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狼警报
521字
2020-06-22 21:35
62阅读
火星译客

曾经遭受性骚扰的人们正使用应用软件、徽章和隐形墨水进行反击

松永弥生在(Yayoi Matsunaga)20多岁的时候,每天赶高峰坐火车上下班几乎都会被“揩油”。30年后,她发现朋友上高中的女儿在学校的路上被人性骚扰。由于与警方及铁路公司的协商无果而终,这名少女不得不决定在书包上挂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性骚扰就是犯罪。我不会让自己在泪水中睡去。”之后她再也没有遭受到性骚扰。受此启发,2015年,松永女士发起了一项众筹活动,旨在制作能够传达同等信息的徽章。事实证明,这些徽章和女孩的标牌一样有用,因为据调查显示,使用徽章的人中约95%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从未再遭遇性骚扰。

除了提供女性专用车厢或者在车厢内顶安装摄像头,以期记录性骚扰行为的影像,近年来,日本在抵/制性骚扰——日本人所说的“色狼”方面实现了一系列革新。来自初创公司QCCCA的Nari Woo与Remon Katayama共同推出了一款名为“防狼雷达”的应用软件,其用户可以将自身遭遇的性骚扰行为上传到该软件,从而了解哪些地方的性骚扰现象更加普遍。自“防狼雷达”在8月推出以来,日本各地上报的性骚扰事件共981例。东京警察厅也开发了一款名为“电子警察”的应用,如果该应用被激活,它就会大声尖叫“住手!”并生成一条全屏信息,上面写着:“出现性骚扰者,帮帮我”。出售个人印章的公司Shachihata已经开发出一款印章,受害者可以使用这种印章喷出隐形墨水并在性骚扰者身上留下标记,而且这种墨水只能紫外线下被探测到。一套售价2500日元(约合23美元)的500枚防狼邮票的试运行在30分钟内销售一空。 

2017年,日本上报的性骚扰事件共2943起,其中多数发生在东京。遭遇性骚扰的真实人数绝对比这个数字高得多。调查显示,有一半或更多的女性通勤者有过这种经历,尽管只有10%的受害者向警方报案。其中有些受害者由于害怕和难堪而退缩,也有些是因为不想上学或上班迟到。胡女士称,“我们被现在的社会同化了,就认为被性骚扰不算什么大事。”

来自琉球大学的Masako Makino表示,性骚扰行为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麻烦事,而并非性侵犯。违规者将面临最高6个月的监禁或最高50万日元的罚款。(如果涉及暴力行为,刑期可能增加到10年。)

媒体常常会关注那些男性遭受有关性骚扰的错误指控的故事,这种做法没有任何帮助。2007年,有一本书及影片曾轰动一时,讲述的是一名男子遭受性骚扰某女学生的非公正指控的故事。保险公司提供策略表示愿意支付通勤者反对性骚扰指控的费用。松永女士目前管理着一个名为“防狼活动中心”(Groping Prevention Activities Centre)的组织,但她依然满怀希望地说:“我相信我们在未来能消除性骚扰现象”。

本文刊登在《经济学人》印刷版的亚洲部分,标题为“防狼警报”(2019年10月31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