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22年前军营大屠杀揭秘
994字
2020-06-27 12:52
64阅读
火星译客

卡麦尔·阿卜杜-喀土穆

苏丹政府周六宣布发现一处集体墓葬,这里埋葬着超过一百名苏丹强征士兵,他们当时为和家人们一起共度开斋节,在尝试逃离军营过程中被射杀,这被认为是苏丹历史上最为残忍的罪行之一。

自1998年4月2日以来,苏丹首都喀土穆以东艾芙努的悲剧已经发生了22年;苏丹政府表示,这一集团墓葬的发现是大规模调查的有力佐证之一,据此,将会对包括前下台总统欧麦尔·巴希尔在内的数十名国家领导人进行调查和审判。

臭名昭著的军营

艾芙努军营是苏丹的10多个主要军营之一,用于训练数以万计的男孩,其中不乏有刚入大学或是做着与军队毫无联系工作的青年,这些青年日后将会加入到南部和尼罗河战区的作战部队当中。

这些新兵大多是被强征入伍,这些孩子们往往他们是因为外出为家人买面包等食物,在首都或是别的城市的街道上被强征带至军营,家人们往往多天调查后才会知道他们的下落。

尽管在那那段岁月里,在军营里还有着许多极度屈辱的故事,但是没有一个像1998年4月2日晚上艾芙努军营发生的大屠杀一样在苏丹历史上留下如此深的烙印,许多激进人事要求把该事件放在当前苏丹司法审判的首位。

大屠杀可以追溯到1998年3月30日,即事发前三天,当时新兵们为了和家人一起欢度4月3日的开斋节,向军营长官要求放假,这遭到了军队高层的拒绝,并指控他们蔑视军事法。一部分新兵试图越过军事墙逃至军营附近的河流,他们中大部分在河流里溺亡了,还有一部分成功逃了出来。

不堪回首的一天

在“Sky News Arabic”的专题报道中,我们采访了证人“M”,他现在是一名中尉,在事发时他正在进行军事训练,他向我们描述了当时的一些细节:当时情报部门告诉军营高层,有多名士兵将在晚上出逃,但意想不到的是在黄昏祈祷时就听到了枪声,原来是新兵改变了计划出逃的时间,已在正门和卫兵发生了交火。

出逃的士兵们很快逃到了靠近尼罗河的军事墙附近,随后便在尼罗河畔传出了出逃士兵闹出的动静,他还看到约有五十名士兵乘坐木船行驶至尼罗河中央,而木船已快沉没了。

证人表示在往后的这些年里,国家政府对受害者家属恩威并济,并控制着一切事实真相,军营高层对遇难者家属施加压力,只要稍微吐露真相便会陷入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

罄竹难书的罪行

苏丹法律专家和前法官哈菲兹表示,鉴于该案件的残酷性,在22年后将对其进行审理,而这类案件根据国际法规定是没有时效性限制的。

哈菲兹在接受我台采访时认为,这场杀害一百多名青年的犯罪严重违反了苏丹人权和法律,更不用说给这给受害者亲生父母们带去了无穷无尽的苦难。

法律专家指出,在此案中,当时的国家元首将是首当其冲的罪犯,他将受到绑架、非法扣押和蓄意谋杀等控诉。

因为没有当时使用武器的直接证据,哈菲兹希望通过刑法第130条进行指控,而受到指控的还会有当时符合参与犯罪条件的人,其中包括参与协助、命令、煽动和执行者。

穆罕迈德·阿明律师则认为,这一集体墓葬的发掘是符合《公共卫生法》规定的,这也充分允许个调查机构充分使用各种合法手段来搜集证据、控诉罪犯,而负责调查该犯罪的公共起诉委员会正在努力证明当事方她下达了杀人命令以及查证与之相关的人员名单。

记者拉贾·尼莫尔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谈到,在尘封良久后重启对这一罪行的审理,这本身就是社会和政治进步的一种体现,因为在革命之前,在前政权的压迫恐吓下,这样的事情是不可想象的。

尼莫尔还说道,在之前的“穆兄会”统治期间,对苏丹人民还犯下了诸多罪行,但其中许多仍没有被披露,肇事者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受害者及其家人仍然蒙受冤情。

尼莫尔表示,在革命成功之后,任何受到压迫和不公正待遇的苏丹人都有权利索求合法权利,无论这些压迫和罪行过去了多久,因为危害人类、侵犯人权的罪行在法律上上永远无法失效的;与此同时,媒体也需要充分发挥作用,来揭露那些迫害苏丹人民的罪行。

不断重演的悲剧

艾芙努军营并非是唯一一个强制征兵的军营,苏丹的青年们在其它募兵和义务服役过程中也受到了许多非人道的虐待。萨利姆·艾哈迈德是一名年逾七十的老人,他至今都无法走出失去儿子的阴影中;在1995年,他的儿子在尼罗河地区的一个军营中遭受了严酷的虐待,从此患上了心理疾病。

艾哈迈德描述了他儿子那些在军营里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他说到“当我的儿子由于身染疟疾而无法进行严酷的训练时,他们并没有带他去医院治疗,而是把他当作是叛乱分子囚禁在了充满洋葱的牢房里,我的儿子随后患有心理疾病,在2007年那年因心理疾病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

说到这里,艾哈迈德眼中噙满泪水,那时从街头绑架了一个又一个的年轻人,把他们扔进了连最基本的人道法则都不存在的训练营里,这早就了许多苏丹家庭里的巨大悲剧。

行业 医学
标签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