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空间
554字
2020-06-29 21:38
49阅读
火星译客

政府希望通过此举遏制新冠病毒在狭窄的宿舍内传播

外籍务工者之所以成为新加坡经济的中坚力量,其原因是外籍务工者占据该国劳动力的五分之二。但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满意。2011年,在反对党将减少移民作为其竞选核心的情况下,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作出了最糟糕的选举表现。所以说,新加坡政府针对移民问题与选民展开较量的行动堪称壮举,因为预计几个月内将举行大选。

6月1日,新加坡新冠肺炎工作小组联合主席黄循财(Lawrence Wong)宣布政府将计划为约10万名外籍务工者增建住房以降低宿舍的密度。他警告说新住房难免会侵占到其他住宅空间。2009年的时候,由于新加坡政府在某中心城区建造了工人宿舍,该选区的投票箱令人民行动党感到当头一棒。

人民行动党之所以愿意再次作出尝试是源于其对于公共卫生的担忧,而非手中的资金暴增。新加坡的41,00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几乎都是外籍务工人员。其中四分之一的工人住在至多容纳16人的宿舍里。该国明文规定每人必须拥有4.5平方米的居住空间,包括共用设施。为了创造更加健康的环境,新宿舍将扩建为每人6平方米的十人间且不包括公共空间。

作为除摩纳哥外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国家,该举措是新加坡作出的一次重大承诺。但同时也伴随着政治风险。新加坡维/权组织“客工亦重”(TWC2)的Debbie Fordyce表示,外籍务工人员是受压迫的群体,其平均月收入只有500新元(约合357美元)。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住在“隐世”的远郊地带。然而当他们误入居民区时,往往会遭到怀疑和蔑视。

在过去的十年内,特别是在经受过2013年爆发的那场骚乱之后,在居民的要求下,新加坡当局已经加强了对小印度的监控。小印度位于新加坡中部,每周会有10万名南亚工人在疫情爆发前聚集在这里购买食品杂货或打发时间。一名国会议员将这种集/会称之为“行走的定时炸弹与迟早会发生的公共秩序混乱”,并请求政府用栅栏隔开公共区域。

尽管新加坡政府承诺为外籍务工者提供更加宽敞的住所,但政府的态度依然强硬。随着新加坡将在6月19日实行部分解封,政府严格要求外籍工人必须安装并使用一款会榨干电力的联系人追踪应用,即便其中许多人并没有智能手机,但大多数新加坡居民都以隐私为由拒绝了这一要求。

但公众的态度可能有所软化。慈善机构HealthServe的负责人谢清海(Michael Cheah)称:“已经有很多新加坡人站出来,询问他们如何才能帮助外籍务工人员应对疫情。”他还指出,许多这样的捐助者都是年轻的新加坡人。

与外籍务工人员结为朋友的“公民冒险”(Citizen Adventures)是一个由约200名青年志愿者组成的团体,由蔡寅洲领导。该组织目前已筹集78.6万新元(约合56.4万美元)用于帮助外籍雇员度过这次危机。蔡寅洲表示:“我们不会轻视与工人们之间的友谊。”“但遗憾的是,我们之外的那些新加坡人却不是这样想。”

这篇文章出现在印刷版的亚洲部分,标题为“呼吸空间”(2020年6月20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