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个小偷——22
1773字
2020-07-22 11:20
49阅读
火星译客

充气车胎和泄气车胎

一开始只是个很小的想法,现在发展成这么多开始变瘦的女性群体了。减肥营我们已经进行一半多了,而且女性参与者们都很不可思议。她们有来上课。她们完成了每一项挑战。她们正在减掉脂肪,而且她们正在重获幸福。有些女性朋友受她们自己生活变化的启发,以至于她们在自己社区建立了迷你减肥营;她们比其他遵循课程的人更超前,找回被爱情偷走的,做自己生命的主宰。BBC新闻甚至就关于她们的发展做了两次报道,她们还受邀在英国达人节目上讲述经历。《真爱》杂志减肥营女性同胞们的生活早已一片光明了。今天我在皮特帕克的海德公园新兵训练营中加入到她们。

海德公园|06:15

我到了的时候发现一个十人组的摄影团站在喝咖啡的周围,二十个穿着匹配运动服的减肥营成员,还有在给人们按摩肩部的费德里科,分发蛋白质奶昔,然后蹦哒着挥舞拳头,就像《公牛》中的伪亚裔成龙。

“大家开始做热身运动好不?非常感谢,你们这些可爱的胖子们,你们曾停下忙碌的脚步,曾照亮英格兰的岛屿,成为精神上和情感上咸鱼翻身的希望,并且为其他非常非常非常胖的人们赋予能量。”

我站在人群边上并试图照着做精心设计的热身运动。她们坐在地上并开始做伸展运动。我跟着做了。当我试图伸展腿部时听到她们充满笑声的谈话,尽可能的不让泥土或者绿草弄脏我的新斯特拉(运动服,不是啤酒罐)。

“说真的!看看我们大家!”一个人大笑着说道,“其实我们真的很像搁浅的鲸鱼。那应该是起源在我们这的。它来源于我们!”

“我遇见我丈夫之前是苗条的,然而现在看看我!”另一个人说,伸展着去够她的脚。

“你从来没瘦过!”有人开玩笑道。

“我有过!我明天会把照片带过来。我以前是10号身材的。我25岁之前都在当地女足中充当中锋的。”

“我能问下发生了什么吗?”我问道,“你认为你是如何开始变胖的?”

“就好像我知道似的!我结识了一个很好的人,然后我就开始发胖了,就像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厂那个女孩一样。”

“你是指薇尔莉特伯雷嘉德吗?”我问道,不觉有些警醒,因为薇尔莉特伯雷嘉德不止是变胖了。她变的又胖又肿。作为一个8岁小女孩看起来很可怕。

“是的,就像薇尔莉特伯雷嘉德。”她慢吞吞的确认说。

“那么希望没有发肿。”我自己嘟囔着。

“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费德里科打断道,更正她的伸展动作,“你就像一个泄气的车胎,但是是反过来的。你是一个充气的车胎。”她们都爆笑起来。

“但是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导致你的身材改变了。”我坚持道,“你恋爱了,然后呢?”

“好吧,对我来说,”一个老大姐说,“我总是想对我老公好点,我现在也是。我喜欢给他做好吃的,我喜欢宠溺他,而且否则我可能也不会往家里买那么多的吃的。”

“我也是。”另一个应和着,“我不会为自己做点心的。我甚至可能不会吃肉。但是我老公认为没有肉的一顿饭就像附餐沙拉。我之前吃饭不是那样的。”

“还有食量大小。我的食量变大了。来减肥营之前吃的差不多和他一样多。然而女人需要的卡路里和男人的不一样。”

“但是,”减肥营的一个年轻成员说,一个漂亮的小麦色皮肤的女人,胸部很大,“我们目前的肥胖形象有些好处的……”

“我的天呐,还有好处!”她们都激动的赞同道,“在前两天的整理活动过程中,他碰了我的胳膊。我真的有种触电的感觉。”她们都笑了。

“好吧,我无法相信他没有女朋友。”另一个减肥营成员轻声说。

“我听说他有的。”又一个说,“我听说他结婚了。”他们在谈论谁?她们必须意识到费德里科是同性恋?他正站在她们身后用粉底液遮痘痘呢。

“我不管他是否结婚,离婚,同性恋还是直男。”她们中最胖的一个说,“我愿意一辈子都躺在那个皮特帕克身下。”她们全部狂笑起来。

“我会接近他的。”另一个尖叫道。

“我们都应该接近他!”

“对!对!对!对!”她们都激动的说。

“不!!!!”我双手捂住耳朵喊道,前后晃动着,“不!不!不!不!不!不!”

费德里科拉住我的手并把我从目瞪口呆的人群中拽走。

“你到底在干嘛?”他朝我吼道,“像那样躺在那乱叫吗?就像炸弹爆炸中唯一幸运者那样前后晃悠,坐在一家商场的废墟里,而你所有的朋友都被幻想破灭的年轻炸弹埋在废墟里。你疯了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好吧,你听到她们怎么谈论皮特帕克的吗?”泪水在眼里打转。

“控制住,凯特温特斯!你什么时候变成了爱哭鬼了?减肥营是可以有淫欲的,我的天呐!如果她们想要讨论你那宝贝皮特帕克的小黄嗑,她们可以讨论的。你怎么敢来我这新兵训练营里并且在热身运动中开始大声嚷嚷呢?”

“你说的对,对不起。我肯定是有种很强的保护欲,别再提我关于小时候朋友的自然反应了,就像一种过敏,对讨论关于皮特帕克的小黄嗑过敏,就像一种皮特导致的过敏,一个棕榈园。”

“别说了,凯凯。闭嘴。而且请记住热身运动是一个用来沉思并且做好肌肉准备的时间。大家都知道。这时候不是用来吵吵闹闹的。真丢人!”他停下来然后回到减肥营队伍里,而我一个人在队伍边上站着。我能感觉到减肥营成员愤怒的眼光从背后看着我,或许试图把我变成一个充气车胎,混 蛋们。

海德公园|6:30

皮特 帕克终于到了。我说的他到了是指——他快速的,冲刺着,穿过整个海德公园。我看着他过来。他像赛马一样跑着;优雅,强劲并且径直跑到变态减肥营成员那。他甚至都没过来打招呼。我过去打招呼但是走一半便改主意了。

“大家准备好了吗,女士们?”他原地跑步着说,“好的,大家坐下来。我们按照昨天的程序做,伸展,俯卧撑,蹲坐,下蹲后伸腿运动,然后10千米跑步。”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费德里科示意我坐下来。我看看周围减肥营的成员们已经双腿翘在半空做仰卧起坐了。

“全是泥。”我朝费德里科打口语,只见他翻了翻白眼然后假装不认识我。接下来我就被抱起来,并且又一次的被包围在皮特帕克紧实的双臂间了。

“你应该锻炼,凯特。”他说着把我抱到人群中间,然后单膝下跪并慢慢把我放到地上。

“皮特,你似乎总是要把我抱起来然后带到另一个地方。”

“隐喻的说抱着你还是字面上的抱着你?而且你非常轻。让我在这些女士们面前看起来很阳刚并且强壮。不是你就是费德里科,而且他闻着有点异味。”他盘腿坐下来,摸着我的运动服。“你喜欢吗?大小合适不?因为合适大小的装备是很重要的,能很好的支撑你的脚和你的——”他看着我的胸部,然后望着天空。

“大小都很合适。谢谢。”

“你理解运动程序不?”

“一点也不。”

“那跟着我做吧。”他说着,准备站起来,然后停下来,“噢,你的背带扭结了。”他说着弯腰在我后面帮我整理我那超级合身的运动胸衣。他摆弄的时候就在我头顶上弯着腰,他的脸在我正上方,屁股离我的脸超级近。他摆弄完后意识到我们刚刚离的有多近,但是他没有像之前磁铁那样一下子拉远距离。他只是低头看着我,还站在刚刚的位置上。我也看着他,看着他的蓝色眼眸,看着皮特帕克。然后他弯下身子,非常缓慢的,而且非常谨慎的,然后他亲了亲我的脸颊,停顿在那,他的脸贴着我的脸,紧挨着。我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洗衣粉味道,他的皮肤,他的洗发水;就像一种皮特帕克的味道冲进我的鼻子。我心里小鹿乱撞,而且祈祷皮特帕克听不到乱撞的声音。然后朝我耳边喊道“再做二十个,大家!”,皮特站起来。“然后我想要大家都快速跑到蛇形湖再跑回来。最后一名需要再重新跑一边,我是认真的。”减肥营成员开始挣扎着站起来。“去!去!去!去!!”成员们跑出去时他在后面助喊道。但是我完全躺在地上,看着伦敦清晨的天空。我用手摸着脸上被皮特亲吻的地方,我还能感觉到;皮特帕克的亲吻,那个从来不笑的人。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