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面临管理竞争、避免争斗的历史性任务:埃兹拉·沃格尔
2225字
2020-07-21 09:11
50阅读
火星译客

中美面临管理竞争、避免争斗的历史性任务:埃兹拉·沃格尔

作者:谢文婷、白云逸来源:环球时报出版时间:2020/7/19 18:19:47

埃兹拉·沃格尔,哈佛大学名誉教授照片:由埃兹拉·沃格尔提供

编辑注:中美关系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目前正处于1979年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当时世界正遭受大流行病和经济衰退的打击。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将如何发展?武装冲突的可能性有多大?目前双方该怎么办?《环球时报》记者谢文婷和白云逸(GT)就这些话题采访了哈佛大学名誉教授、美国著名东亚事务学者埃兹拉·沃格尔(Ezra Vogel)。

GT:去年11月,你说华盛顿没有共识对中国强硬。但今年我们看到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流感大流行期间都采取了强烈的反华言论。你认为对中国强硬已经成为华盛顿的共识吗?

沃格尔:我所说的是,我们与中国的接触失败了,没有达成共识。我相信这仍然是事实。华盛顿仍有许多人认识到,这一接触并没有失败,我们两国共同完成了许多事情。

我认为,尽管两国关系非常糟糕,尽管特朗普政府把事情推向了疯狂的极端,但华盛顿方面普遍认识到,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共同努力避免冲突的方式。

华盛顿的情绪是反华的,我们必须期待在总统竞选中,双方都会批评中国。但我相信,大选后,下一任谁当选,特朗普是否留任,还是拜登接任,人们都认识到,即使我们促进自己的国家利益,我们也必须找到新的途径,与中国建立更好的关系,在我们共同的问题上努力。我想我们可以期待选举后会有变化。

GT:如果唐纳德·特朗普在11月的大选中获胜,你认为他会对他的对华政策做出调整吗?

沃格尔:

特朗普政府是一个非常混乱的政府。但我认为,如果特朗普连任(现在看来可能性不大),他将希望在这四年中以声誉著称,所以我认为他会有意避免与中国发生冲突。但很难有一个完整的合作项目。它可能会失去组织,但可能会更好一些。

GT:两国之间有可能发生武装冲突吗?

不幸的是,有。没有人想要它,如果战争发生,每个人都会输。但是,如果你看看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发生的事情,例如,它是由一个小事件开始的,然后较大的国家很快就卷入其中,尽管它们没有计划这样做。

如果南中国海发生一点小混战,可能很快就会升级。如果这些国家不能控制它,它可能是毁灭性的,每个人都会失败。这很可怕。

我相信台湾的领导人已经意识到,在台湾推进独立的过程中,他们会挑起大陆的军事行动,他们会尽量避免这种危险。我认为,如果北京领导人担心t湾独立的压力已经越过红线,或者如果他们得出结论,如果他们攻击台湾,美国将不会为保卫台湾而战,那么中美之间确实存在战争的危险。tai湾问题上的冲突可能升级为一场全面战争,对全人类都是毁灭性的。我们必须发展中美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了解,以避免这种巨大的危险。

我们所有关心世界、关心中美关系的人都认识到,我们必须避免冲突,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必须增进相互了解。

你认为中国政府目前的历史任务是什么?与邓小平时代有何不同?

沃格尔:

首先,我认为这需要与美国以积极的方式合作,以形成一个新的国际秩序,而不是一个分裂的世界秩序。我认为这是美国和中国的责任,需要他们的合作。我和许多有见识的美国人都认为,美国没有加入亚投行是个错误。我认为亚投行的中国领导人在制定规则和建立机构方面做得很好。中国在建设基础设施和提高生活水平方面做了惊人的工作。中国人取得的成就真是了不起。中国在促进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做得很好,但要与这些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中国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我认为,“一带一路”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对于连接欧亚大陆来说非常重要,尽管它还处于早期阶段,需要在方法上进行一些调整。我相信你的一些想法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我们从工业经济转向服务经济的时候,美国的国内政策做得不好,因为不平等太大了,富人变富了,穷人变穷了。这些不平等现象的增长是这么多人支持特朗普成为总统的重要原因。

我认为在现阶段,中国领导人不能让贫富之间的不平等加剧,这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应该找到一些方法来创造一个新的服务经济和新的就业机会,用新技术为每个人服务,并提供收入不太不平等的工作岗位。

中国发展科学技术,与其他国家合作,接受外国知识产权的支付规则,对中国很重要。如果他们这样做,这将使美国和欧洲国家更容易继续欢迎中国科学家并进行全球合作。

我们很幸运,在美国有这么多有才华的中国人,他们中的许多人回到了中国。我认为中国领导人的责任是帮助这些人,不管他们住在美国还是中国,保持两国之间的联系。继续欢迎中国学生、学者和商界人士也是美国的工作。

我认为中国领导人和美国领导人现在的历史任务是找到一种方法来管理我们的竞争和竞争,避免争斗。我们必须找到共同生活的方式。中国领导人还需要找到与其他国家合作的途径,包括欧洲、日本,甚至印度和美国。

GT:美国是世界上死亡人数和确诊冠状病毒病例数量最多的国家。谁应该为此负责?

福格尔:在《大西洋》杂志上有一篇由詹姆斯·法洛斯撰写的新文章,对所发生的一切给出了最全面的解释。显然是特朗普政府。

在冠状病毒出现之前,早期的政府就已经制定了应对流行病的计划。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整体计划。特朗普根本没有使用这些计划。当他第一次听说冠状病毒大流行时,他甚至表现得好像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事情耽搁了。这显然是特朗普的责任。

我们需要全世界的合作来摆脱冠状病毒的流行。即使我们将在未来一两年内有新的药物来预防病毒,也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最好地控制病毒。而在此期间,世界经济将处于糟糕的状况。

这将对我们两国都产生不利影响。如果我们不合作,情况会更糟。为了应对冠状病毒,让世界经济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我们两国需要进行合作。

GT:你如何评价香港的现状?

沃格尔:我认为在过去的几年里,香港的很多问题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因此,不满情绪越来越强烈。但是,如果中国能够开始解决当地人民的问题,并与他们进行讨论,我希望在几年内,它能够得到改善。

香港的问题是不幸的。这么多有才华的大陆人从大陆来到香港,得到了很多好工作。此外,香港许多富有的人从房地产中赚了很多钱,收取高额租金,因此当地人,包括那些没有得到最好工作的年轻人,不得不为非常小的公寓支付很高的租金。他们的生活一直很不愉快。这些年轻人没有一个好的渠道来向香港的政治领袖表达他们的观点。我不认为香港的领导人,无论是富人,还是政府或s者,都很好地处理了这些问题。所以现在有很大的困难。

我认为香港局势必须在2047之前解决。未来几年将发生什么将是非常重要的。要想成功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了解导致k的问题,并努力解决这些问题。领导人必须想办法让那些现在k议的人生活得更好。

GT:你认为香港会成为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战场吗?

沃格尔:

我不认为会有美国出兵意义上的战场。但在公众舆论中,是的,美国人会对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非常挑剔。人们对要求更多自由的年轻人深表同情。

美国很难找到办法产生影响,因为毕竟,我们没有对香港的政府控制。但许多美国人认为,他们应该批评中国对局势的处理。所以,恐怕会成为双方舆论的战场。

你如何评价中国处理t湾问题的前景?

我认为这将取决于中国有多大的耐心。如果大陆试图在台湾使用武力,那将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大陆利用经济压力,那么我认为他们有可能在向人们施压以接受更大的大陆影响力方面取得一些进展。

但我认为,要想得到台湾人民的支持,北京领导人必须想办法让台湾人民继续他们所享受的生活方式。

我认为台湾公民可以适应被视为大陆政治的一部分,但他们会反对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

GT:30年前,日本被描绘成美国最大的经济威胁。现在,中国被描绘成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两个时代有什么共同点和不同点?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段时间,因为当时我被邀请到日本和美国演讲。我在美国政府工作了两年。

有几个分歧——一个是日本和美国是军事盟友。虽然在中苏分裂后的一段短时间内,中美之间有着密切的安全关系,但这种关系并没有持续下去。就日本而言,这种情况持续了下来。

其次,日本很快就在美国建立了工厂。他们试图在每个州建立工厂,这对当地提供就业非常有帮助。第三件事是1989年日本泡沫破裂。但我们预计中国的泡沫不会破裂。

第四,中国的增长潜力要大得多。中国经济可能会继续增长,并超过美国的规模。美国人很难接受这一点。但我们必须逐渐学会接受它。

我希望中国在其经济超过美国时会非常小心,因为美国人会非常不安。我认为中国可以做很多事情来使这一进程更加顺利,比如在美国建立更多的工厂,允许美国公司在中国平等竞争,购买更多美国商品。但即使中国做了所有这些事情,这仍然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

报纸标题:变革的潮流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