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未来3个月将处于“极端危险”状态
1248字
2020-07-27 09:54
61阅读
火星译客

中美关系未来3个月将处于“极端危险”状态

杨升来源:《环球时报》发布时间:2020/7/26 20:58:23

“应对发展”是中国应对美国压力的关键

34104b97-9e63-4086-8154-38e8a40a53a5.jpeg

中美摄影:环球时报

尽管世界仍在与COVID-19流行病进行艰苦的斗争,但美国正通过一系列挑衅来对中国发动新的冷战,例如迫使中国关闭休斯敦领事馆,并针对性地发表激进的演讲。中国,尽管这种霸权主义和不负责任的举动不仅受到中国的批评,也受到国际学者的批评,他们说美国的侵略态度正在威胁世界和平。

中国分析人士周日表示,中国应对美国攻势的关键是专注于自身发展,坚持继续改革开放,以满足中国人民对更好生活日益增长的需求。他们表示,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的3个月里,中美关系处于极度危险之中,因为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发动更多的挑衅行动,迫使中国进行报复。

中国观察人士表示,在特朗普今年寻求连任之际,美国的这种姿态是为了分散国内对特朗普总统未能处理好疫情的压力。然而,特朗普政府的对华立场仍然反映了美国两党精英的共识,所以即使在11月发生权力交接,中国也不应期待美国对华政策发生重大变化,这意味着中国应该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

新的冷战注定要失败

据新华社周六报道,国际学者在周六举行的反对中国新冷战国际运动的虚拟会议上说:“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激进言论和行动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并有可能对中国的新冷战不利于人类利益。”

会议聚集了来自美国,中国,英国,印度,俄罗斯和加拿大等多个国家的专家。

与会专家发表声明,呼吁美国从冷战的威胁以及对世界和平的其他危险威胁中后退。

中国专家说,国际学者之所以批评美国而不是中国,是因为他们可以看到中国仍然有多克制,以及中国有诚意通过对话解决紧张局势的诚意,即使美国正以不合理的态度进犯。

华盛顿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它选择了错误的目标——中国——作为“共同的敌人或共同的恐惧”,以重塑其在西方日益衰落的领导地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鲁翔周日表示,目前人类共同的敌人是新冠肺炎,这就是为什么新冷战宣言几乎没有得到其他大国的积极回应,甚至未能引起关注。

周日,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沈毅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是世界应该应对的最紧迫挑战。无论是在国内疫情防控还是在国际合作上,与中国在国内疫情防控上的成功举措和帮助他人的努力相比,美国都做得不够好。

在回应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周四在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的“新铁幕演讲”,宣布对中国发动新的冷战时,沈说,“我们也可以问‘蓬佩奥是冠状病毒的盟友吗?因为他想在对抗大流行病的艰难战斗中混淆世界,把目标对准错误的敌人,这样病毒就可以杀死更多的人,尤其是美国人,因为他的国家正处于最糟糕的情况下。”

沈说:“2018年,美国副总裁Mike Pence已经发表了演讲,媒体认为一个新的“铁幕演说”,2020年,旁派再次做出了类似的言论,这意味着他们的冷战观点并不流行,带来不积极回应它的盟友,所以他们需要尝试一次又一次。当然,他们会再次失败。”

97c87f4e-4328-4498-8cc9-68959ff93cd5.jpeg

当一辆小巴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时,保安人员加强了安全检查。照片:崔梦/ GT

如何避免冷战升级

许多观察人士表示,中美关系目前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因此在美国大选前的三个月,特朗普政府可能会采取更激进的举措挑战中国。中国不可能不进行报复,因此冲突有可能升级。

北京智库Pangoal研究所的美国研究专家安刚告诉《环球时报》“未来3个月,我们将面临最艰难的时期,随着美国竞选活动的加剧,白宫的决策可能会越来越不可预测和离谱。”双边关系可能会失控。”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周二报道,除了蓬佩奥,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等其他高级官员敦促美国盟友加入他们挑战中国的队伍,加剧了日益恶化的双边关系。11月之后的美国大选结果会在多大程度上改变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尚不得而知。

“蓬佩奥计划参加2024年的总统选举,而埃斯珀至少会在2021年前留任。他们的言论不仅反映了为特朗普连任服务的短期目标,在某种程度上,这反映了两党在美国对华政策上的共识。

世界各地的专家和学者都担心这对世界和平的影响,因为这两个核心大国可能会互相毁灭,而且越来越敌对。中国分析人士表示,中国避免冲突、赢得美国强制的竞争的关键是关注自身发展,并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在最坏的情况下,如果美国发现其投入市场的大部分美元用来增加流动性,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与中国的战争”都可能成为白宫的选择。吕说,经济复苏已经流向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或者人民币的国际化实际上破坏了美元霸权。

他指出,美国将在多大程度上选择战争,取决于美国对自身实力的评估以及中国威慑美国的准备程度。他指出,中国需要做好最坏的准备,因为“对双方来说,一切皆有可能,但没有什么是容易的。”

沈说,美国政客之所以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感到紧张和沮丧,是因为他们发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快速发展的关键原因,这给美国的霸权制造了最严重的阻碍。

因此,如果我们想要赢得这场由美国所迫的竞争,我们必须专注于自身的发展,而不是分心。美国并不害怕与我们冷战,而是害怕我们的发展,”他表示。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