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表示: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况下,美国已经没有好牌了
1365字
2020-06-30 21:14
56阅读
火星译客

专家表示: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况下,美国已经没有好牌了

《环球时报》张慧/范凌志报道,出版时间:2020年6月27日。定稿时间:2020年6月27日23:06:36

c70b7ecc-7292-45b9-9ee9-e1a0800b3d29.jpeg

摄影:法新社

分析人士表示,,在中国最高立法机构即将召开新一届会议之前(预计中国立法机构将在新一届会议上就该法案进行表决),美国在香港问题上对中国施加的越来越大的压力证明了美国的霸权主义和长臂管辖权,也证明了香港有必要制定国家安全法。

专家表示,这种压力将加速该法案的通过。分析人士指出,即使美国及其盟友进一步扩大对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制裁,中国也准备采取反制措施,比如调查美国官员和商业代表,限制美国牛肉和葡萄酒等进口。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周五宣布,将对“损害香港自由”的现任和前任中国官员实施签证限制,他们的家人可能也会受到影响。在他发表声明的前一天,美国参议院通过了《香港自治法》,该法案要求对任何“破坏香港自治”的人实施强制性制裁。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一名发言人在周六的一份声明中称,美国的决定是“错误的”,中国敦促美国立即纠正错误,撤回决定,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将继续采取有力措施维护国家主 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一些西方媒体称蓬佩奥的签证限制声明是美国针对中国推动香港《国家安全法》的“第一个具体步骤”。然而,中国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的限制措施收效甚微。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香港事务专家田飞龙周六告诉《环球时报》,这是美国采取的“脱钩”措施的一部分,这将对中美两国高层和民间交流产生负面影响,损害美国利益。

周六,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研究员吕祥对《环球时报》表示,中国已经预见到了签证限制。

蓬佩奥表示,这项限制可能也适用于中国官员的家庭,这是为了阻止他们的子女在美国学习或经商。

吕祥说:“但这种威胁对中国官员毫无意义。有多少人仍然认为在美国学习或经商是一种特权?美国太荒谬了。”

蓬佩奥没有透露被限制的中国官员的姓名。一些中国分析人士表示,中央港澳事务领导小组和港澳事务办公室的官员可能受到影响。但访问美国对中国高级官员并不是必要的。

一些西方媒体称此次签证制裁“基本上是象征性的”。彭博社表示,中国官员不太可能访问美国,尤其是在当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目前大多数国际航班都已暂停。

中国分析人士表示,美国知道,它只有几张可能真正对中国起到制裁作用的底牌,但却不敢使用,因为这些底牌将严重损害其自身利益。

fa3dcd3f-c0f1-486c-ad28-56d926348d89.jpeg

香港。图源:Unsplash

香港最高法院律师Kennedy Wong Ying-ho周六告诉《环球时报》,如果美国扩大制裁,美国在香港的利益将首先受到影响。

在香港有大约1300家美国公司和超过85000名美国人。

即使这些限制施加于香港官员及其家属,也不会产生多大影响。

香港媒体报道称,一些反对派武装前往美国乞求美国的制裁,香港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也在他们的制裁名单之列。

叶刘淑仪说她一点也不担心。据香港媒体报道,叶刘淑仪表示,美国要么冻结资产,要么拒绝签证,如果你不去美国,就没什么损失。她还表示,她可以在出售自己在美国的资产。

中国网民嘲笑这些制裁,说没有人想去美国,因为美国对冠状病毒的应对能力广受批评。

一位网友在微博上问到:“去吧,蓬佩奥先生。问问周围的人,现在谁想访问美国。为什么不呢?是新冠病毒流行,还是全国性的抗 议?”

一些网民建议中国也应如此,在世界各地禁止参与《香港自治法》的美国官员使用中国投资的公共交通、网络和其他服务。

七月前施行新法

在中国最高立法机构周末会议召开之前,中国将面临压力。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将于周日至周二在北京召开。

尽管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即将召开的会议上,《香港国家安全法》并未列入官方议程,但观察人士表示,该草案可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席在会议期间提出。

来自香港的一些人大常委会成员星期六启程前往北京参加新一届会议。香港人大代表叶国谦在离开前对香港媒体表示,10名香港人大代表将出席会议,立法会议员将讨论并投票表决该法案。据香港媒体now.com报道,该草案表示征求意见后可能会修改。

包括香港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忠在内的一些香港分析人士此前也对《环球时报》表示,最高立法委员可以在7月1日前的人大会议上就该法律进行投票。

本周,中央政府在香港举行了12个论坛,听取了120名当地政治、法律、金融和教育代表对国家安全法的意见。

b7399949-4be5-4e47-8034-9454c18a3145.jpeg

香港街道。图源:Unsplash

适应长期裂谷

分析人士表示,在香港《国家安全法》颁布后,美国可能会对中国采取更多制裁措施,可能包括冻结中国官员及其家人的资产、拒绝他们入境或实施金融制裁,美国还可能要求其欧洲盟友实施联合制裁。

然而,美国的盟友们只会用外交辞令紧随其后,而不会共同努力。田飞龙说,即使有制裁,制裁也会被削弱,因为美国的盟友知道,根据国际法,制裁是非法的,这些与中国存在巨大经济和贸易利益的国家不会一起承担美国挑起的针对中国的冷战的后果。

田飞龙建议中国官员,尤其是香港政府官员,削减他们在美国的利益,重新安排他们的个人资产和家庭计划,以适应中美长期不和的新常态。

专家们表示,中央政府有足够的政治意愿、风险控制计划和反制裁措施,香港国家安全立法势在必行。

田飞龙说,外部干预的强烈程度证明了国家安全立法的必要性。

田文华表示,纳美可能会列出一份制裁名单,包括美国联邦有关官员、企业高管、情报人员以及美国驻香港和中国大陆有影响力的人员,目的是调查他们的财产,以维护中国的利益。

Wong说,香港可以严格限制进口美国产品,比如牛肉和葡萄酒,因为它们是可替代的。

他说,美国很可能继续与香港暴乱分子进行“私下”交易,并支持香港当地的恐怖 分子。

Wong表示,为了处理外国情报机构的非法行为,我们需要中央政府在香港设立国家安全事务专员办事处。

报纸标题:美国对香港的制裁遭到嘲笑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