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人员称,“尖叫的妈妈”可能死于心脏病发作
1159字
2020-07-24 11:23
59阅读
火星译客

木乃伊的包装上刻有“ Meritamun”字样。研究人员认为,她活着的时候,Meritamun的身高将不足5英尺(151厘米)。

图片:©Zahi Hawass和Sahar Saleem)

美国东部时间7月23日下午2点更新。

一项新研究发现,一名埃及妇女被制成木乃伊,她在无声尖叫中张着嘴,可能死于心脏病发作。

在对这具木乃伊进行的CT扫描中,发现了广泛的动脉粥样硬化,以及血管内脂肪斑块的沉积。埃及古物学家认为,这名女子死于严重的心脏病发作,独自一人死去,几个小时后才被发现,尸体开始变得僵硬。她的下颚,可能是在死亡时张开的,然后被永久冻结。

然而,外界的研究人员对此持怀疑态度。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人类学家安德鲁·韦德告诉Gizmodo,木乃伊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僵直的尸体只会持续几天。

韦德说:“更有可能的是,下巴周围的包皮只是不够紧,不能让嘴闭上,因为如果任由它自己动的话,它确实容易陷入一个开放的位置。”

木乃伊是在一个多世纪前的1881年被发现的。她被安葬在Deir el-Bahari,Deil el-Bahari是卢克索尼罗河对面的一座陵墓。她的包裹物上刻有“ Meritamun”这个名字,但是埃及学家不确定她是谁。 古埃及有几位公主称为Meritamun,包括底比斯第17王朝统治者的女儿,公元前1558年左右统治的Seqenenre Taa II(也称Seqenenre Tao II)和功能强大的拉美西斯二世(也称为拉美西斯二世)的女儿。称为拉美西斯大帝(Ramesses the Great),在公元前1279年成为法老王

相关照片:发现埃及女性木乃伊

这种“尖叫的木乃伊”是古埃及女人的木乃伊残骸,是在卢克索市尼罗河对面的一座陵墓Deir el-Bahari发现的。

这具“尖叫的木乃伊”,指的是一具古埃及妇女的木乃伊遗骸,是在尼罗河与卢克索市对面的Deir el-Bahari墓中发现的。(图片来源:Zahi Hawass和Sahar Saleem)

永恒的尖叫

Meritamun是在Deir el-Bahari发现的两具穿着冰冻尖叫的木乃伊之一。另一名嫌疑人是拉美西斯三世的儿子Pentawere,他在参与割喉阴谋后被迫自杀。Pentawere在受到牵连后被迫自杀,并被制成干尸。他被裹在羊皮而不是亚麻布里,他的器官没有被取出来。显然,他的下巴也没有紧闭,嘴巴也没有张开。

埃及古物部前部长、埃及古物学家扎希·哈瓦斯(Zahi Hawass)和开罗大学放射科医生萨哈·萨利姆(Sahar Saleem)想知道,Meritamun是否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他们使用了CT,一种包括在身体周围旋转x射线束的方法,这样研究人员就可以为受试者组装一个虚拟的3D图像。

相关照片:一个古埃及木乃伊的外观

这种“尖叫的木乃伊”是古埃及女人的木乃伊残骸,是在卢克索市尼罗河对面的一座陵墓Deir el-Bahari发现的。

CT扫描显示,Meritamun的许多器官已经被摘除,但她的心脏、气管和器官还在。(图片来源:Zahi Hawass和Sahar Saleem)

扫描结果显示,Meritamun木乃伊保存得很好。与Pentawere不同的是,她的许多器官都被切除了,尽管她的心脏、气管和肺还在。她的腹腔里塞满了亚麻和树脂。她的大脑没有被切除;死后,它缩进了她头骨的右后方,与木乃伊头部向右倾斜的情况相呼应。

Meritamun一生身高不到5英尺(151厘米)。根据她的骨骼和牙齿,研究人员认为她死于50多岁。她的牙齿布满了蛀洞,一些臼齿已经腐烂成树桩。然而,她健康的最大线索是动脉粥样硬化困扰着她的血管。广泛的动脉粥样硬化使得研究人员推测Meritamun死于心脏病发作。然而,这种诊断只是一种猜测;动脉粥样硬化还会导致中风或脑部血管堵塞而致人死亡。研究人员将在即将出版的《埃及放射学与核医学杂志》上发表他们的发现。

木乃伊之谜

因为Meritamun被完好地制成木乃伊,哈瓦斯和萨利姆不相信她像Pentawere那样被羞辱地死去。但她的姿势不同寻常,张大嘴巴,弯曲双腿,脚踝交叉。

研究人员推测,Meritamun是独自死亡的,直到尸体开始僵直才被发现。死后僵直是指死后一到两个小时肌肉和关节的僵硬,两天后身体开始腐烂,肌肉和关节逐渐消失。研究人员在论文中写道,或许是Meritamun的防腐人员在尸体僵直结束之前就开始了对她的木乃伊化处理,无法使她的腿伸直,也无法将她的下巴固定住。然而,根据《考古学》杂志2009年的一篇评论,“尖叫”的木乃伊并不少见,这些怪异的表情是死后下巴韧带放松的结果。下巴周围的褶皱通常会使嘴巴紧闭,但也可能会松开。

然而,弯曲的腿和张开的下巴让Hawass, Saleem和他们的同事们相信,Meritamun身上还有其他的东西。

“木乃伊化是如此标准化和仪式化,所以防腐人员没有把她拉直,让她保持通常的仰卧姿势,这肯定是有原因的。他们显然对她很好,为她来世做了准备,”西安大略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生物考古学教授安德鲁·纳尔逊(Andrew Nelson)在一份声明中写道。

Saleem告诉《生命科学》,尚不清楚古埃及人何时开始木乃伊化的过程。她还说,Meritamun的木乃伊保存得很好,这让她怀疑,防腐人员在保护颌骨方面做得不好。

“请记住,古埃及人没有留下关于他们如何制作木乃伊的信息,因为他们打算把这种做法保密,”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所知道的非常少,而且来自古代旅行者(如希罗多德),比实践的顶峰晚1000多年。”

她补充说,对“尖叫的女人”这类木乃伊的进一步研究可能有助于澄清木乃伊化与尸体僵直等死后现象的关系。

CT扫描并没有最终揭示Meritamun的家庭关系。研究人员写道,一个可能的线索是她的大脑没有被移除。他们写道,大脑切除在19王朝的木乃伊中比17王朝的木乃伊更常见。出于这个原因,Meritamun是Seqenenre Taa II的女儿,而不是拉美西斯大帝。

编者注:本文已更新,以包括Sahar Saleem的其他答复,并更新Andrew Wade的从属关系。

最初发表在《生命科学》上。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