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社会风险转嫁
1759字
2020-06-29 10:24
50阅读
火星译客

黄马甲运动表明不完整,无准备无救济的税收环境注定要失败。

替换品存在。

作为对燃油税增长的反应,黄马甲运动产生了,从其2018年自主产生以来,批判者对生态转型提出质疑。的不平等,等等。

在含铅石油(尤其是柴油)价格的“外伤”背后,其他的问题成为目标:放弃农村地区,不公正的税收制度,社会

但是生态转型和他的主要工具:税收环境,依旧是法国四大辩题之一,讨论的重点。根据政府统计,在大辩论网站收到的715000投稿中,他位于第二(25%),在税收(34%)之后。

税收和环保在一个复杂混乱、难于解决的平衡间相遇。《我们破坏环境:再没有了鸟,存在的是农药。政府什么也不做。为什么攻击驾驶人呢,那些每天都需要用他们的汽车的人?》,两个黄马甲总结,生态转型与团结处长官秘书,大辩论组织者,EW,在去圣Malo的途中,2月18日,接受委托。

所以为什么增加石油税,协商的 — 在NH提出的《生态协约》出现,由所有2007年的主席选举后选者签字— 自2014年正式引入介绍以来,每年都在发展完善,这是导火索么?《使愤怒爆发的,是18年财政法中的一项措施,该措施导致了当年汽油特别是石油最大幅的涨价。之前,由于石油价格低廉,税是“隐形”的事实。》经济学家CP强调,他是2014年奥朗德当政时期成立的生态税委员会主席。

重新回到石油税的问题,或者说它的增长上,马克龙面对《黄马甲》迅速发声回答,由总理菲利普确认— 他在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于1月30日承认,他没有看见“其他的能够简单地重新开始增长税率的猜想”— 而经济学者对此表示质疑。《为了提出和支持这项税,我自问我是否没有作出蠢事,CP说。事实上,我们对于供暖能源,提高税率却没有严肃地对其的动荡性进行缓冲。

这个论点被支持生态转型的组织和大部分政治领导分享。《价格信号—给那些非常注意且变更了股票的人最珍贵的东西—仅仅存在替换方法时有效》,EW肯定道。

这个无准备的措施同时对那些拥有更少财富的人有益也是NH提到的原因之一,正当菲利普于18年8月辞职时。《我被打败,特别是我离开前几个星期,因为通过具体的提案,我们完全改变了能源与生态转型的社会支持阶梯。》

对社会学家VD来说,波尔多国家环境与农业科学技术研究所成员,《生态转型或更概括的政治环境,提出的问题永远不是基于谁对环境最有害。谁努力,什么努力,对谁有益?》

在P(E南边的小城市)的宴会厅里,1月30日晚,被邀请回答生态转型问卷的居民们直奔主题。《需要汽油税,为什么不,但为什么空运和海运不需要交呢?这是反常的!》退休的PF说。《我们应该开始对那些真正的污染者:工厂征税》,GV小镇的另一个退休者补充。

德国知道如何做

如今,认为生态转型的价格成本不公平的感觉广泛传播。《我们从没在转型中。想过其他连接社会和环境的方法。有多项不平等,同时破坏,尤其对弱势群体有巨大冲击。》LL分析,科学技术中心的社会学家、研究者。

第一个遭受气候失调和环境风险的痛苦的,那些最贫穷的人,同样也是最难适应变化的。《更低的能力,它们有更少的工作机会,住的离城市中心更远,更依赖于汽车去工作并且面对使它们更贫穷的税收时更加脆弱。》LL补充。

与NH一起组织FNH的朋友,ML 的前进党议员,马修认为应该复审生态税:《如果它不能对资源的二次分配作出贡献且伴随而来的措施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并不重要,那么它从本质上是不公平的。》

从2018年7月,他向总理提议《特殊移动性工作和短距离以农村城郊为终点的补贴》 。据他介绍,表明公众觉得此税不公正的警示已经很多了。

《生态税是一个附加税,但它应该是我们政府税收的基础。》总统多数派代表以此辩护。EW扩充其言论:《在理想中,生态转型与团结部是马蒂尼翁二世,因为它组织和确认生态转型政策以横向联合方式,在所有政治团体中实施的可能性。》

非政府组织也预感到了危机的来临。《从很久以前,我们就已经宣布了两个生态转型的最大阻碍。会有人感觉自己被排除在外,因为能源成本的提升而他们没能有其他代替。过渡的成本让他们的处境更糟。第二个障碍,在转型中失去的工作岗位。》AB,来自气候网状反应组织,解释。

再次说到德国,曾宣布2038年起不再用煤炭,刚刚决定投入400亿欧元来保护就业和重振相关企业。《法国不知道这样做,也从不说将采取什么手段来面对困境。》她补充道。

《新的社会契约》

根据专家所言,生态转型再也不应该是一个调整变量,在经济与社会环境似乎需要它时,应当谨慎。尼古拉于11年在农业沙龙上发表的《环境正在变好》的宣判,是否因马克龙于1月24日,在有机磷除草剂上的让步而回到原点,或者保持几个碳厂的开放而矛盾的在2022年如今天宣布的一样将它们关闭的可能性?

《生态一直是个调整的变量,因为环保的观点已经长时间边缘化,EW总结。法国处在“生态-拉扎克衰变”和“市场经济生产本位主义”的对立情况中。需要转一个弯并且抓住处理生态转型约束的机会。》

但是生态转型可能使目前社会动荡,就像2004年,重量级生态税的代价是《Bonne rouge》的愤怒。《如果马克龙先生放弃碳税,对汽车技术的除草剂流出的管控,允许M金矿计划,资助前环保大使GD(DS的议员,GE的主席),那他就错了。政府在生态转型的税收上分成了部分。绝不向市民该做的努力,但是需要一致性与公正性。》也就是说,除其他外,为不幸的人支付这种过渡的费用。

这些支持者首先享受了新经济模型带来的好处。在16年1月的,由欧盟委员会委托的一项研究中,E事务所指出法国可以在向其他有环境税的成员国看齐的情况下,2030年多生产400亿欧元。

《生态转型已经不再是”黄马甲”答案》BP承认,他是生态转型与团结部长秘书。循环经济的坚定拥护者,在2015年12月第21届缔约方会议结束时缔结的循环经济和符合巴黎协定的球状政策。

《这是新的社会契约,资本主义变化的萌芽》,BP宣称,现在只需要说服剩下的政府特别是经济部长。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
海蛎子 (译员)
订 阅
找他翻译
法语
双语
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