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对帝国的追求——种族灭绝
2952字
2020-06-26 19:48
47阅读
火星译客

到1941年底,德国国防军已经占领了波罗的海诸国,并到达了北方的列宁格勒,在中部,白俄罗斯已经陷落,他们离莫斯科只有几公里。在南部,他们占领了乌克兰,然后挺进克里米亚,1942年到达高加索地区。进攻一开始,希姆莱就开始为德国在东方的新帝国制定自己的计划。他委托德国帝国加强专员办公室任命了“东方总体计划”。学者和官僚们制定的计划以及该计划在波兰的初步实施,说明了粮食和农业问题在国家社会主义政权内部产生好战并导致地面上的凶恶侵略行为的方式。

东部总体规划的设计者是植物遗传学家康拉德·迈耶(Konrad Meyer)。通常在国家社会主义权力结构中,他担任过多个职位,包括环境规划办公室主任,农业学术学院院长,粮食和农业部职位,并且还担任过党卫军部长规划部在东部定居。他负责协调由德国学者和农业专家组成的团队,制定计划的细节。

预计会有大批德国人迁移到东部,三分之一的人被指定从事农业工作,现代技术进步的应用,尤其是植物和基因技术的应用,使农业效率提高。其余的将提供工匠、商人和公务员的支持网络。他们将居住在德国式房屋中的农业城镇中,周围环绕着德国的植物和树木。甚至村舍花园里生长的香草和鲜花都要用德国的,垃圾也要美化。

这种对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的关注,转移了人们对这样一个事实的注意力:为东部制定的总体计划是国家社会主义者策划的最残暴的计划之一。田园般的新城镇和理想的农业社区将建在一个可能遭受恐怖和暴力方案的国家里。

在梅耶手下工作的学者们对交给他们的任务充满热情。在东方,他们可以尝试各种想法,而不像在旧德意志帝国那样受到任何限制,也不面临任何棘手的问题。在希特勒的《第二本书》中,纳粹党卫军的小册子概述了计划中的农业改革,并将东部描述为一个潜在的天堂,一个被斯拉夫次等人(Untermenschen)统治而留给沙漠的“欧洲加利福尼亚”。

这个词的使用暴露了隐含在误导人的田园诗景象下的险恶态度。该计划委婉地谈到了对土著居民的“重新安置”、“疏散”和“德国化”。尽管战后对此予以否认,但参与该计划的数百名官员、官员、科学家和学者都知道,这将意味着数百万人的灭绝。事实上,规划人员自己敦促彻底摧毁现有的城镇和村庄,因为这将给他们提供一个真正的空白画布。

柏林大学景观设计学院教授海因里希·维普金-于尔根斯曼(HeinrichWiepking-Jürgensmann)为这种野蛮行动提供了正当的理由。希姆勒的特别代表就景观形成问题提出了建议。在他的《1942年景观入门书》中,他将斯拉夫人描述为正确种植东部景观的准生态障碍。如果环境是一个民族的表现,那么他们的能力和精神正是残忍杀人的体现。他的书中充斥着肮脏、贫穷的农民小屋的照片以证明他的观点。为了土地的利益,必须将斯拉夫人撤职。党卫军小册子以这个为主题,认为德国人最终将为“无法穿透的草原灌木丛”带来秩序与和谐。

东部的总体计划清楚地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犹太人,以及作为饥饿计划目标的城市里的苏联人口,只是纳粹打算消灭的一长串民族中的第一批。决定将东部地区的少数土著居民纳入德国社会,另外1 400万人将被用作奴隶;剩下的人将被驱逐出境。

在布拉格的一个秘密演讲中对计划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强大的帝国安全总部负责人,后来大屠杀的建筑师之一,概述了战争一旦获胜,如何在整个东欧和东欧形成非德语化的元素。俄罗斯将被派往苏维埃北极地区,与预计已经在那里的1100万欧洲犹太人一起加入。的确,当时的想法是,随着犹太人因劳累而死,他们将被一连串被驱逐出境的斯拉夫人所取代。

根据1942年12月底的计划,这意味着将有7000万人被驱逐出境。可以预料,像犹太人一样,斯拉夫人最终也将因其劳动而死亡。一旦该政权尝到了大规模屠杀的滋味,人们就开始讨论是否处决他们会更简单。希特勒将斯拉夫人的命运与美国的“红印第安人”的命运相提并论,从而将德国对东部领土的竞标与美国的西部扩张进行了比较。正是种族灭绝的意图决定了德国殖民定居的计划不同于美国的殖民计划、意大利和日本对利比亚和满洲的计划。

东部一些最暴力和野蛮的人为东部制定了他们自己的总体计划。汉斯·埃利希(Hans Ehlich)是一名外科医生和种族优生学家,他曾是波兰特别安全服务小组的负责人,负责协调驱逐、移民和定居事宜。他训练了一批官员,他们都相信这个项目,然后被派往德国占领的西欧和东欧,从法国到克里米亚。埃利希甚至在战争结束之前就迫不及待地希望这项计划付诸实施,他建议,如果种族歧视不可取,应该立即开始驱逐出境。1941年10月,同样不耐烦的海德里希(Heydrich)辩称,他们应该开始将捷克人口归为可能被德国化和被驱逐出境的人群的工作。

第一个被清除的东部领土是被吞并的波兰部分,即瓦尔特高。该计划旨在用德意志民族(Volksdeutsche)取代波兰人,从而使该地区日耳曼人。在18世纪,成千上万的德国人移民到东方,重新在以前被奥斯曼帝国占领的土地上定居。德国少数民族社区遍布波罗的海诸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匈牙利、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俄罗斯境内也有一些德国社区。不管他们在东方定居多久,国家社会主义者都将这些人视为德国人。根据1939年《不侵略条约》,他们被鼓励返回德国,并且由于害怕在苏维埃政权下受到压迫,并希望他们能在新的大德国帝国中找到更好的生活。

意图是这些定居者将在Warthegau建立一个繁荣的农业社区,希特勒和戈林计划将生产“谷物,谷物,再一次谷物”,事实上成为“谷物工厂”。112 Ehlich雄心勃勃的计划驱逐600000犹太人和然而,1939 - 1940年间,36.5万波兰人(三分之一的犹太人)是犹太人

意图是这些定居者将在沃特高建立一个繁荣的农业社区,希特勒和戈林计划由这些社区生产“粮食,粮食和还是粮食”,实际上成为“粮食工厂”。埃利希的雄心勃勃的计划是将60万犹太人驱逐出境。如果不希望在德国和苏联之间建立一个沉没状态,就必须缩小从沃特高到波兰东部的340万波兰人,即总政府。尽管如此,在整个1939–1940年间,有36.5万波兰人(三分之一的犹太人)被围捕,上火车并关押在政府中。

政府Szczebrzeszyn镇一家医院的负责人Zygmunt Klukowski医生为一些撤离者提供了治疗。作为波兰抵抗运动的一员,他在日记中记录了德国占领者的犯罪行为。撤离者告诉他的故事总是一样的。德国人是在晚上到达这个村庄的,他们让村民们在不到一个小时(通常只有15分钟)的时间里收拾一些必需品,然后被集中起来,装上没有暖气的火车,开始向东的旅程。

随着时间的推移,条件变得越来越恶劣。1939年12月抵达Szczebrzeszyn的第一批撤离者获准携带200兹罗提,到1940年7月,所有钱都被没收。克卢考斯基在1940年7月遇到的这群人是来自哥斯廷的小农。“他们被迫离开他们的家人居住了几百年的家园。他们像牛一样被赶在一起,在从村庄到火车站的路上被人推搡和殴打。动作太慢的人就会被枪毙。”

他们在罗兹被关押了一个星期,在那里,青少年和身体健全的男女被挑选出来送往德国的劳改营。其余的妇女,老人和小孩,乘火车又过了一个星期就抵达了什切布热申。他们躺在临时住所的稻草上,有些人虚弱得坐不起来,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患有腹泻,所有的孩子都“脸色苍白,疲惫不堪,脏兮兮的,对德国和德国人充满仇恨”。克鲁科夫斯基想知道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德国人下令将他们搬迁到周围的村庄,但是在这里他们的欢迎并不确定。 “我们自己的农民甚至没有足够的食物养活自己,还多次拒绝帮助。”他对那些以前比较富裕的农民变成“一小时乞丐”的方式感到震惊。

1940年秋,有53万德国人住在党卫军营办的临时营地,生活条件恶劣。因此,必须对他们采取行动。沃特高四个地区的每个规划师都被要求选择一个典型地区,在那里可以测试东部总体规划的想法。最终选择与斯洛伐克南部接壤的塞布斯(Zywiec)。1940年9月至12月期间,17000名波兰人被驱逐出该地区。大多数人最后都被关进了政府的集中营。

健康的年轻人被送到帝国做强迫劳工。到年底,德国人从波兰农民手中夺取了920万公顷的土地,18万来自加利西亚的日裔人接管了他们的农场。然而,暴力和剥夺对改善被吞并的波兰的粮食生产没有任何作用。农场缺乏机器、化肥和劳动力,第二年的收成受到威胁,因为那些没有被赶出农场的波兰人经常不种庄稼,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会在收割前被驱逐出境。希特勒和戈尔对山区的愿景从未成为现实。

1942年秋,德国对政府的政策改变了。它不再被视为一个存放无产者的地区,并被重新指定为德国化。总政府东角的扎莫西克区被选为第一个将实现东部总规划的地区。这里以卢布林为中心,是党卫军的重要阵地。这里有工厂和集中营,还有党卫军的杂志。这个地区很肥沃,人们希望新的德国农场会很肥沃。

11月27日,党卫军开始围拢波兰人。他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来收拾一些物品。兹格芒特·克卢科夫斯基经营医院的小镇Szczebrzeszyn离扎莫克不远。1942年12月2日,他在日记中写道,他能听到马车隆隆驶过小镇,运载着在德国人到来之前逃离家园的村民。到1943年夏天,超过10万波兰人被赶出了大约300个村庄。克卢考斯基拜访了附近一个营地的一些被驱逐的村民。他们“光着膀子,看上去糟透了”。在营地医院,生病的孩子躺在“像骷髅头”的地方。

成千上万的劳力被送到德国,在帝国中选拔了4000多名儿童进行德国化,原本他们将与无子女家庭一起被安置,有18000名儿童面对着Majdanek和Auschwitz的灭绝营地的恐怖。这一行动适得其反,因为该地区成为游击队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1942年12月,克卢考斯基报告说,战斗部队正在扎莫西克周围的森林中集结。“他们武装得很好。一些人试图在新主人之前烧毁并彻底摧毁撤离的村庄,然后这些来自东欧的德国定居者占领了这些村庄。

空空如也的农场被大约9000名德国人和来自帝国的4000名德国人接管。但是,德国化并不是农学家所期望的成功。新农民对他们在波兰发现的气候和土壤条件几乎没有经验,被征用土地的生产力下降。克卢考斯基注意到,来自比萨拉比亚的许多新的德国移民由于害怕逃离的撤离者复仇性地返回,而逃离村庄的人有时返回来烧毁他们的旧房子,杀害新的居民。

来自图林根州的二十九岁的农业老师弗里达·哈根(Frieda Hagen)于1943年5月到达扎莫希奇(Zamosc),成立了一所学校,培训德国妇女担任乡村顾问。他们的工作是重塑德国少数民族妇女成为雅利安人的杰出典范。他们将前往定居者的村庄,并向他们传授德国的家政,育儿和卫生技术。他们还开设了德语班,学校和幼儿园。

29岁的弗丽达·哈根是一名来自图林根的农业教师,她于1943年5月来到萨莫西克,创办了一所学校,培训德国妇女担任村庄顾问。他们的工作是将日耳曼民族的妇女重新塑造成雅利安民族优秀、正直的典范。他们会去移民的村庄,教他们德国的家务、育儿和卫生艺术。他们还开办了德语班、学校和幼儿园。但是弗里达对定居者感到失望和失望,他们对原始条件感到沮丧。弗里达感到震惊的是,发现他们收到的一些衣服是“可怕的,脏的,沾满犹太人血迹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对帝国的二等公民待遇感到不满。德国人感到愤怒,因为他们没有得到更好保护。

在德国,大多数农民反对在东部重新定居的想法。他们不想搬到一个在他们看来是寒冷和原始的地方。当来自卢森堡的反德农民被强制安置在总政府时,安置就与惩罚紧密联系在一起。在战争的头两年半中确实申请搬迁的4 500名农民远未达到《东部总计划》文件所预期的4 000人。

一旦确定没有足够的德国定居者,计划者就转向荷兰和丹麦招募新兵。鲁夫(Hermann Roloff)开始准备可以安置多少荷兰人的数据。鲁夫曾是荷兰东部的规划人员,现在负责荷兰和比利时的空间规划。同样,这些数字也是雄心勃勃。他得出的数字是300万,但在1941年11月至1942年6月期间,只有600名荷兰农民前往东部。那些没有沦为游击队员牺牲品的人失望而归。愿意迁移的人肯定太少了,无法建造“血墙”,这是Konrad Meyer设想的以种族纯净为基础的领土。

尽管在地面上有这些困难,专家们在他们的办公室没有失去他们的热情。1943年,一名参与这项计划的科学家兴奋地写道:“对东方的征服使我们拥有了那些对德国人民未来的营养至关重要的领土。”

德国农民缺乏热情也不会对驱逐出境的计划数量产生任何影响。然而,在扎莫希奇行动后的混乱使党卫军谈到了改进其方法的问题,并且开始更公开地讨论该计划的种族灭绝方面。事实上,扎莫科地区的党派活动使党卫军重新考虑将行动扩大到加利西亚地区的意图。1943年1月,从拉瓦鲁斯卡地区驱逐了5,000个波兰和乌克兰家庭,取而代之的是1,500个福希尼亚人德国人和200个波斯尼亚人。但是之前从未计划过大规模的行动。

由于缺乏规划和德国对东部被占领土的混乱管理,使饥饿计划无法充分实施,而对东部总体计划的充分实现又被战争的逆转所阻碍。到1943年,到达波兰的日耳曼人来自伏尔加河、高加索和顿涅茨地区。他们的到来不再是为了重新安置波兰的农场,而是为了躲避不断推进的红军。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