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口袋银行”
1740字
2020-08-01 18:18
11阅读
火星译客

年轻人和他们的手机正在动摇银行业

“客户服务将可能得到更好的改善。”海伦·乔伊斯这样说道

彭玉霞说:“我开始做这项生意是因为我自己就喜欢奶茶。”她在上海西南方向200公里外的杭州,开了一家名为“Meet the cow”的奶茶店,向路人出售这种名为珍珠奶茶(以木薯为原料)的热饮,并越来越多地售卖给那些在手机上预订的顾客。最近,她签约参加了中国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金服(AntFinancial)运营的一个小企业项目(该公司总部就在附近)。现在,用户可以在蚂蚁旗下的支付应用——支付宝(Alipay)上提前订购。而她观察到,使用支付宝付款的总人数已经从每天50人左右上升到接近70人。她说,付款是通过扫描二维码(快速响应码)来支付的——她说,这样做十分容易,以至于在隔壁做足疗的妈妈可以让孩子拿着手机来完成订单。

在杭州的另一个地方,曾平恩自豪地环顾着他的电动摩托车店。网商银行(蚂蚁金服旗下的数字银行)的一笔贷款为他提供了重新装修店面的资金。申请贷款只花了几分钟,他说:“点击了几下手机屏幕,我就拿到贷款了。”他可以在方便时支取和偿还资金;而相当于一天几元的利息对他来说“很容易负担得起”。由于中国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的银行大多只贷款给企业,如果没有网商银行的贷款,他就不得不用花言巧语从朋友那里借钱了。“电动摩托车商店正在变得越来越时尚。”他说,“如果我不翻新店面,我将会输给竞争对手。”

蚂蚁金服起源于支付宝。支付宝成立于2004年,当时的阿里巴巴是一个新兴的电子商务网站,旨在让在线支付变得更便捷。随着阿里巴巴的发展,其支付部门开始允许个人与个人之间的转账,随后允许在实体店进行消费支付。支付宝于2011年从阿里巴巴分离出去。2014年,小微金服更名为蚂蚁金服(AntFinancial),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公司之一。最近的最新一轮融资(去年)的估值高达1500亿美元。阿里巴巴持有其33%的股份。

支付宝与其主要竞争对手微信支付(位于中国主要的即时通讯应用微信内)一起,改变了中国的商业和日常生活。它们的存在使中国能够跳过信用卡和借记卡,直接使用二维码进行移动支付。所有事都可以在他们的应用程序中完成,包括购买机票、火车票和电影票、打车、付电费、订外卖等等。

在过去五年里,蚂蚁金服的业务范围已经超越了支付业务,扩展到其他金融服务领域。2013年,该公司创立了余额宝(“备用宝”)。这是一种通过将支付宝余额存入货币市场基金来获取利息的理财方式,人们只需点击,便可即取即用。截止2018年3月,该基金拥有人民币1.7万亿元(约合2500亿美元)的资产,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

2015年,蚂蚁金服开始提供循环消费信贷服务。次年,它成立了网商银行,利用支付宝数据为小微企业贷款设定利率和信贷限额。同年推出的“蚂蚁财富”(AntFortune)为投资者提供了进入余额宝的机会。余额宝目前拥有货币市场基金和来自近30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一系列财富管理产品。

在过去几年里,中国的相关监管机构对蚂蚁金服的快速增长感到震惊,试图放慢它的发展脚步,对支付宝内部的转账设定每日限额,并对进出余额宝的交易设置上限。海外的监管机构也限制了蚂蚁金服的雄心壮志。去年,美国的投资甄别委员会阻止了蚂蚁金服对汇款公司MoneyGram的收购计划,因为这将使其在全球拥有35万家零售店,并在美国这个最大的金融服务市场站稳脚跟。

这些挫折迫使人们重新展开思考。在国内,蚂蚁金服的高层现在目前正在谈论通过支持现有客户来寻找新客户,并在技术上变得更加灵活。它的海外计划也被缩减了。它目前的工作重心是让中国人能够在国外使用支付宝(现在可以支持在54个国家和数十万家商店使用支付宝),并扩展到发展中国家。蚂蚁金服现在在孟加拉国、印度、马来西亚、墨西哥、菲律宾和泰国等国的数字支付公司拥有股份或与其构建合作伙伴关系。“我们认为我们的角色是为无银行账户和非银行用户的人们服务,”其总法律顾问陈磊明表示。

蚂蚁金服令人眼花缭乱的增长既是中国社会生活发生重大变迁的原因,也是其后果:发展、城市化和有消费需求的庞大中产阶级的出现。但同时它也体现了金融服务更广泛的转变。这一转变远远跨越了中国的国界。事后看来,关键的一年是2007年,正值信贷危机的兴起和iPhone的发布。十多年来,这场危机带来的后果一直困扰着世界各地的银行家。越来越明显的是,智能手机至少对他们的未来来说同样重要。

从蚂蚁金服本身的威胁开始。发达国家的许多银行家担心,其在中国以外大举扩张的计划只是被推迟了。这让富裕国家的当权者感到担忧,因为一个新的饥饿者的到来将意味着那些已经在谈判桌上的人的利益减少。而蚂蚁金服的“平台”方式——在其应用程序上提供其他公司的金融产品和非金融产品——对活期(或支票)账户构成了挑战,该账户是富裕国家大多数人与银行的核心关系。如果这一核心被打破,银行将如何交叉出售贷款、抵押贷款或保险、从利率利差和佣金中获利,或者为外汇或透支等临时服务收取高额费用?

“我理解为什么‘银行’会有点害怕:我们的用户群规模庞大,我们提供的服务种类繁多,”陈先生表示。但他坚持认为,任何地方的现任当权者都不必过度担心:蚂蚁金服认为自己的角色不是取代它们,而是帮助它们为自己无法接触到客户提供服务。他表示,该公司的专长是从技术中创造价值,而不是利用资本来支持贷款。“把我们视为一个破坏者,或者传统金融机构应该害怕的某种生物的想法,是错误的。”

尽管如此,许多这样的机构仍在颤抖。被蚂蚁金服打乱只是他们的数字噩梦之一。在另一方面,西方科技巨头亚马逊(Amazon)决定进军银行业。或者是一家即时通讯或叫车公司扩展到金融服务——比如韩国的Kakao,该公司拥有韩国最受欢迎的聊天应用,现在已经开始提供支付和银行业务;或者是东南亚的Grab and Gojek,业务已经从叫车服务转移到支付、保险和贷款领域。一些在任当权者担心,客户可能会大量转向移动“新银行”(Neobank)——只提供自己的活期帐户,但也充当其他金融机构提供的产品的经纪人的其他金融机构,就像英国蒙佐或N26。这些金融机构目前在欧洲24个国家开展业务,并计划进军更远的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现任当权者可能最终会成为“哑巴管道”,持有膨胀的资产负债表,以及其他人出售给消费者的抵押贷款和贷款等原始产品。如果他们失去了打造品牌的能力,失去了理解客户和交叉销售所需的交易数据,他们的产品就会变得可以被替代。即使他们不得不继续遵守繁重的银行法规并承担持有资产负债表的风险,利润率也将被压低。

手机允许金融产品以新颖的方式与其他服务连接。以蚂蚁金服的主要竞争对手腾讯(拥有微信的社交媒体和游戏巨头)为例。该公司于2013年开始将业务转移到支付领域。可进展缓慢,直到公司发现了在春节期间用红包送现金给亲友的传统是一个机会。2014年,该公司给微信增加了一个数字“红包”功能,在假期期间发送了4000万封红包。2015年,在最繁忙的一天,红包的发送数量达到了惊人的5亿。

尽管支付宝匆忙地添加了自己的红包功能,但损害已经造成:微信支付已经成为中国人手机上的固定设备。它继续受益于嵌入应用程序——大多数中国人每天使用多次,并连接他们与每一个他们认识的人。它在移动交易中所占的份额一直在稳步上升,现在按价值计算占39%(但数量略多,因为它倾向于应用在较小的交易中),而支付宝的比例为54%(见图表)。腾讯也提供个人贷款,并经营一家在线银行——微众银行(WeBank)。它进一步深入金融服务业将进一步威胁蚂蚁金服的地位。

这篇特别报告指出,银行业的老牌企业需要重塑自身,才能在行业重组中生存下来。它还提供了一种方式来理解即将到来的战斗:作为现有企业、金融技术公司、新银行和消费者的共同进化,每个国家的发展都取决于现有银行的实力、本地市场的怪癖以及监管机构的态度。

它将把重点放在亚洲,那里的人口还年轻,低成本金融产品的市场正在快速增长,现有的金融产品也很薄弱;同时金融监管机构正在寻求通过鼓励新银行(尤其是英国)来促进竞争的地区。在美国,数字银行尚未对该行业产生很大影响,它对此几乎没有表示。现有的银行受到一系列州和联邦法规的保护,而运营一家独立的数字银行几乎是不可能的。

由于进化压力来自于手机,所以看待这场战斗的最好方式就是通过最忠实的用户——30岁以下的人——的眼睛。尽管各个年龄段的人都在转向移动银行业务,但在数字原生代的手中,这个行业的未来是最清晰的。韩国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它是世界上联系最紧密的国家——或许也是银行过度充裕最严重的国家。

这篇文章出现在印刷版的特别报告部分,标题是“A bank in your pocket”(2019年5月2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
Mable (译员)
找他翻译
英语
双语
汉语
Mable的更多内容
你的“口袋银行”
火星译客
微信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