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金广告牌
476字
2020-07-24 23:59
56阅读
火星译客

场边广告不再要求一成不变

2月9日,里昂队的费尔南多·马卡尔(FERNANDO MARCAL)在与巴黎圣日耳曼队(Paris Saint-Germain)的对手赛中踢进了一记可笑的乌龙球。那一刻,里昂的球迷们都在电视屏幕上祈祷自己是看错了。他们看到的的确不是真的,只是他们所祈祷的并没应验。球场内的广告看板在他们眼中与那些不幸在球场亲眼目睹马卡尔不慎失误的里昂球迷看到的不一样。这些广告牌在电视上看是虚拟的。

虚拟广告的工作原理是在标记区域内放置不可见的红外信号,以便区分前景中的其他物体。于是,图像就可以在电视直播中叠加在标记之上了。天津的观众看到的可能是罚球区后面当地一家银行的标识,而蒂华纳的观众则会被墨西哥啤酒吸住眼球。

可想而知,足球俱乐部对这方面是很感兴趣的。去年,欧洲排名前20的球队获商业收入总计36亿欧元(约合39亿美元),其中赞助和广告收入占大头。一家体育营销公司的老板指出,要是公司有权针对特定的受众调整场外信息,那么商业收入额将增长40%。

上个月,皇家马德里委托体育管理公司IMG代其出售这些虚拟地产。欧洲其他球队在最近几个赛季已经开始使用这项技术。北美的顶级冰球和篮球联赛同样不落其后。

但定制广告以迎合各种人的不同口味有其局限性。波士顿咨询集团的Jean-Paul Petranca称,赞助商过多可能会损害到球队的品牌形象。曼联去年的赞助收入高达1.73亿英镑(约合2.24亿美元)。但这个团队在过去曾因从床上用品到方便面等各种商品都“不吝”代言而屡屡被嘲。

即便如此,虚拟广告牌已然成为风潮。该技术供应商Supponor的老板James Gambrell表示,在未来,赞助商可以根据其人口特征或选择的设备或平台(如苹果设备的用户通常比安卓设备的用户更为富有)以锁定用户。

目前,虚拟广告技术已经可以帮助俱乐部留住颇有争议的合作伙伴,同时还能安抚忿忿不平的公众。作为英超半数球队的赞助商,英国博彩公司在上周宣布,由于遭受到反赌球人士的强烈抨击,他们正在考虑撤出球场一侧的广告牌。一家赞助巴黎圣日耳曼球队的大型法国博彩公司Lovebet正在通过虚拟广告吸引亚洲的观众。这是因为在亚洲,赌球行为是合法的,而且很受欢迎,但在欧洲则不然,这种做法受到部分欧洲市场的限制。虚拟广告可以为俱乐部省去很多涉及司法问题的麻烦,尽管它们还是会因为马卡尔的失误而颜面不保。

这篇文章摘自商业版块的印刷版,标题为“吸金广告牌”(2020年2月15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