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精英无法接受美国失去领导地位这一事实
1253字
2020-07-22 00:22
45阅读
火星译客

美国精英无法接受美国失去领导地位这一事实

作者:亚历山大·卢金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2020/7/16 21:58:40

插图来源:刘锐/GT

由于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采取极端强硬的立场,中美关系自1972年以来至少达到了最糟糕的阶段。个中缘由有很多个。基本的原因是地缘政治:一个崛起大国和一个已有强国间的竞争。格雷厄姆·艾莉森教授在其修昔底德陷阱理论中阐述了这一点。然而,这种竞争能以多种形式实现,历史上并没有不可避免地导致战争。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它会导致核灾难,当世界比以前更加全球化时,有许多新的因素降低了最艰难情况发生的可能性。但是,他们并不是说战争是绝对不可能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他因素,包括个人领导能力。

关于当前的中美对峙,有很多种说法。一种观点认为,意识形态与政治体系的差异造成这种关系的主要原因。根据这种观点,二战后,英国将其在世界上的主导地位让给美国要容易得多,因为两国是盟友,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和普遍的世界观。

他们还有来自苏联及其阵营的共同威胁。另一种观点认为,无论如何,冲突是无法避免的,前一阶段的合作只是为对抗做准备,当时中国还没有强大到足以大胆挑战美国。据第三种观点,当前的对峙时期是不正常的,中美关系最终会变得更有建设性,因为双方都认识到,在全球化世界中的合作更符合双方的基本利益。

我认为,所有这些说法都应该值得考虑,但实际情况将取决于双方的具体政策。一定程度的对抗是不可避免的。长期以来,美国精英对美国失去在世界上的主导地位感到失望。当然,他们不会把这归咎于他们自己的政策失误或历史大势所趋,因为在他们看来,历史必然会以美国胜利而结束。因此,中国的崛起显然是个替罪羊。历史不会出错,中国必须欺骗它。

这就是华盛顿声称中国欺骗美国的原因;它利用华盛顿的优惠政策变得更加强大,但无法按照华盛顿的意愿改变。实际上,美国对华合作政策符合美国当时的利益。上世纪70年代,华盛顿试图利用中国对抗苏联。后来,美国公司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获得巨额利润。所以双方都对合作感兴趣。问题在于,美国精英无法理解历史的某些主要趋势。他们以为中国会改变,变得更亲美,但事实上,世界正变得更加多极化,美国统治时期即将结束。正如美国学者安德鲁·库钦斯恰当地指出的那样,(美国式的)历史终结了。

意识形态和政治体系的差异是中国往往容易低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两国政治体系迥异,甚至对立,美国很难接受中国在世界上的任何影响力。如果我们将二战后的美英局势作比较,那么第三国从英国到美国的拥戴变化在当时是微不足道的,因为这两个大国是盟友。如今,任何一个对中国友好的国家都被美国视为敌人或潜在威胁。经济上的相互依存无疑限制了对抗的趋势,但它并不是唯一的甚至是最关键的因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英国和苏联是德国非常重要的经济伙伴,但它并没有阻止它对他们的攻击。

因此,人们不应低估华盛顿遏制中国经济增长的决心。美国精英们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现在不阻止中国,中国很快就能战胜美国,这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受允许的。为了实现这一目前,美国打算牺牲部分经济利益。其他问题,比如人权或其他国家人民的福祉,都是从属于它的。

可以清楚地看出,美国针对香港的政策。特朗普于7月15日宣布的香港优惠地位势必会影响香港人民的福祉。但特朗普不能不在乎。他一中央政府通过的《安全法》为借口,再次对中国经济造成打击,他还将继续这样做。如果中国想恢复与美国的合作,它不应责怪华盛顿,也不应试图说服它。唯一的方法是让美国在经济上获益,同时在政治上更加保守。

我认为,当前高水平对峙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精英无法接受他们的国家正在失去世界主导地位这一客观事实。从这一点来看,领导地位的变化很难改善这种状况。如果乔·拜登登台,情况可能更糟,因为民主党派人士往往更积极地使用人权口号。他们也可能获得欧洲盟友更多的支持。除此之外,即使拜登想缓和中国问题,他也可能不被允许这么做,因为共和党派人士会监督并批评他的每一步。他们或许能组织与中国关系的任何进展,就像民主党派人士不允许特朗普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一样。

但这个局势也将取决于中国的政策,目前还不是特别明朗。在中国,仍然有人相信,不费吹灰之力,事情就会恢复正常。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同时,一个不以实体经济和军事能力为基础的过于强硬的反应可能会适得其反,甚至会疏远中国的一些盟友和伙伴,而这些盟友和伙伴正是中国在这个严峻时期所急需的。俄罗斯通常会支持中国,因为它也成为美国妄想的替罪羔羊。中俄合作在所有领域都在持续增长,包括安全、外交政策和经济方面。但这种圆珠笔刽持久,两国不太可能形成一个由共同防御义务的正式联盟。原因是两者都很强,无法分享每一个具体的利益。我们应该记住历史:中国和俄罗斯(苏联)曾三次签署同盟协议(1896年、1945年和1950年),但每次都不太顺利。与此同时,他们在许多领域都进行了非常密切的合作,包括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的军事合作,只是在互不侵犯条约的基础上没有结成同盟。

作者是俄罗斯莫斯科经济大学高等学院国际关系系主任。电邮:opinion@globaltimes.com.cn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