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数字会对气候与健康产生巨大影响
963字
2020-07-26 10:48
92阅读
火星译客

相对而言,一个数字可能很小,但却非常重要

量化事物是科学的首要目标,但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思考为什么会这样。毕竟,我们早就知道数字可以精确但也不准确。教科书上的典型例子是19世纪的英国物理学家开尔文勋爵(Lord Kelvin),他坚持认为,除非你能量化一件事,否则你对它的了解“贫乏而令人不满意”那种。

然而,他是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错误定量论证的例子之一。它涉及到均变论的地质原理,即我们所能观察到的过程可以用来解释地球的历史。开尔文坚持认为这是错误的,因为它导致地质学家得出地球有数十亿年历史的结论。开尔文自己的计算结果是年龄不超过2000万到4000万年;因此,地质学家使用的方法肯定是错误的。

开尔文关于这主题的论文也许是科学史上最傲慢的论文: 地质学中“统一论”被简要驳斥的正文只有一段长,另外一段阐述了他的计算。但最终被驳倒的是开尔文。他(至少)提出了两个错误的假设:一个是地球开始于熔融状态,并一直在冷却;二是,除了行星形成后留下的热量外,没有其他热源。(今天科学家们认为我们的星球起源于气体和尘埃;我们知道放射性衰变是一个主要的热源,地球有45亿年的历史。)

计算永远不会比指导它们的假设更好,但如果数字是不可靠的,那么它们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一个答案是,它们让我们能够用一个通用的尺度来比较一件事和另一件事。比较1000和100比比较“独木舟”和“菠萝”要容易得多。另一个是特异性:我们知道1000比100大多少,但当我们简单地称某物为“大”或“小”时,不一定清楚我们的意思。事实上,最近的两场科学辩论都围绕着“多小就是小”这个问题展开。

第一个是关于吃红肉的风险。去年,一组研究人员认为,美国人不应该费心去减少红肉和加工肉类的摄入量,因为任何对健康的益处都“微乎其微”。第二个是关于化石燃料补贴的影响。一篇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研究了消除它们是否会对二氧化碳排放产生很大影响。作者的结论是,这种影响将是“有限的”。(坦白说,我是一篇质疑这一发现的论文的作者。)

我们如何判断这些说法?批评者认为,如果这些变化的好处没有得到证明,或者这些好处已经得到证明,但缺乏实质意义,我们就不应该指望人们改变自己的生活,或者政府改变自己的政策。但是我们如何判断哪些是实质性的,哪些不是?在红肉的情况下,作者写道:“剂量反应分析结果从17组220万名参与者提供确定性的证据表明,减少未加工的红肉摄入量的减少可能会导致一个非常小的总死亡率降低(每1000人减少7例死亡,每星期减少3份红肉)。”

每1000人中减少7例癌症死亡是不是“非常小”?在人口规模相当于美国(约3.3亿)的情况下,这将意味着230万人!平均每年有3万人死亡,相比之下,截至今年3月下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估计,2019-2020季节流感(与COVID-19造成的死亡人数分开计算)死亡人数为2.3万至5.9万。每周少吃三份红肉可以挽救的生命,就像消除季节性流感的死亡一样,这样说是准确的,而且可能更有意义

就化石燃料而言,作者写道:“取消补贴将导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小幅下降:0.5-2吉吨……这远低于《巴黎协定》中的国家确定贡献(NDCs),后者意味着化石燃料和工业排放减少了4-8吉吨。”是的,0.5到2吉吨的范围比4到8吉吨的范围小,但是“小得多”吗?也许吧,但如果作者们说取消补贴至少相当于巴黎承诺的6%,甚至可能高达50%,那么他们将是同样正确的。

诚然,科学家经常被告诫要用简单的英语说话,“小”和“非常小”是简单的英语。但是当他们提到的数字不小的时候,他们就会产生。

*编者注(6/24/20):在发布后对本段进行了编辑,以阐明与红肉和季节性流感相关的死亡之间的比较。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科学美国人》上,题目是“多小就是小?”

关于作者

作者头像

娜奥米·奥雷克斯(Naomi Oreskes)

娜奥米·奥雷克斯是哈佛大学科学史教授。她是《 为什么要相信科学》的作者 (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19年)和《洞察专家》(芝加哥大学,2019年)的合著者。

最近的文章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