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最致命的9种病毒
1963字
2020-06-29 11:42
69阅读
火星译客

1. 首页

2. 倒计时

(图片:© Shutterstock)

早在人类进化成现代形态之前,人类就已经在与病毒作斗争了。对于一些病毒性疾病,疫苗和抗病毒药物使我们能够阻止感染的广泛传播,并帮助病人康复。有一种疾病——天花——我们已经能够根除它,使世界不再出现新病例。

但我们距离赢得病毒之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近几十年来,有几种病毒从动物跳到人类身上,引发了大规模的疫情爆发,夺去了数千人的生命。2014-2016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病毒,导致其感染者90%死亡,成为埃博拉家族最致命的成员。

但还有其他一些病毒也同样致命,有些甚至更致命。一些病毒,包括目前在全球引发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死亡率较低,但仍对公众健康构成严重威胁,因为我们还没有办法对付它们。

以下是12个最严重的杀手,根据感染其中一种病毒的人死亡的可能性、被感染的人的绝对数量,以及它们是否构成了日益严重的威胁而列出。

马尔堡病毒

The Marburg virus causes hemorrhagic fever in humans and non-human primates.

(图片来源:罗杰·哈里斯/科学图片库通过盖蒂图片社)

科学家在1967年发现了马尔堡病毒,当时德国实验室工作人员接触了从乌干达进口的受感染猴子,发生了小规模暴发。马尔堡病毒与埃博拉病毒相似,都能引起出血热,这意味着感染者会出现高热和全身出血,从而导致休克、器官衰竭和死亡。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的数据,第一次暴发的死亡率为25%,但1998-2000年刚果民主共和国暴发以及2005年安哥拉暴发的死亡率超过80%。 

埃博拉病毒

Microscopic image of an Ebola virus.

(图片:© Shutterstock)

已知的首次人类埃博拉疫情于1976年在苏丹共和国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同时爆发。埃博拉病毒通过接触血液或其他体液,感染者或动物的组织传播。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微生物学副教授、埃博拉病毒专家埃尔克·米尔伯格(Elke Muhlberger)在接受《生活科学》采访时表示,已知菌株的致命性差异很大。

有一种埃博拉莱斯顿病毒甚至不会让人生病。但据世卫组织说,本迪布焦毒株的致死率高达50%,苏丹毒株的致死率高达71%。

据世卫组织称,西非的疫情始于2014年初,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复杂的一次疫情。

狂犬病

This image of the rabies virus, taken through an electron microscope, shows particles of the virus itself, as well as the round structures called Negri bodies, which contain viral proteins.

(图片来源:CDC/ Dr. Fred Murphy)

尽管20世纪20年代引进的宠物狂犬病疫苗使这种疾病在发达国家极其罕见,但在印度和非洲部分地区,这种情况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它会破坏大脑,这是一种非常非常糟糕的疾病,”Muhlberger说。“我们有预防狂犬病的疫苗和抗体,所以如果有人被患狂犬病的动物咬伤,我们可以治疗这个人。”

但是,她说,“如果你不接受治疗,你100%可能会死。”

艾滋病病毒

The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 in green), infecting a cell. Image taken with an electron scanning microscope.

(图片来源:辛西娅·戈德史密斯,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在现代世界,最致命的病毒可能是艾滋病毒。“它仍然是最大的杀手,”美国传染病学会(infectious disease Society of America)发言人、传染病医生阿梅什·阿达贾(Amesh Adalja)说。

自20世纪80年代初首次发现这种疾病以来,估计已有3200万人死于这种疾病。Adalja说:“目前对人类造成最大损失的传染病是艾滋病毒。

强大的抗病毒药物使携带艾滋病毒的人能够活很多年。但这一疾病继续摧毁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其中95%的新增艾滋病毒感染发生在这些国家。世卫组织非洲区域每25名成年人中就有1人艾滋病毒阳性,占全世界艾滋病毒感染者的三分之二以上。

天花

A smallpox virus

(图片来源:CDC/ J. Nakano)

1980年,世界卫生大会宣布世界上已经没有天花了。但在此之前,人类与天花抗争了数千年,感染天花的人中有三分之一死于天花。它给幸存者留下了深深的、永久的伤疤,常常还会失明。

欧洲以外地区的人口死亡率要高得多,在游客将病毒带到他们的地区之前,那里的人们几乎没有接触过病毒。例如,历史学家估计,90%的美洲土著人口死于由欧洲探险家引入的天花。仅在20世纪,天花就夺去了3亿人的生命。

Adalja说:“它给地球带来了巨大的负担,不仅仅是死亡,还包括失明,这也促使人们发起了从地球上根除该病的运动。”

汉坦病毒

This image shows the hantavirus known as the Sin Nombre virus (SNV), under a transmission electron microscope. This virus caused an outbreak in November 1993, in the Four Corners region of the U.S.

(图片来源:辛西娅·戈德史密斯。CDC/ Brian W.J. Mahy, PhD提供;Luanne H. Elliott, M.S.)

汉坦病毒肺综合征(HPS)首次在美国引起广泛关注是在1993年,当时住在美国四角地区的一名健康、年轻的纳瓦霍人和他的未婚妻因呼吸短促在几天内死亡。几个月后,卫生当局从一名感染者家中的一只鹿鼠身上分离出汉坦病毒。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有600多人感染了HPS, 36%的人死于这种疾病。

这种病毒不会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准确地说,人们是通过接触受感染老鼠的粪便而感染这种疾病的。

《临床微生物学评论》(Clinical Microbiology Reviews) 2010年发表的一篇论文称,在上世纪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期间,一种不同的汉坦病毒曾引发过一次疫情。超过3000名士兵被感染,其中12%死亡。

当这种病毒在美国被发现时,西方医学还没有发现这种病毒,研究人员后来意识到纳瓦霍人的医学传统描述了一种类似的疾病,并将这种疾病与老鼠联系在一起。

流感

This digitally-colorized image shows the H1N1 influenza virus under a transmission electron microscope. In 2009, this virus (then called the swine flu) caused a pandemic, and is thought to have killed 200,00 people worldwide.

(图片来源: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在一个典型的流感季节,全世界将有多达50万人死于这种疾病。但偶尔,当一种新的流感病毒株出现时,大流行的结果是疾病传播得更快,通常还会导致更高的死亡率。

最致命的流感大流行,有时被称为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始于1918年,感染了高达40%的世界人口,造成约5,000万人死亡。

Muhlberger说:“我认为像1918年流感爆发那样的事情有可能再次发生。”“如果一种新的流感毒株在人群中出现,并且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并引发严重疾病,我们将面临一个大问题。”

登革热

This image shows round, Dengue virus particles as they look under a transmission electron microscope. Dengue viruses are transmitted to humans by the bite of an infected mosquito.

(图片来源:弗雷德里克·墨菲。(CDC提供/ Frederick Murphy, Cynthia Goldsmith)

登革热病毒最早于20世纪50年代在菲律宾和泰国出现,此后在全球热带和亚热带地区蔓延。目前世界上高达40%的人口生活在登革热流行的地区,而且随着世界变暖,这种疾病——携带这种疾病的蚊子——可能会进一步传播。 

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每年有5000万至1亿人感染登革热。虽然登革热的死亡率低于其他一些病毒,为2.5%,但该病毒可引起一种类似埃博拉的疾病,称为登革出血热,如果不治疗,这种疾病的死亡率为20%。Muhlberger说:“我们真的需要更多地考虑登革热病毒,因为它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威胁。”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称,2019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了一种登革热疫苗,用于登革热常见地区的9-16岁儿童,并确认有病毒感染史。在一些国家,9-45岁的人可以接种经批准的疫苗,但同样,接受疫苗的人必须在过去感染过登革热确诊病例。如果接种这种疫苗,以前没有感染过这种病毒的人可能面临发展成严重登革热的风险。 

轮状病毒

Rotaviruses particles are shown here under a very high magnification of 455,882X.

(图片来源: CDC/ Dr. Erskine L. Palmer)

目前有两种疫苗可用于保护儿童免受轮状病毒感染,轮状病毒是造成婴幼儿严重腹泻的主要原因。这种病毒可以通过研究人员所说的“粪-口途径”(也就是说粪便中的小颗粒最终被吃掉)迅速传播。

虽然发达国家的儿童很少死于轮状病毒感染,但这种疾病是发展中国家的杀手,在那里,补液疗法并不广泛。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008年全球有45.3万名5岁以下儿童死于轮状病毒感染。但是,引进疫苗的国家报告称轮状病毒住院和死亡人数急剧下降。

非典型性肺炎病毒 

(图片来源: CDC/ Dr. Erskine L. Palmer)

据世界卫生组织称,导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的病毒最早于2002年在中国南部的广东省出现。病毒最初可能出现在蝙蝠身上,然后跳到夜间活动的麝香猫身上,最后传染给人类。非典在中国爆发后,蔓延至世界26个国家,两年间感染人数超过8000人,死亡人数超过770人。 

这种疾病会引起发烧、发冷和身体疼痛,并经常发展为肺炎,一种严重的情况是肺部发炎并充满脓液。SARS的死亡率估计为9.6%,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批准的治疗方法或疫苗。然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显示,自21世纪初以来,没有新的SARS病例报告。 

新冠状病毒(SARS-CoV-2 )

This transmission electron microscope image shows SARS-CoV-2 -- also known as 2019-nCoV, the virus that causes COVID-19 -- isolated from a patient in the US.

(图片来源:NIAID-RML)

新冠状病毒与新冠状病毒同属冠状病毒,于2019年12月在中国武汉市首次被发现。该病毒可能像SARS-CoV一样起源于蝙蝠,在感染人类之前通过中间动物传播。

自出现以来,该病毒已经在中国感染了数万人,在世界各地也感染了数千人。持续的疫情爆发促使武汉和附近城市进行广泛的隔离,限制疫区国家的旅行,并在全球范围内努力开发诊断、治疗和疫苗。 

由SARS-CoV-2引起的疾病称为COVID-19,估计死亡率约为2.3%。年龄较大或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似乎最容易罹患严重疾病或并发症。常见症状包括发烧、干咳和呼吸短促,严重时可发展为肺炎。

中东呼吸症候群冠状病毒

an illustration of the MERS virus, a type of coronavirus

(图片来源: Shutterstock)

导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病毒曾于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爆发,2015年在韩国也爆发过一次。MERS病毒与SARS-CoV和SARS-CoV-2属于同一个病毒家族,可能也起源于蝙蝠。这种疾病在传染给人类之前会先感染骆驼,并在感染者身上引发发烧、咳嗽和呼吸短促。

中东呼吸综合征经常发展为严重肺炎,估计死亡率在30%至40%之间,是已知从动物传播给人的冠状病毒中最致命的一种。与SARS-CoV和SARS-CoV-2一样,MERS没有得到批准的治疗方法或疫苗。

关注我们@livescience, Facebook和谷歌+。关于《生活科学》的原创文章。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