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川想要讨好家庭主妇和郊区白人,奈何他的观念已过时
1202字
2020-08-02 09:27
13阅读
火星译客

本月一个新业主正在参观他在纽约市华盛顿维尔的家。

约翰·敏奇罗/美联社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起,郊区居民的选票已成为大选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甚至对总统大选越来越起到重要作用。郊区居民几乎占所有选民的一半,所以他们或许在今年的大选中起着决定性作用。

小布什连任后,在总统选举中,得郊区者得天下,2012年除外。米特·罗姆尼赢得了郊区还是输给了奥巴马,这进一步印证了,郊区选民对共和党人来说越发重要。

以下为全国票站民调数据中,近几年总统选举郊区选民占比及各候选人郊区选票差额对比:

2004: 45% (小布什 52%-47%) 
2008: 49% (奥巴马 50%-48%) 
2012: 47% (罗姆尼 50%-48%) 
2016: 50% (特朗普 47%-45%)

可以看到,特朗普在2016年以微弱优势赢得了郊区选民,但此后他在郊区的民望就跌成坑了。但今年的最新民调显示,他在郊区平均落后15分,是史上最差记录。

例子:

ABC News/Washington Post: 拜登 +9 
福克斯: b拜登 +11 
CNN: b拜登 +14 
Quinnipiac University: 拜登 +22 
NPR/PBS NewsHour/Marist: 拜登 +25

其中,特朗普的溃败在郊区女性方面尤其明显。根据各大媒体(NPR/PBS NewsHour/Marist)的最新民调,66%的郊区女性不满意特朗普的工作表现,其中58%表示"强烈"不满。

这简直是一掌响亮的耳光。要知道20年来共和党把郊区女性堪称重中之重,甚至把她们分别标签为“足球母亲”、“安全母亲”、“沃尔玛母亲”。

(将这几类母亲分别标签起来,分别采取策略赢得她们的选票)

但不管怎么说,她们不会是特朗普阵营了,这后果是共和党人担当不起的。2018年民主党掌控了国会众议院,使得共和党输掉了立法话语权。民主党之所以能掌控众议院,就是因为他们在“右倾”的郊区有着深厚的影响力。

洛杉矶郊区Rancho Palos Verdes航拍图

丹尼尔·斯林姆/法新社 

特朗普需要她们的选票,所以他想恐吓她们实现拉票。新冠病例数激增,特朗普想着要转移话题,于是在油管上刷屏,宣称“拜登治理的美国不安全”,因为他会剥削警察的薪资(尽管拜登说过不赞成剥削警察薪资)。

面对日益减少的选民,特朗普想在种族观念上做文章,尽管他的种族观念已经过时了。

特朗普声称,如果民主党当选,“我们的郊区”会毁灭。最近几周,他甚至点名批评2015年奥巴马的公平住房政策,该政策要求地方政府解决种族歧视的历史遗留问题。

“你的房子会贬值,犯罪率会激增”,特朗普说,“人们努力了一辈子住进了社区,到最后却要看着社区毁掉。如果我当选了,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20世纪中期,郊区还是以白人居多,但之后就越来越分化了。那时,白人逃离城市成为风尚,郊区人口激增。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李·波士坦于2017年在《New York Times》发表文章《希望国度的竞争:北方城市的黑人移民和劳动力市场》:

“我对比观察1940年~1970年在70个北部和西部的大城市的黑人进城潮和白人进郊潮。我发现,在中部城区,每一个黑人进城,就会有两个白人离开。这组数据已经清晰表明了现代人所质疑的价值观:黑人进城市,白人离城。”

从那以后,美国的郊区县只有2/3是白人,更何况拉丁裔人口也上升了。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8年调查发现,郊区人口68%为白人,14%为西班牙裔,11%为黑人。

2000年,白人人口占比下降了8%。Pew发现郊区的人口增长主要来自外地。

共和党民调专家克里斯汀·马修( Christine Matthews)向NPR记者塔玛拉·凯斯(Tamara Keith)表示,特朗普把白人与黑人和拉丁裔人对立起来,这种观念已经过时了。

马修说:“他以为郊区还是像上世纪60年代计划开发的莱维敦镇那样。但今天的郊区已经完全不同,今天的郊区更加种族开放、多元化,教育程度更高。”

特朗普对女性(不管是职业女性还是家庭女性)的观念也过时了。上个月,在奥克拉马州塔尔莎的竞选活动中,他编造了一个故事,想要为他的油管刷屏(虽然已经封了)造势。他警告如果剥削警察的薪资,后果会很严重。

“假如现在是凌晨1点钟,一个高大的男人闯进一个家庭主妇的家,但男主人不在家,可能是在外经商或是干其他事。你打911报警,但只收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停机’的回复。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周四特朗普还在推特上向“美利坚的郊区家庭妇女”示好:“拜登会毁了你们的社区和美国梦,我则会保护并使之变得更好。”

“美利坚的郊区家庭妇女必读此文。拜登会毁了你们的社区和美国梦,我则会保护并使之变得更好。”

Donald J. Trump (@realDonaldTrump) 2020年7月23日

20世纪60年代,全国母亲中有一半是家庭妇女,但自那时起,家庭主妇的占比就明显下降。

Pew调查显示,如今这个比例只有1/4。

1967: 49% 
2016(最新数据): 27%

特朗普眼里的美国好像被时间封印了。他说,美国在20世纪初和二战后40~50年代的繁华,基本上符合他“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中“伟大”的理念。虽然那时的非白人族裔享受不到这份繁荣的成果,甚至没有受到平等待遇。

过去几十年来,美国从种族观念到美国社区you xing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纽约时代》发现,40年前占据全国的清一色白人社区到现在已经没有了:

1980年,在美国,大约1/4人口普查区几乎全是白人-其中97%为非西班牙裔白人,1/3的白人居民居住在这样的社区。这些数字可能还被低估了,因为1980年的人口普查没有对美国大部分农村地区做出区域划分。但根据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只有5%的白人居民居住在这样的地方,大部分住在农村地区。

特朗普在2016年虽输了民选票,却在选举人团票上险胜了。

今年越来越多人不满特朗普的抗疫措施。由于支持特朗普的选民越来越少,特朗普今年的选举真是艰难博弈。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