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冠状病毒病的全球价格高达9万亿美元,这只是个开始
1000字
2020-06-29 15:04
65阅读
火星译客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工资保护计划前对记者嘘嘘…[+] 2020年6月5日,华盛顿特区,白宫玫瑰园的《弹性法案》

令人惊讶的是,几份不那么可怕的报告能以多么快的速度愚弄经济知识分子。  

以日本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下降2.2%为例,而不是最初报道的3.4%。上周五发布的爆炸性消息称,美国5月底的失业率低于预期的13.3%。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对这样的数据表示怀疑,这不仅仅是因为美国劳工部(U.S. Labor Department)标注了一个“分类错误”,使情况变得混乱(实际失业率可能是16.4%)。这就是超过9万亿的理由。

这是以美元计算的财政政策制定者在Covid-19疫情加剧之际向全球经济注入的资金。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在详细说明这一数字时指出,直接预算支出占了其中的4.4万亿美元。另外约5万亿美元包括预算外计划,包括贷款担保计划和对股市的支持。

但有两件事值得记住。一是美国这四大经济大国的净借款需求美国、欧元区、日本和英国-已经是2019年水平的三倍。与此同时,四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将很快超过难以想象的22万亿美元。第二,这些前所未有的应对措施可能还不够。

中国最近公布的数据说明了原因。尽管经济学家们早已放弃了“v型”复苏的幻想,但仍有大量关于“u型”复苏的讨论。然而,中国5月份出口同比下降3.3%的消息表明情况并非如此。尤其当你把这些因素和进口16.7%的降幅放在一起考虑时。

换句话说,虽然内外都弥漫着悲观情绪。然而,即使在疲惫的情况下,中国的趋势也有可能激怒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5月,中国贸易顺差达到创纪录的629.3亿美元,为经济学家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跟踪该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

中国对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的美国的贸易顺差跃升至近280亿美元。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完全有理由想知道,这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大戏到底是怎么回事。与此同时,白宫顾问,如优步鹰派人物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肯定已经注意到人民币正在贬值。

从经济角度来看,人民币自1月中旬以来3.4%的下跌是完全可以站住脚的。由于中国高负债、不平衡的经济增速降至30年来的最低水平,人民币出现一定程度的疲软是意料之中的。但纳瓦罗几乎肯定在幕后工作,让特朗普相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蔑视美国。

2018年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即将进入高潮。由于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笨拙应对打击了经济,他的连任努力举步维艰。美国各地大规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 议活动引发了一场“五音不全”的反应,对特朗普与民主党竞争对手乔·拜登的民调数字进行了猛烈抨击。

任何重获动力的尝试都肯定会贯穿北京。特朗普指责中国冠状病毒的说法将涉及经济层面。这意味着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或者特朗普扩大被禁止在美国照常做生意的中国公司名单。这可能意味着中国地区的公司寻求在美国交易所上市将面临更多壁垒。

特朗普可能会兑现对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征收25%的税的威胁,从而破坏亚洲的供应链。他可能会进一步破坏习主席对于2025年“中国制造”的计划。对中国政府主导人工智能、微处理、可再生能源、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和其他领域未来发展的计划征税,可能会阻碍全球经济增长。

特朗普任何削弱美元的举动都将震动已经处于紧张状态的全球市场。再细数一下,特朗普可能会试图攻击北京——向南中国海派遣更多海军舰艇,为香港人提供庇护,给台湾总统蔡英文打个电话。

中国也有无数种报复手段:对美国商品征收关税,倾销1.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对美国公司实行针锋相对的禁令,以及人民币大幅贬值。

如果有可以依赖的经济引擎,这一切似乎不会那么麻烦。欧洲正面临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此外,欧洲央行(ecb)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还面临着通货紧缩的威胁。物价和工资的下降很容易失控。

Japan's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

2020年5月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日本并不是真正的繁荣。截至2019年10月至12月,该指数收缩了7.3%,而痛苦才刚刚开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经推出了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约占GDP的40%。然而,如果没有充满活力的出口市场,就很难看到财政刺激如何产生坚实的、自我强化的复苏。

就像Covid-19一样,G4经济体可能会遭遇发展中国家的第二波动荡。例如,巴西经济可能正在违约的边缘摇摇欲坠,给新兴经济体带来麻烦。

巴西是第九大经济体,与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并列“B”。2013年,在“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期间,中国与印度、印尼、南非和土耳其一起被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列入“脆弱五国”名单。在冠状病毒时期,巴西不需要太大的波动就会演变为全面的传染。

因此,我们面临着破坏经济增长的大流行病、通货紧缩的风险,以及一大批急于保住权力的世界领导人。把这些加在一起,再加上我们迄今为止看到的9万亿多美元的公共刺激计划,不过是未来支出的首付款。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