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升级中印关系
2298字
2020-06-29 08:56
55阅读
火星译客

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关系在本世纪将会是最重要的关系之一。两国之间的互动将有助于决定全球化、国际组织、以及美国的势力的未来。他们合作的能力将是诸如气候变化及多边贸易谈判之类的国际课题的关键。

印度陆军的一名军人在东北部阿鲁纳恰尔邦内前往中印边界的路上驻守。2007年九月。(Parth Sanyal / 路透社提供)

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关系在本世纪将会是最重要的关系之一。两国之间的互动将有助于决定全球化、国际组织、以及美国的势力的未来。他们合作的能力将是诸如气候变化及多边贸易谈判之类的国际课题的关键。但是,两国关系未来的意义虽然大,他们的关系却仍旧处于过去。

自从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印度败给中国后,印度仍对其邻国心存怀疑。中国打了胜仗,又不忘自己的经济分量,因此将印度淡淡看待。尽管中国与印度各自登上了世界舞台,但是他们之间彼此基本上犹如陌生人。

两国的领导人,即中国主席习近平及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都意识到这个问题,因此已誓言促进两国之间的交情。但由于1962年的阴影在边界、官僚沟通、及两国众多的人口仍存在着,因此进展将会缓慢,又容易发生挫折;合作只会维持在特设与务实的状态;北京与新德里也会宁愿与华盛顿交涉,也不愿彼此沟通。

战争护目镜
 

中国和印度正在一个短暂的战争投射的一个长阴影下生活。

中国和印度正在一个短暂的战争投射的一个长阴影下生活。1962年,在喜玛拉雅山的山脚下,几乎瘫痪的军队在中国的jie放军手下遭到现代印度最羞辱的败仗。之后,两国的关系已开始解冻。在印度,边境战争揭开了中印之间兄弟情谊的神话,将其北部的邻国指定为印度长远安全的首要危机。1998年,印度国防部长乔治・费尔南德斯称中国为印度的“潜在的头号敌人”。同年,印度进行核试炸时,印度总统阿塔尔·比哈里·瓦杰帕伊也以中国为理由。
 

关系自从那时候有了好转,但变化也不多。中国在边界被视为存在的危机,原因其一是边界的军事行动及基础设施工程增加了紧张情绪,其二是中国对巴基斯坦的支持。据2013年由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有83%的印度人视中国为安全危机,印度报章几乎每天也报道了中国在边界的挑衅举动。边界战争和其后果的描述充斥着德里书局的书架:《印度的中国战争》、《喜玛拉雅摊牌》、《喜玛拉雅失误》等等。外交政策讲座必定会有八旬印度老上校滔滔不绝地讲述1962年的教训,以及讨好中国的危险。

对中国来说,1962年的意义迥然不同。此次冲突虽然已从流行记忆中几乎不在了,但他似乎明确地证实了印度会沦为次等势力。印度1959年后为da喇嘛提供政治庇护,以及其和苏联的关系(中国和苏联在1950末期闹翻了),使它成为偶尔的刺激,但从不是一个严重的危机。对北京来说,印度的军队看似软弱,其种姓缠身的社会“封建”,其英国化的精英也被英国帝国主义的臭味污染。

这个观点在印度错过经济改革的机会时证实了。邓小平在1978年快速启动了中国的经济之后,中国似乎注定将拥有强国的地位。新一代的政治家、学者、公民成长时有着日渐增加的自信,相信中国正前往经济现代化及全球性认同。反之,印度的贫穷、传统及轨道是其过去的不舒服的提醒。一名要求匿名的前中国外交官说道,“你知道,我90年代造访印度的时候,他们的官员告诉我们说我们或许不久就会超越他们。那时候听起来很怪,现在只能说很好笑。”

但是,近年来,印度日趋突出的全球性角色,尤其是通过金砖五国及二十国集团,让印度在北京的地缘政治地图上有了更突出的地位。两个国家都已厌倦西方垄断的国际组织,印度也在中国建造的替代组织有着显著的地位。这些组织包括: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银行、及上海合作组织。最近, 莫迪因为向美国、澳洲、尤其是日本几个国家招揽,在北京受到了关注。但是,中国要将印度视为同行,还有很远的路要走。顶尖中国评论员兼南京大学教授朱峰这么说道:“我们不认为印度是个很成功的竞争者,我想莫迪也不可能改变这个状态。”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西部印度城市艾哈迈达巴德在会议之前向中国主席习近平献花。2014年9月17日。(Amit Dave / 路透社提供)

梦想卢比与人民币

除了破坏中印之间的政治关系之外,1962年的战争也摧毁了他们之间的经济关系。最后几颗子弹发出后的将近一代的时间里,曾运输中国丝绸前往印度、将佛教带到中国的古老贸易路线毫无动静。情势在70年代末期渐渐好转,后来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及阿塔尔·比哈里·瓦杰帕伊分别在1988年和2003年高调访问中国后,情况快速增长。有了中国对印度铁矿的需求及印度对中国核电厂、电子产品、机械及化学物的支持,年贸易额从2000年的30亿美元激增至660亿美元。

今天尤其重要的是,利润的前景使中印之间的互相猜疑渐渐削减了。中国公司,如高科技公司华为及小米,已经开始重视印度。去年九月,一组135人的中国首席执行官代表团陪着习近平访问印度。翌月,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在德里的一次论坛上称赞莫迪的演讲为“鼓舞人心”,也宣布了他在印度投资的意愿。印度同样的对中国的软件商及药剂公司有着很高的期望,学习中文的印度学生也日趋增加。中国和印度的商人已经梦想着卢比与人民币,这是几年前似乎不可能的事。

但是,在这些兴奋情绪的背后,将经济热忱转变成政治善意不是易事,主要是因为经济关系仍严重地不平衡。印度与中国的贸易逆差高达378亿美元,而且印度出口的绝大多数为原料而不是成品。对于许多印度评论员来说,很难不用过去的观点观察现在的难题。印度评论员 Shishir Gupta 在《喜玛拉雅摊牌》中写道,中印经济关系“和帝国时代,英国在印度种植呀片往中国出口时没两样”。皮尤全球在2012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24%的印度人认为中国成长中的经济对印度是好事。反观下,有44%的中国受访者认为印度的增长对中国有好处。

只有30%的中国人对印度持正面看法,也只有31%的印度人正面看待中国。

两国之间的经济关系不但不平衡,也很肤浅。尽管中国这十年来的海外消费热潮,中国在印度的投资却跟不上贸易的繁荣。事实上,中国在印度的投资总值区区5亿美元,比马来西亚、加拿大、波兰在印度的投资额更少。(印度在中国的投资也相对地少,总值4亿7千万美元。)这些都有政治影响:投资外国公司,就要在外国落地生根,这样会让商务人士建立坚强的双边关系时有利益,也有了一个理由为促进两国关系而进行游说。

但是在印度的中国公司时常被印度官僚因为过度依赖中国或间谍行动而恐惧所被捆绑。中国的印度企业必须为了进入资讯科技和药物的市场而挣扎。他们也得处理一些根深蒂固的看法,认为他们可提供的很少。重新建立经济关系步伐缓慢,使得印度和中国的企业对彼此的市场都陌生,当他们遇上麻烦时,却没几个组织或有经验的同行可求助。以在中国的印度公司为例,他们被迫依靠只有30位外交官的大使馆,在中国只有一位代表的贸易组织(例如印度工商联合会及印度工业联合会),或者几乎不存在的印度侨民。

简单地说,经济关系或许不足以将中印关系带入本世纪。

未知实体

蓬勃发展的关系最大的障碍,或许就是中国人和印度人本身。中国和印度的民众不太认识彼此,所认识的又被历史包袱所污浊。再加上两国的强大民族主义风气,让政治关系难以进步。

根据一项2014年7月的皮尤全球调查,只有30%的中国人对印度有良好的观念,只有31%的印度人对中国有良好的观念。(中国人和印度人分别有50%和55%的人对美国有良好的观念),部分原因是两国的人民鲜少有互动。2013年出国的一亿中国人当中,只有16万人去了印度。(有140万人访问了法国。)2013年出国留学的27万名印度学生中,只有9200人在中国。与此同时,只有2000名中国学生在印度留学。除此之外,申请签证手续繁杂,直通班机又有限:只有一家航空公司(即中国航空)从北京往返德里,而且没有直通班机连接上海和孟买两个商业枢纽。

更深一层来说,这两个社会简直不会吸引彼此。大多数中国人没吃过印度餐或看过宝莱坞电影,创立中国最大的宗教佛教方面又给予印度很少功劳。许多人尝试过了瑜伽(在中国大约有1千万人经常练习瑜伽),但是大多是把它当作西方进口对待。再来,对一个和近乎普遍的贫困相差一代的人口来说,西方所庆祝的印度神秘禁欲主义没有什么吸引力。中国在印度的表现也不相上下。虽然中国食物很明显地成功,只有少数的中国古代或现代文化在这里产生共鸣。两国的学者与专家的资格有差距,难以教导互相理解。中国已训练了一小撮印度语言和文学的专家,但没几个印度政治或经济的专家。德里的中国研究所的Jabin Jacob说,“印度距离高品质中国学还有10到15年。”印度斯坦时报的前中国记者Reshma Patil在她最近出版的书籍《跨越边界的陌生人》写道,印度关于中国的学术写作“犹如被关在1962年的时间囊里头。”

这一切被中国和印度的治理制度之间的差距所加剧。中国官方努力提高和印度的融洽,在民主印度里非但没有减轻其形象问题,反而加剧了它:在德里与孟买,为了在海外推动中文和中国文化而创立的孔子学院,正因安全问题及教导方法有争议而挣扎着建立自己。印度的热闹民俗社会在中国同样表现差,因为非政府组织、公开辩论及知识分子的生活被党重手限制。让爱辩论的印度公众知识分子对垒好学但刻板的中国党员的双轨对话,或许就是最突出的例子。印度中国经济文化促进会秘书长Mohammed Saqib在2014年8月的一次访问中说道,“我们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制度。我们工作、思想的方式都不一样。只有家庭价值观例外,都很相似。”

两个国家,一个声音

习近平和莫迪很清楚中印关系的潜力。习近平去年九月访问印度之前在一份印度报章的文章里,形容两国为“两个在迈向多极化的世界里的两个重要势力”,也承诺“如果中印两国能异口同声,全世界就会听。”两国的领导人强调了两国共同的丝路贸易历史、他们共同和佛教的关系,以及两国过去的经济成就。莫迪去年九月给中国记者的一个简报时说,“如果你回溯过去300年,世界上国内生产总值最大的两国就是印度与中国。”
 

但是,若要前进,两位领导人必须面对较接近的历史。这意味着要鼓励创意思想以减轻边界的争端,为双边贸易关系消除官僚障碍,最重要的是,通过学术交流与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努力提高双边的态度。障碍固然巨大,但结果将是区域与全球地缘政治的关键。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