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其他文化,对某些文化来说,快乐可能更加健康
1151字
2020-06-20 10:06
54阅读
火星译客

我是一只屹耳;我知道这一点。我是一个沉浸在半空玻璃杯、最糟糕的情况、不完美、存在的恐惧中自寻烦恼的人,我羡慕我遇到的那些似乎毫不费力散发出活力和乐趣的人们。

这并不是说我的生活没有乐趣;只是它对我来说并不像对其他人那样自然。然而,尽管完全符合“与乐观主义者相反的人”的教科书定义,我从未想过给自己贴上悲观主义者的标签。

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与这个词相关的包袱。在美国,积极正面横行,统治着一切,以至于我经常忧虑自己到底有多忧虑。

因为我们的文化非常强调积极的价值观,我忧虑自己的忧郁的人生观。

我忧虑我所有的忧虑可能会影响我和我周围人的健康。

就在几个月前,《纽约 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宣称,“研究表明,拥有积极的人生观与健康益处之间存在无可争辩的联系,这些益处包括降低血压、减少心脏病、更好地控制体重和保持健康的血糖水平。”许多新闻文章都以一种完全黑白分明的方式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乐观主义者活得更久;悲观主义摧人。

但一些研究表明,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例如,2016年一项针对70多万英国女性的研究未能发现快乐和长寿之间的联系。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 是什么让这组研究参与者与众不同呢? 是不是文化在其中起了作用——总的来说,英国人更能容忍和接受忧郁。

现在,一项新的研究似乎表明,文化对心理状态的认知可能确实会影响他们的生理效应。

在上个月发表在《心理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来自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一组心理学家报告说,积极正面与美国人的健康水平提高有关,但与日本人的无关。

该研究的作者分析了1017名美国人和374名日本人的健康数据,这些数据来自美国的中年生活和日本的中年生活研究,这两项研究都是由国家老龄化研究所资助的。参与者报告了他们在过去30天内感受10种不同的积极情绪的频率,并被采集了血液样本来测量血脂水平(血脂水平是心脏健康的一个指标)。

即使在考虑了一个人的年龄、性别、社会经济地位和慢性健康状况等因素后,两组之间仍然存在显著差异: 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Jiah Yoo解释说:“经历很高程度积极情绪,比如感到‘快乐’和‘非常高兴’,的美国成年人,更有可能拥有健康的血脂情况。”但相同情况的日本成年人却并非如此。

她补充说,这种差异“表明积极情绪对健康的影响可能并不完全是由积极情绪的内在本质所驱动的,但也受到美国文化背景的影响。”

Yoo解释说:“在美国文化中,体验积极情绪被认为是令人向往的,甚至可以通过社交得到鼓励。”“但在东亚文化中,人们普遍认为积极情绪有阴暗面——它们是转瞬即逝的,可能会吸引他人不必要的注意力,还可能会分散人们专注于重要任务的注意力。”

过去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美国人通常寻求最大化积极情绪,最小化消极情绪,而中国受试者更有可能报告他们通常感到混合的情绪。

研究人员认为,研究结果与对个人重要性的不同看法有关: 个人主义的美国文化更强调人们做对自己最有利的事,而集体主义的东亚文化则优先考虑做对集体最有利的事。

Yoo认为,文化对积极健康联系的影响可能是文化特有的健康行为的结果。她解释道:“在西方的文化背景中,频繁的积极情感体验会与既定的价值观和信念相吻合,因此可能会激励人们参与并追求健康的行为。”“相比之下,在东亚地区,积极情感与有关积情感响的规范和信念不太一致,因此可能没有与健康行为联系在一起。”

换句话说,积极的思考可能只会改善我们的健康,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于相信这是最佳状态——情绪和人生观实际上并不像我们所认为的那样,在客观上是好的或坏的。

毕竟,经历全面的情绪是完全健康的,至少有一项研究表明接受消极情绪是有好处的。他说,如果我们开始将消极视为更可接受的,那么美国人的身心健康可能会得到提升。

但是这项研究也有一些值得警醒的地方。一是这项研究设计只能显示相关性,而不能显示因果关系。Yoo说,“即使在美国,有时积极的情绪也可能不健康。”,这项研究并未解决这一事实。的确,一些研究指出,我们对积极和幸福的不懈追求会对健康造成破坏性的影响。

还有一个问题是,幸福的含义也会因文化而异。例如,“美国人的幸福观念强调乐观,而中国人的幸福观念强调严肃和含蓄。”这意味着,在美国,高度唤醒的积极情绪状态被认为是幸福,一种令人向往的状态。”心理治疗师Nangyeon Lim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解释道(Nangyeon Lim是韩国庆一大学的教授)。

“相比之下,在中国,低唤醒的积极情绪状态被认为是幸福。”高唤醒情绪包括恐惧、愤怒、紧张、恼怒、惊讶、热情、高兴、喜悦或激动;低唤醒情绪包括满意、无聊、放松、平静、悲伤、冷静、懒散、困倦、满足、沮丧、愉快或平和。

这不仅仅是因为美国人更热衷于追求幸福,此外——对于幸福感的强烈程度也有很高的标准。西方人比东方人更重视高唤醒情绪,所以他们提倡引发高唤醒情绪的活动。,”林说。“就连西方的孩子也从故事书中了解到,高度觉醒的情绪是最理想的,而东方的孩子则相反。”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至少有一种文化可能接受并迎合了我的忧郁——对像我这样性格的人的轻视并非普遍存在。

我可能永远无法将“悲伤是可取的”这一概念完全内化,但我知道,我需要对自己温柔一些,当我没有达到自己或社会的情感期望时,不要那么忧虑。

也许我不需要尝试高兴。也许感到满足同样很好。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