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盛顿的抗yi活动中,反对特朗普并不总是转化为对拜登的支持
1683字
2020-07-26 09:17
49阅读
火星译客

华盛顿——5月25日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去世后,全国范围内爆发的抗yi活动,将对特朗普总统的愤怒表达与对警察改革的呼吁以及对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推动结合在一起。然而,即使抗yi者聚集在特朗普家门口,人群中的许多人也不愿意拥抱他的民主党对手、前副总统拜登。

关于拜登的矛盾心理,以及特朗普阵营试图利用这一矛盾心理,是总统竞选中更大动力的一部分,摇摆州的微弱优势可能决定谁将赢得全国大选。在这些州,选民不喜欢特朗普可能还不够;他们必须愿意去投票站投票支持拜登,一些yi人士说他们不会这么做。

30岁的非裔美国教师瑞安·沃克(Ryan Walker)剃着光头,站在新围起来的拉斐特广场外的人群中,宣称他对拜登成为民主党候选人感到“非常不满”。沃克解释说,他更喜欢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他是拜登在民主党初选中的头号竞争对手。

“我不会支持乔·拜登,”沃克说,并补充道,“即使他做出了一系列竞选承诺,他仍有50年的公职生涯。我们可以看看他对我们社区的看法。打击犯罪的战争——他对大规模监禁负有很大责任,他需要负起责任。”

作为总统候选人,拜登提出了一项刑事司法改革计划,并为非洲裔美国人提供了一个平台,致力于提高他们的经济流动性和消除种族财富差距。他还明确表示支持kan议和谴责弗洛伊德之死。

然而,拜登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曾因担任过一些职务而受到批评,特别是他作为参议员支持1994年的《犯罪法案》,批评者认为该法案是大规模监禁的主要推手。最近,他因为5月22日在一个嘻哈电台节目中接受采访而受到抨击,他在节目中宣称,“如果你不知道你是支持我还是特朗普,那么你就不是黑人。”

沃克站在拉斐特广场的边缘,提出了这一评论,他说,他觉得这表明拜登“觉得非常有资格”获得黑人选票。他形容这是民主党内部的一个更大的问题,民主党在最近的选举中赢得了大约90%的黑人选民的支持。

沃克对拜登的言论非常恼火,他从特朗普竞选团队购买了一件价值30美元的T恤衫,上面突出了这一评论,尽管这意味着要为共和党的竞选活动捐款。

沃克解释说:“我不支持特朗普。“我不打算投他的票,但那件衬衫,有意义,我觉得值得买。”

他还说,“我对拜登对于我们的社区来说是多么可怕的一个政治家充满ji。”

这件很快生产出来的T恤衫在拜登的名字上贴着“YouAintBlack”的标签,反映了特朗普团队急于利用拜登的弱点,尤其是在年轻的非裔美国人当中。《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最近进行的民调显示,超过90%的黑人女性支持拜登,而非裔美国男性的这一比例降至80%。他在这些民调中的支持率在50岁以下的黑人中降至70%。

这可能不会给特朗普带来太多的支持——出口民调显示,2016年总体上超过90%的黑人选民和大约80%的黑人男性投票反对特朗普——但如果他的竞选活动让这些选民远离投票站,他仍然可以从中受益。与四年前第一位非洲裔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竞选连任时相比,2016年黑人总投票率有所下降。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在2016年的选举中,超过40%的符合条件的黑人选民没有参加投票,这次选举是由少数选票决定的。

四年前,特朗普的团队公开讨论了希望“压制”非裔美国人、年轻人和其他对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不感兴趣的群体的选票。这一次,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显然急于抓住拜登在黑人选民中可能存在的任何弱点。

特朗普高级竞选顾问卡特里娜·皮尔森(Katrina Pierson)列举了拜登过去对1994年《犯罪法案》和其他立法的支持,包括对毒贩的强制最低刑期,同时大肆宣扬特朗普在黑人问题上的政绩。

皮尔森说:“归根结底,(拜登)认为黑人选民是理所当然的,甚至在他说‘你不是黑人’时质疑那些敢于独立思考的人的种族和血统。”。

尽管特朗普阵营的主张,绝大多数黑人选民并不支持总统,雅虎新闻(Yahoo News)和YouGov最近进行的一项民调发现,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F***特朗普!“已经成为kan人群中最常见的克制语之一,同时高呼“黑人的生命很重要!“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

然而,对于yi活动中的一些人来说,对特朗普的敌意不足以促使他们投票支持拜登。

西赛(Yasuke Sisay)表示,他是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新黑豹党(New Black Panther Party)的当地幕僚长,周六晚上,他和另外两名黑豹党成员戴着标志性的贝雷帽出现在白宫门前。西塞说,他目前正计划在总统竞选中“保持中立”,不过他反对特朗普。

“如果我必须和任何人一起去,我会说拜登,但是。。。我不投票,”西赛说。

围绕kan议活动成立的一个名为“关注公民”的活动组织的主要组织者之一泰霍布森·鲍威尔说,他希望从民主党看到的是一项真正改革的建议。“我们想要的是实质性的政策,”他说。“我们想要的是我们不必出来kan的原因。”

忧心忡忡的公民拒绝特别关注总统候选人,而是专注于其政策目标。当被问及特朗普或拜登能做些什么来参与kan活动时,霍布森·鲍威尔建议他们需要在立法上下功夫。

他在谈到wei时说:“如果他们能充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我希望看到美国各地在这方面有更多的领导。这不再是民主党或共和党的问题。这是人权问题。”

拜登的刑事司法改革计划包括在联邦和州一级终止强制最低量刑的措施,以及鼓励各州减少其被监禁人口的措施。然而,他的提议与一些kan者提出的一些要求相去甚远,其中包括强制性的民事审查委员会和减少对警察部门的资助。

无论kan者与拜登可能有什么分歧,特朗普的政纲显然离他们的刑事司法改革议程更远。特朗普在2018年签署了第一步法案,其中包括量刑改革和减少累犯项目的开支。不过,他也多次呼吁加强治安管理。

一些kan者确实计划投票给拜登,即使他们不情愿地这么做。星期五晚上,在拜登正式获得提名数小时后,68岁的沃尔特·威金斯(Walter Wiggins)在白宫外表示,他对这位前副总统没有保留意见,他戴着华盛顿足球队的球衣。威金斯为支持拜登提供了一个简单的理由。

“我只想让这家伙离开这里,”他指着白宫说。

周六凌晨,在拉斐特广场附近,拒绝透露姓氏的梅尔文以总统处理科维德-19流感大流行和yi为反对特朗普的理由。他说:“我从来都不是唐纳德·特朗普的粉丝,他最近真的用冠状病毒、他处理警察杀人和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方式,表现出他对整个美国的漠不关心。”。

梅尔文说,他是华盛顿特区的本地人,最近由于流感大流行,他在一家餐馆丢了工作,这导致了创纪录的失业率。他在民主党初选中投票给桑德斯,并指责拜登“投票历史对黑人年轻人不好”

尽管如此,梅尔文说击败特朗普是最重要的,“我对乔·拜登并不特别兴奋,但这是一个紧迫的问题。我将投票给他。”。

这是来自华盛顿特区东北部的31岁摄影师尚塔西娅·米切尔(Shantasia Mitchell)的看法,她说,尽管她反对特朗普,但她在2016年没有投票。今年,米切尔在初选中投票给桑德斯,但现在准备投票给拜登。

“我确实投了伯尼的票。不幸的是,他没有赢。“我想,我确实要投乔·拜登的票。”

虽然一些抗yi者可能对拜登抱有矛盾情绪,但随着shi威活动在全国范围内的蔓延,这位前副总统在全国民调中的领先优势有所提高。抗yi活动——以及特朗普对抗yi的积极回应——可能正在推高拜登的支持率。即使是在人群中,似乎也有很多yi者在排队支持拜登,尽管他们表现出复杂的情绪。

米切尔说,虽然她不一定对拜登感到兴奋,但根据她在华盛顿街头人群中的对话,她对拜登获胜的机会感到乐观。

米切尔指着广场上的人群说:“我确实觉得乔·拜登会赢得这次选举,仅仅是因为我在这里呆了一个半星期所看到的一切。”。“我跟他们谈过很多次。他们准备投票给乔·拜登。他们已经准备好让特朗普离开那里。”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