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洁星期一(5)
992字
2020-06-21 23:50
47阅读
火星译客

傍晚时分平静,阳光明媚,树上有白霜。 寒鸦在修道院的砖墙上,像修女一样沉默地聊天,钟声微妙而悲伤地在钟楼上演奏。 静悄悄的雪地吱吱作响,我们进入大门,沿着白雪皑皑的小径穿过公墓-太阳刚刚落山,天仍然非常明亮,挂霜的树枝像灰色的珊瑚一样涂在金色珐琅般的晚霞上,坟墓上散布着的长明灯在我们周围发出神秘的淡淡的忧郁光芒。 我跟随她,激动地看着她的脚印,看着星星,它们在雪地上留下了新的黑色靴子-她突然转过身来,伤感到: 

—“是的,您多么爱我!” 她安静地迷惑地说,摇了摇头。

我们站在埃特尔和契诃夫的坟墓旁。 她把手放在短毛套袖中,看了很长时间的契诃夫墓碑,然后耸了耸肩:

-多情的俄罗斯风格和艺术剧院的混搭!

天开始黑了,也开始变冷,我们慢慢离开了大门,我的费多尔尽职尽责地坐在门架上。

她说:“我们再走一会儿,然后我们就去找叶戈罗夫吃最后一块煎饼。。。不要太快了,费多尔,是真的吗?”

—听见了。

-在奥尔邓卡街的某个地方,有一间格里鲍耶陀夫居住的房子。 我们去找他...

由于某种原因,我们去了奥尔邓卡街,在花园里的一些巷子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在格里鲍耶陀夫巷子。 但是谁能告诉我们格里鲍耶陀夫住在哪所房子里-没有一个路人,其中哪个人可能需要格里鲍耶陀夫? 天已经黑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有灯光的窗户在带霜的树下发红...

她说:“这还有玛莎·马林斯基修道院”。

我笑了

—又去修道院?

—不,我那样…

在位于猎人商场的叶戈罗夫小酒馆的低层,到处都是披头散发的,衣冠楚楚的出租车司机,闷热潮湿,他们像在浴室里一样切着成堆的煎饼,上面放着油和酸奶油。 在较高处的房间中,也很温暖,天花板较低,旧派商人就着抹上颗粒状鱼子酱的煎饼喝冷冻过的香槟。 我们走进了在角落里的第二个房间,在有三手圣母像的黑板前,一盏灯烧着,我们围着长桌坐在黑色皮革沙发上的。她上唇的绒毛带着霜,琥珀色的脸颊变成粉红色,黑色的天堂和瞳孔完全融合了,-我无法从她的脸上移开眼神。 她从香袖套中拿出手帕,说:

-好! 下面是野人,这里有煎饼和香槟,还有三手圣母玛利亚。三个手! 毕竟,这儿是印度! 您-老爷,你不能像我一样理解莫斯科。

-能,我能!-我回答。-现在让我们订一桌丰盛的晚餐吧!

-什么是“西林”?

-意思是-丰盛的。您怎么能不知道?“古尔加讲话…”

-好的很!古尔加!

-是的,尤里·多尔戈鲁基王子。  “古尔加在对谢韦斯基亲王斯维亚托斯拉夫的讲话中说:“兄弟,到我这里来莫斯科,我会命令安排一顿丰盛的晚餐。

- 太好了。现在,只有北部的一些修道院才保留了这个俄罗斯。 是的,还在教堂里唱。 最近,我去了扎恰提耶夫斯基修道院-您无法想象颂歌在那唱的多么美妙! 而且在奇迹修道院中还要更好。 去年,我总是充满热情的去那儿。啊,太美好了! 到处都是水坑,空气已经很柔和,灵魂总是温柔,悲伤,而且一直都是家乡的感觉,它的古老气息……大教堂的所有门都敞开着,全天都有朴素的人民进出,整日都有人服务……哦,我要去一个修道院,去一些最偏僻的,沃洛格达的,维亚特卡的!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