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孩子面前请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童年的恐惧将会变成人生阴影
1084字
2020-07-22 11:19
47阅读
火星译客

我们的恐惧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称的,可能识别他们,并且通过这样子做来扼杀它;或者,我们识别了之后,它们会转过身来杀了我们,杀或被杀。我们理智让我们知道,这些对杀戮和死亡的恐惧不是真的,但与我们无意识的感觉相比,这些可能无足轻重,难怪我们的理智会在之后恢复。在某些情况下,运用合理的论据,就像告诉一个眩晕症的人阳台不会倒塌,或者告诉一个抑郁症患者,周围的一切都十分美好可以让你感到快乐。我们的大部分思想不服从于有理有据的逻辑,恐惧作为我们与生俱来的一部分,我们只是带着这种意识行事,即违背重要的人的愿望,将意味着危急他人或者我们自己的生命。

要解释这种恐惧的起源,童年是一个转折点,因为它总是试图解释不成比例的以及无限的恐惧。也许,我们的父母很脆弱,我们深爱他们。如果让他们失望,我们也会心碎。他们可能一直在与自己的精神或身体健康斗争,他们可能被其他的大人虐待;也许他们是想依靠我们来让他们远离绝望,或者证明自己的一生。

我们最初的印象可能是必须要遵从他们对我们的要求,如果不这样子做会给他们造成伤害。我们的愿望以及需求很容易把他们逼到绝境,如果我们做自己,可能会打击到他们的心灵。我们只是太爱他们了,同时也觉得他们太脆弱,不能要求他们接受真实的我们。我们三岁的时候,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就把这些信息记录了下来。

因此,那时候我们就学会安静地玩耍,控制我们的喧闹或调皮,控制我们的攻击性以及智力,我们在家里很快乐,以及乐于助人。对一个有太多事情要做的心爱的大人,我们一点也不麻烦。还有一种情况是,我们最脆弱的时候可能只有自己,之后遇到任何的挫折都会表现出极度的愤怒。

很难理解一个愤怒的成年人对一个两岁的敏感孩子有多可怕。其他的人可能知道这个愤怒的人肯定不会杀人,他们只是暂时发泄一下,很快就会把自己打碎的花瓶碎片捡起来。但是,这些对于一个孩子并不是他所能理解的。他们怎么知道之后比他大很多倍的人不会更进一步,在他们咆哮之后不会一把锤子把他们的脑袋敲碎?

他们怎么能确定,刚刚破门而入、一时失控的父母,不会把他们扔出窗外呢?对于愤怒的成年人来说,会去谋杀一个孩子是无法想象的,但对于敏感的孩子来说这种打击却不会止步于此。一个人不需要真的杀人,这些行为对于孩子来说已经杀死了他们未成型的心灵。

这也难怪我们会有点害怕分享一些恐怖的消息,我们的脑海里充满了恐惧,这些恐惧源于很久以前在特定环境下发生的事情。但是在我们现在的生活中,它仍然有一种强大的、隐蔽的、鲜为人知的、巨大的力量。通过回顾过去,我们的任务是承认这些恐惧是非常真实的,但只是在有限的地方:我们自己的脑中。

它们不属于成人世界,我们担心会发生的灾难已经发生了:我们遇到过这种情况,如果消息变得太糟糕,一些人似乎会有自杀的冲动,还可能会杀死任何冒犯他们的人。这些问题都牢牢地落在另一个时代,我们需要接受一个听起来不太可能的现实,我们现在是成年人了。这意味着,我们对自己和他人的交往都应该有一种坚定的态度。我们很少会看到一个人在我们面前崩溃,如果发生了我们也可以采取很多的措施。我们也会知道如何直接或者间接地帮助他们应对悲痛。

以孩子的角度来看,它似乎永远不会结束,但这是一个孩子的推理不是一个成年人的。实际上,在几个小时,几天或者几周内情况会很糟糕。但最终他们会克服,并且恢复自己的心情。他们会在某天的早上醒来,发现世界末日没有到来,他们知道生活要怎么继续。同样,他们也不会真的拿起离自己最近的斧头把我们kan

他们可能会大发雷霆,可能会大喊大叫,可能会说一些难听的话。归根到底,我们已经足够成熟独立,我们可以远离。在极端情况下,我们有警察和律师。我们可以发泄愤怒,就像在飓风中依然屹立不动的大桥,要有十足的信心承受任何事情。

为了给我们更多的勇气,我们应该记住内心善良和表面善良的区别,看起来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永远不会激怒或伤害到某人。因此,永远不要告诉我们所爱的人不受欢迎的消息,但这是忽视了我们可以破坏别人的生活的更阴险的方式。因为我们希望避免几个小时的不愉快而与一个人在一起,这对我们来说没有好处。如果我们继续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继续痛苦、刻薄、卑鄙、不忠和沮丧地在他们身边,如果我们给对方一个拖拖拉拉的分手场景,并不是在帮他们。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