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人对新疆进行了坦诚的观察,不同于西方的描述
1133字
2020-06-28 09:50
65阅读
火星译客

澳大利亚人对新疆进行了坦诚的观察,不同于西方的描述

来源:《环球时报》出版:2020/6/23 19:53:40

552ab3dc-730a-4bc7-a04d-e53e33caa52a.jpeg

2019年9月2日,杰瑞·格雷和妻子安梁雨华在中国新疆火焰山休息。照片:杰里·格雷提供

看到美国国会通过《2020年维 吾 尔族人权政策法案》(Uy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 of 2020),就新疆事务制裁中国的新闻后,杰瑞·格雷(Jerry Grey)上网查看有多少国会议员去过中国的新疆维 吾 尔自治区。 

答案是零。欧盟尝试——美国反对;他在推特上问道,“为什么(美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立法?”

虽然与《环球时报》谈论他的观点在美国法案在新疆,灰色表示,“我觉得这是一个严重误判——首先,我们无权涉及在中国的事务本身,其次,如果他们要号称是“世界警察”他们应该参加“犯罪现场”之前决定如何应对。”

这位62岁的退休老人在2019年为慈善事业骑行5000公里后,对新疆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他说,虽然安全措施可能会很严格,但新疆政府有充分的理由采取预防措施,让新疆人民感到安全,过上更好的生活。

新疆骑行之旅

格雷是英国出生的澳大利亚公民,目前居住在中国南部广东省的中山市。2019年8月,格雷和他的妻子梁雨华决定发起从乌鲁木齐到中山的慈善骑行活动。他们和格雷的朋友贝文·科布(Bevan Cobbe)一起参加了一个名为“为爱骑马”的慈善项目,该项目旨在筹集资金帮助中山的残疾人。

三人小组飞往乌鲁木齐开始他们的旅程。格雷说:“我们在酒店停车场组装好自行车,第二天早上就从乌鲁木齐出发返回甘肃。”

“当然,这是一段很长的距离。对我来说一天骑70公里是很平常的。在漫长的骑行过程中,你会更有规律地这样做。所以我们骑了三四天离开乌鲁木齐,然后在吐鲁番停了下来。我们在那里日夜休息,”他在谈到自己在新疆的经历时说。

离开吐鲁番后,他们前往哈密市。每三四天,他们就休息一天。新疆的气候“非常非常极端;这里是沙漠,多山。”

至于他对新疆的印象,格雷分享了他根据自己在伦敦当了10年警察的经验所观察到的情况。

提到他在20世纪70年代目睹的爱尔兰共和军(IRA)的爆炸活动,格雷说他知道“什么是恐怖主义”。

“我很清楚地知道,军队,警察,政府,他们把人关进监狱是有原因的。如果有人轰炸平民,如果有人想在警察局外放置炸弹,那个人就应该被关进监狱。在我看来,这就是所有的原因。”格雷强调道。

当他还是一名警察的时候,他看到了炸弹对行人和购物中心的人造成的伤害,所以他不想再看到这种情况了。“如果中国政府说‘这是我们制止它的方式’,我很高兴。”

“我们到达新疆后发生的第一件事就是你真的到了,并通过了安检,”格雷说,他觉得这很不寻常。

“因为通常你下了飞机,就已经通过了安检,可以直接进入城市了。但你到达后要通过安检。”

“当你到达酒店时,你要通过一个金属探测器。对我们来说,这相当奇怪,但我能理解。”他接着解释了他对高级别安全的看法。

这是一种让我感到不舒服的安全级别,因为我不喜欢它。我还不习惯,但我不觉得不安全。”

格雷询问当地居民对安全措施的看法。

“当我和人们交谈,问他们问题的时候……如果他们不开心,我能理解并看到他们不开心。但是每个和我交谈的人都说了同样的话;我们感到安全,感觉更好。这比以前好多了,’”他解释道。

d7a58265-0c05-4eff-8a49-2edd25eb8e43.jpeg

中国西北部新疆维 吾 尔自治区哈密的天山景观

眼见为实

格雷还说,他看到了西方媒体描绘的新疆和他亲眼所见的新疆之间的差异。

“我听说和看到的语言非常生动。人们说他们的当地语言。而且每一家商店、每一份菜单、每一家餐馆都写有当地语言,所以当我看到当地语言正在被破坏时,我不同意这种说法。”

他还读到新疆的当地文化已经被破坏,“但我们去了一家餐馆,那里有舞者。这不是一家旅游餐厅;这只是一家普通的餐厅。他们唱歌跳舞。这是维族人玩得开心时往往会做的事情。”

格雷指出,他在新疆的所有道路上都没有看到集中营的痕迹。

“从来没有警察对我说过,‘我能看看你的相机吗?“换句话说,他们并不害怕我去拍我所看到的任何东西。如果他们害怕,他们会先阻止我去那儿;如果我没有得到允许就去了那里,他们会想看我的照片,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这说明他们没有试图隐瞒任何事情。”

在推特上,格雷对辩论持开放态度,当人们就新疆问题与他争论时,他也会提问。

在这些辩论中,他会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去过新疆吗?”

“你要知道一些事情,”格雷说。

“如果你说中国境内有一个自由的‘突厥斯坦’,警察就会来抓你。在英国也是一样,当人们开始谈论解放北爱尔兰时,警察就会给你找麻烦。如果阿拉斯加有人想从美国独立,联邦调查局会来敲他们的门,这没什么区别。”

报纸标题:近距离的真相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