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家早在2012年就预言了2020年的剧烈动荡
945字
2020-07-24 14:34
61阅读
火星译客
  1. 首页
  2. 新闻

大批民众抗 议警察的暴行和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杀害。2020年6月19日在芝加哥市中心举行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 议活动,只是美国和全球数千场抗 议活动中的一场。

图片:©Shutterstock)

2012年,康涅狄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的生态学家、进化生物学家和数学家彼得·图尔钦(Peter Turchin)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预测:美国将步入一个混乱、暴力的2020年。

好吧,我们来了。

到目前为止,这一年充满了“动荡”事件,从一场似乎使美国人沿着党派路线进一步两极分化的大流行,到警察杀害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和其他黑人,这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抗 议活动和一些城市的骚乱。 
 

当Turchin预见到21世纪20年代的麻烦时,他并不是在吹牛。在2012年发表在《和平研究杂志》(Journal of Peace Research)上的文章中,他分析了1780年至2010年美国的政治暴力,包括骚乱、私刑和恐怖主义。他发现了两种模式:第一,长期的和平趋势之后,似乎持续了200或300年的暴力升级,19世纪早期的相对和平,19世纪中后期的大动荡,20世纪中期又恢复了和平。叠加在这条长期曲线上的是似乎每50年重复一次的振荡。暴力在1870年、1920年和1970年达到顶峰。再推断50年,正好在2020年着陆。

暴力循环?

Turchin从理论上说,这不是巧合,剧变以50年为一个周期。事实上,他认为这些周期在历史上的不同国家反复出现。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不平等等社会问题会导致社会动荡加剧,从而造成暴力高峰。经历了磨练和创伤后,社会将注意力转向了平息暴力,相对的和平将在二三十年(大约是广告时代的长度)内恢复。到那时,潜在的问题可能会再次冒出来,而新一代将不会那么致力于和平与安宁。

相关内容:美国城市的愤怒根源于长期的种族主义治安、暴力和不平等

自从他的论文发表以来,人们一直在争论50年规则是否真的有效,以及暴力循环的可能原因是什么。2012年,纽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雷曼学院(Lehman College)的科学哲学家马西莫·皮格里奇(Massimo Pigliucci)在接受《生活科学》(Live science)采访时表示,230年的美国历史不足以就动荡和暴力的周期性得出明确结论。事实上,在1820年,也就是美国内战和重建爆发的50年前,并没有发生大的动荡。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Potsdam Institute for Climate Impact research)的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伊洛娜·m·奥托(Ilona M. Otto)认为,暴力事件的起起落落是因为在一段时期的动荡之后,人们会创建机制来处理他们当前的问题。这些机构在一段时间内发挥了作用。

“一段时间后,新的挑战就会出现,那些机构不再适合处理这些新问题,”奥托告诉《生命科学》。如果制度不够灵活,无法改变,结果可能是革命或战争。

抛开时机的争论,Turchin说,现在的社会条件已经成熟,可以迎来动荡的十年。

Turchin在给《生命科学》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暴力的]预测是通过观察使暴力剧变越来越有可能发生的趋势而得出的——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下降,精英内部竞争和冲突加剧。”精英内部竞争是指已经富裕或有政治关系的人之间争夺财富和资源的斗争。“这些趋势并没有消失,反而继续朝着不利的方向发展。这意味着将会有更多由其他直接因素驱动的动荡。”

动荡的二十年代

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社会学家杰克·戈德斯通(Jack Goldstone)说,历史可以把本世纪20年代看作是“动荡的20年代”。他的研究为图尔钦的许多研究提供了基础。

戈德斯通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生命科学》杂志:“今年的流行病和警察暴力行为是引发暴力压力的‘导火索’,这种压力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该模型预测,21世纪20年代将是危险的,除非潜在压力得到缓解,否则21世纪20年代末和21世纪30年代的情况可能更糟。”

相关内容:13次改变历史进程的重大抗 议活动

奥托也认为,财富不平等以及获得教育和医疗资源的不平等问题正在给美国社会带来压力。她说,目前的事态是否会演变成一个暴力的十年,取决于人们是否愿意调整政策和机构来解决这些问题。

戈德斯通说,暴力的循环不是由命运驱动的,而是由社会对挑战的反应驱动的。戈德斯通说:“过去40年来,美国一直处于不平等加剧、政治两极分化加剧、政府债务增加和政府功能失调的循环之中。”“如果我们抓住了这些趋势,我们就可以通过改革来改变这个周期。如果我们不遏制这些趋势,这个周期将把我们带入危机。”

2020年11月的大选可能是一个考验。戈德斯通说,如果民主党在国会大获全胜并当选总统,在政治进程中可能会有重大改革的机会,但改革不会轻易实现。另一种可能性是,这次选举无论如何都会以微弱优势获胜,从而导致竞争激烈的选举,可能还会出现更多的街头抗 议活动。
 

“不管怎样,”戈德斯通说,“2020年11月将是一场重大的斗争,我们不能相信我们的正能坚持下去。”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