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酒业
487字
2020-07-19 23:34
47阅读
火星译客

大象粪便刺激南非杜松子酒行业的繁荣

销量在一年内激增54%

大多数人认为杜松子酒与汤力水(一种味微苦、常加于烈性酒中的有气饮料)和一片酸橙一起饮用非常可口,但您可能认为这种酒与大象粪便风马牛不相及。南非蒸馏酒商宝拉和莱昂斯利说其实非也,他们将厚皮动物的便便注入杜松子酒以制造“非洲灌木的质地和风味”,然后以每瓶659兰特(46美元)的价格出售。这种因德洛夫杜松子酒可能主要针对那些具有“冒险精神”的人,但它只是酒水市场上最新的热卖酒。研究公司IWSR认为,2018年南非人的杜松子酒消费量比前一年增加了54%。

有几十家新公司都满足了这样的消费需求,其中十家入围了在八月开幕的SA手工艺金酒奖。南非手工杜松子酒的专业订购服务机构——酒厢的所有者吉恩·巴克姆说:“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喝的都是英国进口的杜松子酒,直到最近我们才拥有了真正的南非化杜松子酒”。2015年南非的蒸馏酒商还不足十几家,现在已有50 家,其中30家位于西开普省。该地区的吸引人之处部分在于其丰富的“植物性药材”,或者是自然调味香料,加入它能够使每一款酒的味道都不同。因弗罗切是南非手工杜松子酒业的领军企业之一,他们使用芳香的芬博斯灌木来制酒。该企业每月生产18,000瓶酒并且出口到17个国家。

三个因素能够解释南非杜松子酒业的繁荣。第一,杜松子酒在世界各地都变得越来越受欢迎。2018年全世界消费量增加8%,英国的消费量增加了52%。另一个因素是1994年种族隔离结束后许可证法的自由化,这使得开设酒庄以及非白色人种与白人消费同一种酒变得更加容易。(在种族主义政权统治下南非的黑人在酒类商店很难购买到“白人”的酒精饮料;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叫做舍宾的非法酒吧)。

最后一点是南非更著名的饮料和红酒生产商的经营十分艰难。葡萄园需要阳光,水和土地;但杜松子酒厂可以建在仓库中。整个西开普省的葡萄酒商都被最近的干旱以及有争议的土地所有权和疲软的价格问题所困扰。一家名为BDO的咨询公司认为,只有一半的葡萄酒商是盈利的。

即使高雅的新品手工杜松子酒引起了轰动,大多数南非人还是坚持选择便宜的酒类。单瓶售价超过225兰特的杜松子酒仅占全部销量的6%。但是对于那些富裕的人来说,等待他们的将是大象粪便和汤力水带来的乐趣。

此文章刊登于印刷版的《中东和非洲》部分,标题为“冒险精神”(2019年12月18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