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以为他们是谁?
818字
2020-08-02 22:56
19阅读
火星译客

日本人仍然对自我认同感感到不安

明年夏天当东京举办奥运会之际,日本将会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这个国家非常清楚这一点。几乎没有一个星期是不提到即将到来的奥运会的。从限制一次性使用塑料到改变日语名称的英文书写方式,这一观点被广泛用于争论。这个国家不习惯成为瞩目的焦点。日本的反应暴露了它的不安全感,尤其是因为日本已经不再是1964年举办夏季奥运会时的科技引领者了。

所有国家都在思考他们自己的认同感,但是日本比很多国家要认真多了。“ 日本性”——“ 关于日本人的理论 ” ,一个完整的文学流派—— 致力于研究如何定义这个国家以及作为日本人意味着什么。当地人和外国人都勇敢地试图找到答案。                          

从历史上看,日本的身份尤其令人担忧,这是因为人们对日本民族的独特性和优越性抱有一种恶毒的看法。传统主义者曾经把日本人看作是被选中的民族(有些人现在仍然这样认为)。根据他们的说法,天皇是太阳女神的直接后裔(即使战后秩序剥夺了他的神性)。这一想法助长了日本对亚洲部分地区的殖民,也激励了日本军队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

日本在那场战争中的失败,以及美国随后对日本的军事占领和削弱,摧毁了这种认同感的力量——也摧毁了这个国家的自尊。日本转而寻求并发现了一种新的阐述::自1945年以来,日本人民的集体努力已将该国转变为一个具有强大经济实力的发达国家,其核心是和平主义。

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日本经济泡沫破裂,经济增长缓慢,经济倒退回二十年前。日本在战后阐述的新版本中寻找一种安慰:它的克服逆境和复苏的能力,体现在2011年福岛核灾难后的恢复能力上。东京早稻田大学的David Leheny认为,如今的日本把其在战后复苏能力视为作为日本人的核心意义。

但日本认同感内部矛盾的加剧了它的不安全感。它既想表现突出又想融入。它努力想成为一个发达的,受全世界尊敬的国家,但不令人害怕。它受到亚洲和美国在同等程度上的影响。日本取得了其他富有的国家的尊重,但是它是这一个俱乐部里面一个不安分的成员。不像德国,它从未充分考虑过自己的战时历史。

日本的社会同质化正在迅速减少,这也威胁到了它对自身的认识。喜欢工作一辈子的工薪族的模式已经瓦解。作为社会基石的家庭,有了很多种形式。现在在日本生活和工作的外国人数量创造了历史记录。匹兹堡大学的社会学家桥本秋子认为,这些改变暴露了日本人的同质性和团结性的说法最初是多么的夸大。

这让一些人感到害怕。顽固的修正主义者,包括一些与首相安倍晋三关系密切的人的反应是回顾过去。他们受过去辉煌的鼓舞,谈论着要让日本再次变得伟大,尽管过去的辉煌经常是一种虚假的辉煌。一些人正在推动修改1947年由美国起草的宪法,特别是要使日本成为一个正常的军事大国。另一些人则专注于将神圣的皇帝和神道宗教重新置于日本身份的核心地位,尽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1868年明治维新制定的,为了建立一个现代立宪主义国家的目的而重塑传统。

从那时起,日本实际上非常善于改变。它采取了西方的经济、军事和政府组织的形式,目的是为了对抗西方帝国主义。在日本二战战败后,日本从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家转变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从战争狂热分子转变为爱好和平的国家——自二战结束以来,日本从未因愤怒而发射过一枚子弹——这是非同寻常的。

如今,它身份的两面性让它变得很有趣,不断增长的外国游客数量就是证据。其他国家梦想着遇到日本的问题。它对人口结构变化的担忧,对不再冒火的经济的担忧,以及对其在世界上相对不那么显眼的角色的担忧,与它早期面临的挑战相比,根本不值一提。日本本身的实力仍然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篇文章出现在印刷版的亚洲板块,标题是“ 他们以为他们是谁 ” (2019年7月27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