的“陌生人”范畴,的确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分类是我们大脑惯用的伎俩。对于人这一分类来说,这对学习了解他们 是某种意义上的捷径。

我们看到男性、女性、年轻人、老年人、 黑种人、黄种人、白种人、陌生人、朋友……然后我们就运用在那一分类之下的信息。这种方法很快捷,很简单,也同时带来了偏见。这意味着我们没有把人们看作单独的个体。我认识一位经常在中亚和非洲独自旅行的美国研究员。

她进入那些城镇的时候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她和别人没有任何联系。就是一个外国人。她的生存法则是:让一个陌生人把你当作一个真实存在的独立个体。如果你能做到这样,其他人也就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注意到你。

凭自己感觉的另外一个好处与亲密感有关。我知道把陌生人和亲密感放到一起听起来有些有悖直觉,但是这些快速的互动可以带来一种被社会学家们称作“短暂亲密”的感觉。所以这是一段有情感共鸣和意义的短暂经历。

这就是那位老人将我从雨篦子的“死亡陷阱”中“拯救”出来之后,我得到的那种美妙的感觉;或者是在我乘火车上班与别人交谈时感觉自己是社群的一份子。有时候还会更进一步。

研究表明,人们通常对陌生人敞开心扉相比对家人和朋友要更容易一些——人们经常觉得更容易被陌生人理解。

媒体十分悲观地报道了这一发现,将其称作:“陌生人之间的交流要好过配偶之间!”这标题很抢眼,不是吗?

但我觉得他们完全没有抓住关键点。研究的核心是陌生人之间的互动有多重要;这种特殊的亲近能够提供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就像我们需要朋友或者家人一样。

那么为什么我们和陌生人能交流得如此顺畅呢?这当中有两个原因。其一在于这是一个快速的互动,并不会涉及到任何后果。对以后再也不会见到的人坦诚相见并没有特别难,对吧?这样说得通。第二个理由要有趣得多。

我们对亲近的人存在偏见。我们期待他们理解我们。我们默认得到了他们的理解,也期待他们会站在我们的角度思考。假设你在参加派对,你无法接受你的朋友,或者是配偶,竟然没有注意到你想要早点离开。

你会想,“我向你使过眼色了。”对待陌生人的时候,我们就需要从零开始。我们要讲清前因后果,我们会解释都有哪些人,以及我们对他们的看法;我们会解释清楚笑点在哪里。猜猜结果是什么?有时候他们确实能更好的理解我们。

好的。现在我们知道与陌生人的交流关系重大,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会遵循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矩,这些规矩会因为你所在的国家和文化背景有所差异。

在美国大多数地方,公共交流的底线是我们要维持礼貌和隐私的平衡。也就是我们说的“礼节性疏忽”。想象两个人在街道上面对面走近。他们会远距离观察对方。

这是礼节,是对他人的认可。但是随着他们走近彼此,他们会移开视线,目的就是给对方一些个人空间。在其他文化中,人们会尽力避免跟其他人有任何接触。

丹麦的朋友告诉我,很多丹麦人不愿意和陌生人讲话,以至于他们宁愿坐过站也不愿意对别人说“借过”,好腾出地方让自己下车。他们只会通过故意移动背包和肢体语言来告诉别人他们需要借过,而不是用简单的两个单词。

在埃及,有人告诉我,无视陌生人是十分没有礼貌的做法,并且有很多关于友善的文化。陌生人之间可以分享饮用水,或者如果你向当地人问路,他们很有可能会邀请你到家里喝杯咖啡。

只有当这些规矩被打破的时候,或者我们在新环境中想要入乡随俗,才会注意到这些本来习以为常的规矩。有时候稍微破坏一下规矩就可以发现正确的举动。万一正确的举动并不是那么明确,我很希望你们能这样做。

可以试着这样寻求帮助。找一个和你在进行眼神交流的人。有眼神交流是一个很好的信号。你首先要做的是微微一笑。如果你在街道上或是走廊里与人擦肩而过,微笑一下,看看会发生什么。

另外要做的一件事是三角评估。在这个三角形中有你,一个陌生人,以及一件你们都能看到或者评价的物品,比如说一件艺术展品,或者是在街道上传教的人,或者是衣着滑稽的人。试试看。对第三件事情稍加点评,看能不能开始一段对话。

另外个技巧我称它为"关注"。一般在这种情况下要赞美别人。我十分注意别人的鞋子,虽然我现在并没有穿特别抢眼的鞋子,但是总的来说,鞋子都是很棒的。而且一般在赞美的时候都是比较中立的着眼点。人们总是愿意就他们的靓鞋多聊几句。

你可能已经体会过了爱犬原则或者是婴儿原则。和街道上的陌生人聊天可能会很尴尬——你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回应你。但你总是可以对他们的宠物狗或者是小孩讲话。宠物狗或者是小孩就是那个人的社交引线。通过他们的反应,你可以判断出他们是不是愿意多聊几句。

我最后想要挑战各位的一点是关于能否开诚布公。这是非常示弱的行为,但同时也会带给你极大的回馈。所以下一次,当你自在地与陌生人聊天的时候,告诉他们一些真实的事情,说一些很私人的话题。你可能会感受到我提到的那种被理解的感觉。

有时在交谈的时候,有人问我:“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或者“他住在哪里?”有时候我会对他们完完全全讲真话,也就是我爸爸在我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每当那种时刻,他们也会向我分享他们过世的亲人的故事。

一般来说,人们愿意彼此敞开心扉,对陌生人也不例外。所以总的来说,当你在与陌生人聊天的时候,你通过介绍自己的经历,对自己和别人的生活进行了非常美妙的打扰。你们建立起了未曾预料过的联系。如果你不与陌生人交谈,你就错过了所有那些美好的经历。

我们花费了很长时间教导我们的孩子如何对待陌生人。如果我们能花更多时间教教自己呢?我们能够终止无数的猜忌。我们能够创造一个改变的空间。

谢谢。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