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会中教育之功用
1569字
2020-07-27 16:46
52阅读
火星译客

民主社会中教育之功用取决于民主教育之意义。

古往,教育于吾民大众莫过于教人诵读、授人文书、传人算术。如今,勤勉之士视之为“工具”而已,只需努力得当,假以时日,即可实现理性教育。

然工具本身并非教育之目标,乃是受教育者为实现“享受理性生存”这一伟大目标之手段。任何文明政体下,孩童至九岁时便应习得此诸般技艺。时下,称职之师或规范之校皆同时教授阅读、写作及拼写。如此一来,孩童依照所读进行书写,当然,也于书写时拼读文字。因而,初始习得阅读、写作等技艺时,耳、眼、手则予协调并用。至于算术,多数教育专家坚信,受教育之人,除非专业于计算,其所需运算量甚小。无论在孩童时期或成人阶段,算术鲜有用武之地,故不应以延缓甚至牺牲真正教育为代价而习得此种鸡肋之技。至此,阅读、写作、算术皆不入大众教育之标的。

不论民主抑或其他教育,其标的总是随受教育者进步而后移,好比登山者眼中之山顶总不断后移。当攀上眼前之峰顶时,更远山脉、更高顶峰则相继涌现。言虽如此,目前教育目标仍是获取知识、锻炼产力、学会鉴赏及塑造性格。民主教育乃新生领域,其功能及目标尚未能得到完全领会。

以柏拉图之见,模范联邦体中,劳动阶级不需接受任何教育。对柏拉图此等大哲学家而言,此观点似乎非比寻常;然虑及吾辈,尚表疑惑。不妨回想,仅一代人之前,于美国南方诸州之内教授劳动阶层人民阅读乃犯法之事。在封建社会,受教育乃贵族与牧师之特权,亦为其获得权利之源泉。在德国,全民教育源于拿破仑战争,目标为培养自由公民。在英格兰,此等公众教育体系仅存廿七年之久,且其最主要目标是使大众民智、民行、民乐上升一个层次,但此目标即便在美国也未得到充分领会。多数民众认为,大众教育不过是危险迷信活动之预防,治安管理之手段,抑或提高国家艺术及贸易产率之方式。故而,吾辈如若对民主国家教育之目标理解不透彻,实乃情有可原。

继而,将简述民主学校教学与学科两大主题。如若能轻松上手且娴熟运用上文所言之“工具”,即可逐步获取外部世界基础知识以提升产力及培养乐趣。民主学校应在第一学年初始开设关于自然之学习,且所有教师应具备能力教授自然地理、气象学、植物学、动物学等基础知识。学生所学知识会作为整体在头脑中构成他们所处复杂环境的和谐轮廓。

此即小学教师之价值功用,吾辈前人未曾有所意识。然年复一年,孩童启蒙师的早期价值功用会变得愈加明晰。在孩童迈向成熟之途中,化学、物理此等重要学科会在其系统训练中有所体现。

据孩童之才干与能力,自第七或第八年,平面几何、立体几何、形式科学会在众多学习科目中占有一席之地,某些主要科目甚或需要连续学习六七载。通过各种学科知识来了解外在自然世界,于每位学生而言皆应有趣而快乐。此过程愉悦充盈、苦痛未沾,且孩童之读、写、算技能可获稳步提升。

此外,孩童应予早期了解自身所处环境之另一面——人类本身。人类故事应在孩童开始享受阅读之时就逐渐灌输于他们头脑中。传记文学与历史叙述两种灌输方式应予以并重,且对现实和真实事件之描写需穿插一些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的想象元素。然而,不禁思虑,完全符合意愿之想象性儿童文学作品在相当程度上有待创作。

以往,神话传说、圣经故事、童话奇谈、历史演义等被习惯性用于填充孩童精神世界,但其中些许内容是违逆、野蛮且琐碎的。将此等愚蠢、残忍或有悖道德之邪恶思想灌输于一代代孩童内心,成为人类伦理发展进程缓慢原因之一。而当这些思想被轻率地置于孩童面前时,他们并不会理解其中之邪恶,这使得人们认为这种做法理所应当。好比一位母亲,她自认为孩童不会吸收脏物,从而喂食其不干净牛奶或米粥,对此,我们做何感想?从口食物品到精神食粮,我们应放肆标准,任意进食吗?

然而,仅靠观察或记录事实来填充孩童精神世界之做法既不合理亦不可能。艺术与文学中通过想象而得的大量产物是每个受教育之人都应或多或少熟悉的具体事实,此类产物是每个个体所处真实环境中的一部分。

对多数孩童而言,他们能否在家里和田间,或至少在家里出活出力也构成教育之重要部分。人口向城市或大型城镇快速聚集,以及作为工业现代化标志的分工细化导致了一个严重后果,即比起过去大部分人口从事农业活动的时代,保障这种有益健康的教育已日趋困难。因而,系统性教育必须在城市社区安排大量的动手能力训练与品性道德教育,而在农业社区中,孩童与父母协同承担工作,以完成此部分教育。故而,城市中的教育机构应当训练孩童在生产劳动中如何做到手工精细、耐心耐性、思虑筹划及正确判断,这些尤为重要。

最后,课堂教学应利用阅读中所提供的规则、例子和图解予以施教,确保每个孩童的最高培养目标是富有活力与魅力的性格。受益于良好家教的孩童自小便在言行上做到勤勉、坚韧、诚实,心中也已知晓公正、礼让这些品格,学校教育应让这些品格继续兴旺、传播。而对其他缺乏上述得体言行及优良品格的孩童,教育职责在于将其植入童心,并悉心发扬。另外,应让孩童明晓,品行美德于己于人、于国于民皆同行同德、同心同理。小至某个村落,大到一个城邦,治国之道德准则同样适用于规约个人行为,故寄生于群体或个人的自私、贪婪、虚伪、无情、凶残都是令人生厌及丧失体面的低劣人格。

以上略述之教育即前面言及的民主教育。此类教育理念只存在于现今最聪慧者当中或组织方式非凡突出的部分学校。尽管民主教育仍旧遥远,但绝不意味其遥不可及。在一个富有雄心及深度思想的民主国家,民主教育乃公办教学之合理目标。

当然,师资与经费是两大问题,首先需要一批水平远超现今普通小学教员的教师,其次,还需投入比惯常更大的开支。如若民主制度想要繁荣发展,民众切实福利想要持续提高,则师资与经费的投入成必然之势。另外,教育标准不应以既成现有或触手可及的原则来制定,因公共教育之优势在于朝更远目标而迈进。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