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对峙符合俄罗斯的利益吗?
840字
2020-07-26 06:21
45阅读
火星译客

中美对峙符合俄罗斯的利益吗?

作者:安德烈·科尔图诺夫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2020/7/17 10:13:40

插图来源:刘锐/GT

美国总统大选一般在美国外交政策的一致性上有关键影响。这是因为国家领导会受到国内政党纷争的影响。竞选活动也将直接的个人政治考虑放在长期的国家利益之前。现任总统力求重新竞选必须凸显全体选民在处理外国合作伙伴,特别是与敌对国事务上是否强势、强硬和有魄力。他或她的对手试图做出相反的点子,控告现任总统对美国的敌人、对手和竞争者示弱、弱势和过于随便。因此,外面的世界暴露在一个鹰派言论的水火之中,标志性的“美国强硬”表现,以及甚至变成美国行为的突发性转变。

然而,当前的中美关系紧张局势的这种解释不应掩盖这一非常复杂和困难的关系的历史轨迹的更为宽泛的视野。长话短说,中国惊人的崛起让美国措手不及。美国政治文化从来没有像同龄人那样特别善于与外国敌手打交道。冷战结束后,得意洋洋的美国外交政策制定者们热情地赞同“单极世界”的思维方式。旧习惯根深蒂固,如今我们目睹了一个非常不稳定、痛苦和不连贯的过程,即美国正在自我调整,适应新的全球力量平衡。对华盛顿来说,新冠疫情对华盛顿而言是一种耻辱,它揭示了中国应对新冠的能力比美国更高的效率。美国公共卫生体系显然无法阻止病毒的传播,必须向国内外大众解释。事实证明,中国是一个信手拈来的替罪羊;让北京为新冠负责,就像给已经燃烧中的中美大火泼油。

我们能期待美国在11月大选后对中国的态度发生根本性转变吗?不幸的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乔·拜登接替唐纳德·特朗普入驻白宫,美国的外交政策风格和言辞将有明显变化,但其基本目标和愿望将大大减少。拜登总统可能更倾向于与北京达成战术性停火协议,而更不愿意动用美国军事力量,股东胸脯,向中国领导人发出最后通牒。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将更加努力,通过讨好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盟友和伙伴,组建一个统一的西方反华联盟。拜登还更重视中国的人权问题,包括香港、新疆和藏族自治区等敏感问题。更重要的是,只有非常强势的美国总统才能修复与中国的关系。这样的总统应该得到美国社会和美国政治阶层的全力支持。在拜登总统的领导下,美国将继续在许多方面出现分歧,而这些分歧将继续对整个世界,特别是对中国的连贯、一致和长期战略的主要障碍。

许多俄罗斯人认为,中美长期的对峙符合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利益,因为这种对峙提高了莫斯科对北京的重要性,使中国对进一步加强对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关系更感兴趣。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但俄中合作应该有自己的基础,而不是一个共同的敌人。除此之外,中美毫无缓和的对峙对俄罗斯而言包含着多重军事、地缘政治和经济风险,从毁灭性的全球衰退(将严重损害脆弱的二路搜你经济)到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俄罗斯可能会违背自己的意愿而牵扯其中。与此同时,莫斯科不会成为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诚实的中间人”,因为如今的美俄关系并没有美中关系来得好。

对于持续不断的中美对抗,隧道尽头会有什么曙光吗?我往往认为,我们不应低估两国经济相互依存的力量。如果中国为全球经济停止成为主要驱动力,美国可能会是第一个感受到重击的国家。如果美国内乱,中国将被剥夺其最有利可图的外国市场。最终,这些现实应战胜目光短浅的政治诡计或过时的意识形态本能。然而,为了使与中国的关系重回正轨,美国政治机构必须经历一次彻底的更新换代。这种变化不会早于2024年发生,未来几年对美国、对中国,甚至余下的我们自己都将是一条坎坷的道路。

作者是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总干事。电邮:opinion@globaltimes.com.cn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