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个好名声
729字
2020-07-25 23:58
56阅读
火星译客

他们曾经主宰整个帝国,如今却刷起了社交网络

彼得·切尔宁(PETER CZERNIN)是一位成功的好莱坞电影制片人,曾获奥斯卡提名。但是,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并不看重他的才华,反而对其贵族血统更感兴趣。彼得说:“我深怕看到别人把‘Peter Czernin’称作男爵继承人”,因为他不愿意被贴上‘霍华德·瓦尔登男爵的外孙’这样的标签。

哈里王子与梅根王妃踏足电影业而放弃王室成员身份的决意让家人和粉丝都大为震惊,但这一决定的确代表着一种更广泛的趋势。根据现代温莎王朝(House of Windsor)的族谱显示,乔治五世的曾孙这一代目前大多都是年轻人,其中从事艺术与娱乐行业的占42%。

情况也不全然如是。维多利亚女王的132个玄孙中有六个从事文创业,但实际上并没有混出个名堂。有些到最后身无分文;而更多的人选择投身公共服务事业。如今日子好过很多了。现代经济不仅使那些家境优越的富人长期处于有利地位,还让他们能够时常接触名人圈中的文创专家和Instagram网红。肯特公爵的孙女阿米莉亚·温莎是一名模特,也是社交媒体上的名人。她的哥哥唐帕特里克爵士自创了个人时尚品牌。拉塞尔斯家族是玛丽公主的后裔,目前他们中很多做了音乐家和电影制作人。其他的贵族中有的创立了乔治·阿玛尼品牌,有的做起了水晶珠宝,还有的成了涂鸦艺术家。

或许是因为创作艺术对比其他大多数领域工作氛围更愉悦、社会声望更高,所以贵族们纷纷选择投身于此。在该行业内,对于成功没有明确的定义,而且那些坐拥财富的人不用去烦心行业下游普遍存在的薪低利少。而为什么文创行业会成为贵族的首选还得好好解释一番。

人际关系可能是一大因素。它的用处尤其体现在艺术品交易行业,因为这得说服一拨有钱人出售他们的画作,然后再说服另一拨有钱人买下这些作品。尤金妮公主和海伦·泰勒夫人都有经营艺术品。并非所有的贵族都能坦然承认人际关系的效应。泽努斯卡·莫瓦特女士(Zenouska Mowatt)在绘时光(Halcyon Days)工作,这家公司以生产奢华瓷器为主,拥有三项英国皇家勋章认证。这位英国王储第56顺位继承人曾表示:“有些人认为我的人生就是在走捷径,我之所以能在奢侈品行业斩获一席之地依傍的是我背后庞大的王室家族,但事实并非如此。”

但就创作艺术领域而言,人际关系可能与显得尤为重要。要想在这一领域获得成功就得有能力把自己推销出去,所以哪怕拥有一丝半点的贵族血统在社交媒体方面也能占有很大优势。山姆·查托(Sam Chatto)Ins上的6万名粉丝可能会被他的瓷器所吸引,但他本身作为玛格丽特公主(Princess Margaret)的孙子这一事实也是锦上添花。

很多拥有贵族身份的年轻一辈所创立的品牌或企业都与其家族产业密不可分。曼纳斯三姐妹的父亲是拉特兰公爵(Duke of Rutland),她们中有两名是模特,还有一位做了歌手,三姐妹会利用自己的人气在社交媒体上宣传贝尔沃城堡(Belvoir Castle)举办的宴会。子爵夫人韦默斯最近凭借在电视节目《舞动神话》(Strictly Come Dancing)中的活跃表现提升了朗利特庄园(Longleat House)的形象及其家族的地位,但也引来了其他贵族的侧目。辛钦布鲁克子爵夫人是一名美国博主,她在《一名美国贵族的房产指南》和《伦敦贵妇》中的一次次亮相使得其家族古堡(即Mapperton House)的成交额大幅提高。

任职于英国政府社会流动委员会的山姆·弗里德曼(Sam Friedman)认为贵族投身创作艺术领域能够带来一定的文化意义。他说:“这类贵族在关于英国人现在究竟是何身份的重要争论中起着调解作用。不过,从经济角度来说,他们跳槽的职业可能并未起到什么作用:查兹沃斯庄园的经久不衰不是靠伯灵顿伯爵的摄影业和他妻子的时尚品牌所达成的。至于这些贵族经营的所谓文创事业能否称之为真正的工作还是得具体考量。切尔宁先生说过:“有些人认为‘工作’只不过是旧约中的一本书。”

这篇文章摘自英国版块的印刷版,标题为“为什么创作艺术会风靡贵族圈”(2020年2月6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