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批评的无用性
566字
2020-06-17 12:43
54阅读
火星译客

在最新一期的《文学评论》上,有几篇关于红学的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作者们有的自省,也有的批判;有的试图在学术困境中寻找出路;有的感叹红学面临危机;等等,等等。讨论相当热烈。文章中提出的论点非常有趣,给人以启发。

不过,我想到一个奇怪的问题。这种 "红学 "到底有没有用?当然,这对红学家本人以及大学和研究机构从事文学理论研究的人都是有用的。但在我看来,它对广大《红楼梦》的读者来说,没有什么用处。

自200多年前这部小说问世以来,数以亿计的人阅读过它的中文原著或各种语言的译本。在这无数的人中,有多少人是从浏览评论家的文章开始,让自己被评论家牵着鼻子走,如何阅读小说?几乎没有。所有的文学作品,尤其是像《红楼梦》这样的不朽之作,其内容都是极其丰富的,而且涉及到不同的社会阶层,以至于它们几乎就像一座宝山或一座迷宫。而读者更是复杂,他们的家庭背景、社会经历、民族、国家、文化传统、心理状况、年龄、性别、职业、爱好等等,都各不相同。列表可以无止境地继续下去,所以我不介意在这里停下来。他们会根据自己的个性,各自欣赏小说的某一方面。他们可能会感到鼓舞和启发,从而喜欢它,也可能会感到受伤,从而厌恶它。

总之,反应各不相同。在他们看来,红学家似乎是居住在 "太虚幻境 "中的圣人、贤人,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管读下去,不在乎红学家怎么说。因此,我重申,文学批评是没有用的。不仅对读者没用,对作家也没用。查阅各国的文学史,我敢说,世界上伟大的文学家没有一个人的写作是符合文学评论家的理论的。

然而,另一方面,是否意味着文艺评论家所做的研究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呢?不,这也不是事实。根据自己的文学鉴赏能力和不同的历史潮流,他们提出的观点,供大家相互讨论、研究、启发和提高,也是一种创造性的东西,有利于文学理论的发展。

只是他们不要幻想自己的理论对读者或作家产生强大的影响。这样才能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才能让天下太平。我上面说的只是皮毛,是幼儿园的水平。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敢于同样坦诚。所以,就让我承受"始作俑者"的称呼吧。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